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练神通,脑后接芯——马斯克的梦想会带来什么?

2019-07-19 20:15懂懂笔记微信公众号 (王乔华)

我们不知道科幻片中人类将大脑意识或是记忆上传、存储于网络存储器中的场景,最终是否会成为现实,但是埃隆·马斯克和他的Neuralink正在试图向这个目标迈出第二步。

近年来,马斯克旗下的Neuralink一直在研发一种能让人们用大脑连接电脑和手机的芯片装置。型根据彭博社的报告,现在这个芯片可以借助植入动物神经元和突触的微型电极,得以“读取”老鼠的大脑信息。

在本周三晚上晚刚刚结束的旧金山发布会上,埃隆·马斯克表示,Neuralink在获得初步的成功后,下一个目标是发明一种可扩展的植入芯片,将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连接起来。

“人脑与机器直连”的小目标

Neuralink于2017年创立,埃隆·马斯克进行了投资并担任首席执行官。不过,实际上操盘这家公司的灵魂人物是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马克斯·霍达克(Max Hodak),霍达克拥有杜克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士学位,早先曾创立了智能机器人公司Transcriptic。

他一直希望这项技术可以用以治疗大脑紊乱,保护和增强人类大脑,最终将人类与人工智能相融合。Neuralink已经在研制一种计算机系统,可以让瘫痪的人仅凭自己的意念就能控制假肢。所有这些构想的实现,都将依赖于一个脑部小手术——在人类的耳朵后面植入一个叫做“The Link”的小型设备,以便与神经相连接。

Neuralink计划明年向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申请批准,开始人体试验,马斯克也表示希望申请可以尽早获得批准。不过发布会后《麻省理工技术评论》就发表了看法:这个时间表相当野心勃勃,但可能性不大。

那么,曾经火爆一时的科幻英剧《黑镜》是否真的要降临到现实中了?

很多观众都会记得《黑镜》系列中的几个烧脑剧情,例如人们只需在耳后植入一个记忆芯片,所见所闻的所有东西都能存储在芯片里,供自己(也可能是别人)随时调用查看。

有人看到这里会担心,如果脑子里装了这样一个东西,是否别人也会通过网络和计算机系统看到自己脑海中的一切?是否打着维护正义、寻找真理、确保安全、提供帮助等理由的第三方,都能轻而易举审阅别人的记忆、过往、生活,甚至可以篡改记忆、虚构不存在的事实?

影片中的未来世界里,人们同样产生了各种顾虑:大家都植入了记忆芯片,自己不植入会不会与社会脱节甚至成为另类;社会体系因为记忆芯片的大量植入而改变,隐私是否不再成为隐私。影片中就有过这样的画面,面试时对方需要查看记忆芯片内容、报警必须有芯片内容为佐证,包括社交、购物、出行等等方面记忆芯片都成了必需品。

尤其是在《黑镜》五年前拍摄的圣诞特辑中,甚至还提到了人类的信息屏蔽、意识监狱、意识入侵以及意识克隆。剧中的技术专家可以克隆出人的独立意识,并且可以具备原主人相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他们甚至可以将这种意识复制到AI系统或是机器人身上,代替主人做完成生活中的很多事物。

剧中的人类完成了脑机交互的两个阶段:先让芯片与人类大脑连接,让计算机或者AI系统能够读取人类的意识;最后让意识可以传输到系统中,从而让机器(AI系统)具有和人一样的意识与情感。

显然,马斯克的Neuralink正在尝试第一步,通过将脑电极(tiny brain electrodes)植入人的大脑,转换思维与字节的交融方式。

马斯克和霍达克在发布会上都谈到了Neuralink的神经植入技术,将会改善脑损伤和其他脑残疾患者生活的潜力。基于与此类医学话题的讨论,他们将第一个目标锁定在患者可以(通过芯片和数据接口)拥有控制、移动外部设备的能力。

不过,马斯克和Neuralink的野心不仅于此,其长期目标更为梦幻和疯狂。

马斯克表示,未来希望利用公司的芯片创造一个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第三层”大脑。他解释道,“我们可以有效地选择与人工智能合并,在解决了一系列与大脑相关的疾病之后,人工智能的存在威胁得到了缓解,这就是重点。”

在他看来,脑机交互技术最终可以让人类创造一张自己的独立闪存,即使身体消亡,在物理世界依然可以继续“生存”。“如果你的生物体死亡,你可以将意识上传到一个新的单位。”马思考认为,这将给人类带来更好的机会,“人类与AI融合的场景看起来如此美妙,如果你无法消灭AI,那就加入它!”

