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在线教育的囧境:钉钉被逼喊“爸爸” ,母亲买空打印机

2020-02-21 09:21TechWeb (果青)

2月20日,回首一个月前,离武汉封城还有2天,谁能想到2020年的春节是宅在家里闭关度过的呢。

1.8亿的中小学生更是没有想到,本来打算好吃好喝好睡的过个农历鼠年,结果生生给过成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年。

前有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们争先恐后掀起一波捐课捐学习会员的“停课不停学”热潮,后有不甘示弱的互联网公司阿里钉钉、腾讯课堂们誓要在这波注定青史留名的全民线上教育事件中写上自己的名字。

得偿所愿。

阿里的钉钉被教育部选为网课平台之一,5000万学生通过钉钉的在线课堂学习。腾讯课堂也成为武汉市选定的网课平台。

正当大家击掌相庆的时候。不甘寒假泡汤的小学生们组团去各大应用商店给“钉钉”打一分。据说有44万人天天进行评价,其中39万人给出了1星评价,生生把钉钉给刷下商店。

笑傲互联网江湖久矣的钉钉,面对小学生们的“热情和执着”,也不得不跪下喊“爸爸”:“少侠们饶命吧,大家都是我爸爸”。

钉钉的“囧”,是泪中饱含欢笑的,毕竟钉钉下载量实打实上去了,AppStore排名也高居榜首了。

那下面记录的这些真正身处在线教学一线的人,才是真正感受到生活的囧意。

努力做直播课的武汉老师:上课表情要夸张点

武汉封城,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此次疫情重灾区的武汉,在2月10日也开启了中小学的网上教学。

蓝老师就是身处武汉的一名高中老师,同时也是一名小学生的家长。

原定的开学时间已到,眼见着疫情不知何时能结束、课堂恢复之期更是难以预期,把课堂搬到线上成为唯一选择。

2月3日,武汉中小学的老师们就已经被动员起来进行网上授课培训,2月7日,这些耕耘三尺讲台的园丁变身屏幕一端“主播”的老师们就开始了试讲。

到2月10日,武汉的网上授课就正式启动了。《武汉空中课堂》和腾讯课堂成为武汉教师和学生的教学平台。

蓝老师也成为武汉直播教学的几万教师中的一员。他对这项“新工作”倒是觉得得心应手,没有网络流传的各种教师转型主播的不适应。

谈起直播教学,蓝老师立马有了老师传道授业解惑的职业感,总结道:“跟在教室上课比,直播教学中,教师的表情、语气、动作都要弄得夸张一些,这样才能更好吸引学生。一直一个调的讲课,学生估计都睡着了”,唯一的遗憾是“在线互动性比真实课堂还是要差很多”。

不过,看到自己女儿的在线学习状况后,蓝老师对自己学生的学习状况也就没那么自信了。

读小学三年级女儿在面对每次40多分钟的网络课程时,能有20分钟集中注意力就不错了。“抠抠桌子,摸摸凳子,没有了老师的一线监督,网络教学对学生自己的学习主动性要求很高。”蓝老师不得不感慨。

湖北高三党老母亲的焦虑

儿子不急,急坏老母亲。这说的正是高三党小羽家的现状。

小羽是湖北省天门市的一名高三学生,天门市疫情虽然不如武汉严重,但是也是重灾区。路路封闭,家家闭户,一家人能不外出就不外出。

用小羽妈妈的话来说,小羽学习成绩在班级中居于中间水平,属于自主学习动力不大的学生,需要有老师催着、督着的那种。

小羽家在天门市区的房子离学校有20分钟车程,高三学生的时间一寸光阴一寸金,为了节约孩子的时间,给孩子营造全力以赴拼学习的氛围,小羽的父母甚至在学校附近租住陪读。

今年春节,全家本来打算好好休息一周,再全力投入学习中。谁想到,肺炎疫情汹涌,学校暂时是回不去了,学习计划全部打乱。

因为是高三,为了不耽误学生复习备考,学校老师很早就开始了网上授课。

“网上授课前2天孩子学习状况还行,后面学习劲头眼看着就松垮下来了,” 小羽妈妈为孩子的学习状态很是焦虑,“网上学不行,没有学习氛围,孩子自主性不强,又容易被网络上的其他内容分心,还是得在教室督着学才行。”

▲朋友圈流传的网课头痛类型

老师们在网络空间也鞭长莫及,只能寄希望给学生家长,希望家长在家好好督促孩子学习。“这么大孩子,不能打不能骂了,现在只能等他自己开窍,找回学习状态”,小羽妈妈也无可奈何,“2月马上就结束了,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学校才能开学,高考时间会不会推迟也不清楚。感觉孩子这么松懈下去,今年去高考太不利了。”

半夜抢购打印机的北京妈妈

身在北京的王女士正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她需要兼顾在家办公和配合儿子在线学习。在她看来,这是两场硬仗。

因为疫情,王女士从2月3日起开始在家办公,王女士儿子所在的小学在2月17日正式开始在线授课,不过这个“在线授课”和看直播一点关系没有。因为考虑到孩子的视力卫生,学校并未强制要求孩子每天上视频直播课,而是改为老师按周在班级微信群中发布各科学习计划、学习目标、作业等等。

儿子才读小学,并没有自己的手机,接收学校老师通知、跟老师沟通等等这些事情都是通过王女士的手机来进行。

“每天在群里接龙,要报备孩子的健康状况,老师也会在群里发布作业,通知事情。几十人的大群,每天接龙消息刷屏,还不敢不盯着,担心错过老师发布的重要通知。为了和工作区分,我已经把孩子班级群做了置顶“,王女士感觉长此以往自己和自己的手机都要不堪重负。

“很多作业要落实到纸面上,手机屏幕小,字迹小,总在手机上看word对孩子视力也不好,也不是长久之计。就想着把老师布置的作业都打印出来让孩子写。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打印店也没有开门,就算开门,我也不敢频繁出门去打印。索性想着网购一台打印机好了”。

王女士回顾起她的购物经历,“我是17号北京学校开始线上授课当天中午时间去某东上浏览打印机,研究了激光、喷墨、墨盒、硒鼓等系列专有名词后,挑选了1台自认性价比高的放在了购物车。”

▲卖空的打印机

“当时就是这么一点点犹豫,让我错失良机。等我忙完一下午的工作,晚上再去下单时,发现中午放在购物车的打印机已经显示‘没货了’,再一看,好评榜前五中,有4款打印机都缺货了。天呐,打印机都要靠抢了!没办法,我只能连夜选了一台,也顾不上颜色外观好不好看,就直接付钱下单了。”

体验了全靠在线教育后,会发现在线教育想要真正取代线下教育,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家在线学习真心不易,辅导作业鸡飞狗跳的日子还要继续。

就在刚刚,湖北省卫健委发布了最新的疫情数据,2020年2月20日0—24时,全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11例;截至2020年2月20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2442例,目前仍在院治疗42056例,尚在接受医学观察63126人。

网友们说:希望2020年重启。

是的,希望一切都尽快好起来,加油!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区整改中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