魔幻春节档能开启中国电影的科幻时代?

2019-02-16 08:50凤凰科技 (花子健)

随着中国农历猪年春节假期的结束,春节档电影市场的喧嚣也告一段落。

今年春节档电影题材也与往年有较大的不同。从周星驰执导的喜剧续作《新喜剧之王》到年前预告片刷屏社交媒体的动画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但“刘慈欣”系列科幻电影——包括中国第一部科幻题材电影《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占据了春节档票房排行榜的前两名,今年可堪称“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

除夕当天,猫眼娱乐登陆港交所成为“在线电影票务第一股”。只不过,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和其在春节档的表现一样萎靡。

2018年12月31日晚间,国家电影局公布了中国电影市场在2018年的成绩单:全年总票房60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9.06%。而在2019年2月11日21:38,2019年中国电影年度票房已经累计突破100亿,总用时41天,比去年提前了8天。

其中,根据国家电影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从除夕至大年初六(2月10日)总共7天的时间,全国电影票房达58.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2%,贡献了2019年度前100亿票房的60%左右。

刘慈欣和阿里成为大赢家

《流浪地球》成为今年春节档的票房冠军。灯塔专业版显示,其在包括情人节在内的未来7天的排片占比均在30%以上,其中有4天甚至会超过40%。截止2月13日当天,其累计票房已经超过28亿元。

▲截图自灯塔App专业版(截止2月13日晚间20点)

曾在2015年获得雨果奖的中国著名科幻小说作家刘慈欣成为本次春节档的最大赢家。《流浪地球》就是改编自他的同名小说《流浪地球》。此外,截止同一时间已经录得将近17亿元票房的《疯狂的外星人》,也是改编自他的小说《乡村教师》。

他不仅仅屡次被送上微博热搜榜,甚至连昔日在电力系统工作,依赖业余时间写科幻小说的故事都已经成为社交媒体上的话题。

“基于电影内容、口碑等因素,每年春节档都会有一部现象级的电影产生。”知名影评人陈令孤告诉凤凰网科技。这部电影往往在社交媒体产生广泛的讨论,对于春节档票房形成虹吸效应。“特别是口碑这一点,很符合中国春节的特色。”他说。

春节期间,大量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人回乡返回三四五线城市,这就是所谓的用户下沉。在人群聚集之后,在媒体及社交媒体的“口碑”影响下,用户很容易集中地去观看其中一部电影,从而造成票房的集中和分流。这种现象往往会随着假期的深入变得愈发明显。

灯塔专业版显示,《流浪地球》在上映首日的票房仅为1.89亿元,远低于《疯狂的外星人》的4.08亿元、《飞驰人生》的3.19亿元,甚至比《新喜剧之王》的2.72亿元还低。

但是随后,《流浪地球》的票房逐步走高,并最终在2月10日当天达到峰值的4.17亿元。陈令孤认为,《流浪地球》成为票房冠军有它的必然性和偶然性。

回顾过去三年的春节档,现象级电影的题材无外乎来自于神话、历史,并加入动作的元素。从传统思维来说,这是中国电影取材的一贯思路。所以,当今年出现中国国产的科幻电影,并连接上吴京、刘慈欣、拯救地球等元素之后,就具备了在社交媒体的传播力。

除了刘慈欣以外,淘票票和阿里影业也成为背后的赢家。

今年春节档总共囊括了8部电影,分别是《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熊出没·原始时代》、《神探蒲松龄》、《廉政风云》和《小猪佩奇过大年》。

其中,阿里系参与了《流浪地球》的联合出品和联合发行,韩寒的《飞驰人生》的出品和联合出品,《新喜剧之王》的出品以及《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出品和发行。《流浪地球》成为了春节档的票房冠军,《小猪佩奇过大年》的预告片则在春节假期前刷屏社交媒体。

而猫眼主要参与的《疯狂的外星人》、《熊出没·原始时代》和《神探蒲松龄》,除了前者拿下了票房的亚军,其他则表现平平。猫眼的疲软也反应在资本市场上。

除夕(2月4日)当天,猫眼娱乐登陆港交所。由于正值假期第一天,猫眼的上市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然而,就像其在春节档的表现一样,猫眼娱乐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很萎靡,截止2月13日,其收盘价14港元已经跌破发行价14.8港元。

科幻电影将成风口?