技术的飞跃与隐私保护的担忧

▲Neuralink的大脑接口设计理念

“人脑与机器直连”的研究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这项技术最早出现于2006年,是由布朗大学最初开发的“大脑之门”芯片,这项技术首次帮助瘫痪的病人成功控制了计算机光标。从那时起,包括谷歌、Facebook以及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等众多科技公司和研究机构,都在研究类似的技术和设备。

另外,Neuralink也不是唯一在近期获得相关技术突破的组织。本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刚刚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表明一种类似的装置也取得了成功。

Neuralink的涉及思路显得更为激进。从发布内容来看,这套系统包含了96个线程以及3072个电极通道,每条线的直径比人类头发更短,只有4到6微米,更方便与机器对接,通过2毫米的切口植入大脑。

研究小组开发了一种特殊的机器人,它有一个24微米的针头,可以将芯片植入大脑,从而“读取”它的活动。霍达克说,这些线必须牢固地位于头骨下方,离神经元大约60微米远。

马克斯·霍达克补充道,他们还希望打造出一个可以在家里长期使用的无线设备。因此Neuralink开发了一种可以植入大脑直径为8毫米的微型传感器。霍达克解释:你可以在大脑中植入3~4个传感器,这些传感器将“The Link”相连,放置在你的耳朵后面。“The Link”将允许系统从神经元读取峰值,并方便软件或固件更新。

从技术的进展来看,Neuralink已经能够从植入老鼠的芯片中记录它的大脑活动。尽管如此,从老鼠到人类依旧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并非所有尝试都能够成功。

马斯克表示,他所说的很多“可能性”大多将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后才有可能实现。“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看到它的到来。对于任何类型的人脑植入式装置,要获得FDA的批准都是相当困难的,这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目前,Neuralink已筹集了6627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这家创业企业的估值已经接近5.1亿美元。

虽然Neuralink听起来确实是人类与计算机关系(或是AI)一次令人兴奋的飞跃,但脑机交互也可能会增加了一种“黑镜”式隐私入侵的可能性。

Neuralink一旦开始进行人脑试验,是否会接触到人们的脑电波和藏于大脑最深处的隐私信息?他们不会不把这些信息卖给第三方?是否有方法可以确保用户的脑补隐私数据仅仅储存于本地,还是说所有这些设备都需要连接到云端?所有这些问题似乎都与人们希望自身隐私能够得到全面保护的思路相矛盾。

当然,我们把大脑交给任何一家科技公司,都会带来一系列我们不可能想到的后果。因此,尽管这项技术带来了巨大的新奇感甚至是美好憧憬,但是人们却不得不谨慎行事,因为硅谷(科学家和资本)一旦开始对人类的大脑“下手”,就会不达目标不罢休。

而一旦科幻走向现实,希望和毁灭自然也会交织而生。

很多人对《黑镜》印象深刻,原因就是这部神剧一直在关注人类面对科技发展时的憧憬与反思。《黑镜》从第一季开始,就流露出阴郁的末日审判风格。剧中的所有叙事角度都站在了乐观者的对立面,审慎地注视着当下最前沿的科技和最乐观的憧憬。

正如乐观者认定技术进步会改变一切,悲观者则一直预言科技最终将带来人类的灭亡。脑机交互的一步步落地,或许正是这种“双重奏”中突然飘逸扬起的高音。在未知面前,多数人被科技洪流裹挟着奔向一个难以名状的未来,他们相信(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在到达奇点之前的探索,是人类解放人性的必然捷径,即便会出现副作用,但相比于盛大的光辉,那隐藏的阴暗也不再令人恐惧。

但愿,绝境和永夜不会是这种极度膨胀和盲目乐观最终呈现出来的现实。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无价值还可以有价值
相关文章
查看更多
大家都在买广告更多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竟然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吧...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