“科幻电影是一个国家电影工业化水平的体现。”陈令孤告诉凤凰网科技,今年的春节档和往年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点就是中国国产科幻电影的出现。

在影迷的心中,超级英雄、拯救地球、高科技等电影元素通常是来自于好莱坞,中国电影往往是与历史、动作、功夫、谋略、都市等挂钩。当《流浪地球》以中国第一部科幻电影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很多的关注。

在陈令孤看来,就制作水平来说,《流浪地球》在特效、情节设置、剧情发展等方面距离顶级的好莱坞大片依然有很大的距离。“但是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也有创新之处。”他说。

自卡梅隆执导的《阿凡达》上映之后,越来越多的特效被应用于电影之中,而科幻电影对于特效和后期的要求就更高。虽然《流浪地球》距离顶级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中国已经拥有许多相关的特效公司和后期制作公司。

包括陈令孤在内的很多影评人士都认为,随着《流浪地球》的成功,国内在未来两三年将会涌现出一批科幻题材电影。

首先,因为《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用户已经开始接受国产题材的科幻电影,此前过多的历史、都市、喜剧题材电影已经造成用户的审美疲劳,此次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口碑走低,这也是原因之一。

在春节档期间,不少用户抱怨票价已经升高。凤凰网科技将2018年的春节档和2019年的春节档对比之后发现,2018年春节档的综合票价在40元上下,最高的是《红海行动》的41.8元;2019年春节档的综合票价均在40元以上,最高的是《流浪地球》的47.5元。

▲2018年和2019年的春节档综合票价对比(数据来自猫眼专业版)

在这样的情况下,《流浪地球》依然获得超过28亿元的票房,足以证明中国电影用户对于电影内容的强烈需求,也愿意为优质内容买单。

再者,当中国电影票房在2018年突破600亿元大关之后,非常需要新的增长动力。科幻电影作为中国电影的一个新品类,一方面将丰富用户的选择,另外一方面也将倒逼产业链,提升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水平。

“可以预见的是,科幻电影将会成为一个风口。”陈令孤说,《流浪地球》的成功对于资本、市场和从业者来说都有巨大的吸引力。但是他同样认为,这个成功模式是难以复制的。

《流浪地球》原著作者刘慈欣谈到中国科幻小说的发展时曾表示,对于中国来说,科幻类小说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存在,不像历史类、通用文学作品那样有那么广大的市场前景。这也是他当时为何“一边在电厂工作,一边用业余时间进行科幻小说写作”的原因,因为“单靠科幻小说,养不活自己。”

相比较于西方世界,中国在传统文化方面已经形成根深蒂固的思维,对于科幻类题材的接受程度也没有那么高。此外,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提供很多素材给创作者进行发挥。而美国之所以盛产科幻类电影,一方面是其拥有很高的电影工业化水平,另外也是因为美国建国仅两百多年,可供选择的历史素材并不多。

但这个时候应该警惕的是一窝蜂的涌入。对于中国电影来说,科幻电影依然是处于婴幼儿阶段,创作和资本的一窝蜂涌入必定难以保证影片的质量,对市场造成破坏,特别的是电影还是一个非常依赖于创意的产品。

“如果有好的剧本,加上更好的技术,还是可以继续拍几部。”陈令孤说。

票补是电影市场的变数

对于2019年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将有可能出现的变局是票补的取消。

票补是中国电影市场特有的产物,最早出现在团购网站兴起的时代。随着在线票务市场聚合在淘票票和猫眼两大平台,票补逐渐从平台转移到了片方和院线,票补也成为电影宣发的重要手段之一。

当初,票补推出的初衷是让更多的用户走进电影院。在2018年,中国电影市场的年度票房突破了600亿元,观影人次17.16亿。票补对于拉新作用已经相当有限,反而催生了诸如《后来的我们》大范围退票等扰乱电影市场秩序的事件。在2018年末,市场上一度盛传有关部门已经考虑取消票补。

“今年春节档我们感觉票价涨了,一定程度上也是院线、宣发平台和片方对于市场反应的一次测试。”陈令孤表示,票补迟早都会取消,此时趁着春节档期间进行市场测试,是可以理解的。

此次票价提高,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票房的分流。“我原来计划去看两三部电影的,但是票价太贵了,就看一两部就行了。”一位黄姓用户告诉凤凰网科技,他还是更怀念9.9元一张电影票的时代。

但是这个时代已经回不来了。在《流浪地球》之后,很多人也都希望中国电影能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