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奥会变冬奥会?为打造最科幻奥运,全日空正组建机器人大军

2020-03-12 12:41大数据文摘微信公众号 (蔡婕、刘俊寰)

电影《阿基拉》中,2月29日这天,日本将宣布奥运会取消。

值得庆幸的是,2月29日平安地过去了。但是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发酵,日本奥运会能否顺利举办成为最让人关注的话题之一。

2月3日,日本奥运大臣桥本圣子表示,根据东京与国际奥委会之间的协议,东京奥运会可以在2020年内进行延期。

奥运会可算是保住了,这也让不安倍增的安倍松了一口气。

其实,松了一口气的可不止安倍,全日空航空公司(All Nippon Airways)为了奥运会也做了不少准备,他们为了更好地迎接奥运会,发起了一些科技项目,旨在为今年夏天成群结队的游客提供更加方便的出行。

原定于7月于东京举行的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上,除了备受关注的运动员表现外,自动驾驶、机器人村等技术也将加入抢夺全世界注意力的队伍中,而且,这些技术的展示将不仅限于体育场馆内,毕竟作为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全日空(ANA)一直致力于开发各种以旅行为重点的技术,用于全国各地的机场以及东京的购物中心和旅游景点。

从机场做起,缓解空乘和地勤人员的工作负担

奥运会举办期间,无疑将带动外国游客增加,在日本机场,公告通常仅以日语或英语发布,因此为地勤人员与所有乘客进行有效沟通这方面,全日空需要做出额外的努力。

去年12月,ANA在大阪国际机场的登机口和大厅推出了Pocketalk,这是一款比智能手机更小的、具有AI功能的翻译设备,能翻译74种语言,该设备具有触摸屏和降噪麦克风,可以处理特定的方言、俚语和习语。

ANA首席机场运营官Shinichi Abe表示,该设备在突发情况下(如航班突然取消或延误)能够及时提供信息。到3月底,该设备将由ANA在日本所有50个机场的地勤人员使用。

如果Pocketalk表现良好,ANA计划在全日空航班和日本以外的机场安装该设备。

同时,ANA还将提供一种智能耳机Bonx Grip,这款耳机类似于手机耳机,在飞机上,乘客佩戴耳机时,空乘人员可以用正常音量说话,而其他所有佩戴降噪耳机的乘务员都能听到讲话者的声音,无论他们在飞机上哪个位置,也可以有效屏蔽引擎发出的嗡嗡声如何。

这款蓝牙充电设备已经取代了空乘在ANA飞往檀香山的空中巴士A380上进行相互通信时使用的对讲机,这类双层巴士需要大量的空乘才能为所有的520名乘客提供服务。

Pocketalk和Bonx Grip的开发,足以见得,ANA希望其员工在飞机上更容易地与彼此以及乘客沟通,这也符合该公司的宏观战略,即利用科技使飞行更包容,从而吸引到更多乘客。

ANA的母公司ANA Holdings(ANA HD)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hinya Katanozaka表示,他相信“让更多人平等、民主地参与全球讨论的技术最终将推动乘客需求”。这个战略重点也扩展到了更传统的可访问性。

回到地面上,东京成田机场乘客对轮椅的需求近年来呈现出稳步上升的趋势,因此ANA通过与松下公司合作,开始测试一种用数量有限的机场工作人员为更多乘客提供服务的方法,即遥控电动轮椅。

尽管该轮椅被称为“自动驾驶”,但实际操作时还需要一个人来远程遥控主轮椅,然后将另外的轮椅排成一列,看上去就像没有物理连接的火车车厢。

这意味着一个客户服务代理就可以同时协助多名乘客,从而使其他人员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其他请求。尽管仍处于测试阶段,但该项技术有希望于今年在成田机场推出该服务,并同时扩展到日本的其他机场。

从替身机器人到太空幻想,日本人脑洞也不小

虽然这些科技产品旨在解决更常见的空中旅行问题,但该公司对未来科技最吸引人的投资不仅限于空中旅行。

在奥运会之前,ANA HD计划在东京的高需求地区(包括购物中心、旅游景点、博物馆、医院以及养老服务机构)部署1000个与OhmniLabs合作设计的名为“Newmes”的替身机器人。

这些新型替身机器人可以让远程办公的员工在办公室走廊里漫步,参加会议,在这种情况下,用户的脸出现在一个10.1英寸的视频屏幕上,屏幕位于一个5英尺高的树脂圆柱体上,圆柱体嵌在一个带轮子的底座上。

同时,新设备将提供增强的用户体验,用户可以通过控制机器人手臂以及其他可定制的配件,进行比如倒水、钓鱼,甚至在养老院拥抱你的奶奶等一系列精确的操作。如果在日本的商店内使用Newme下单,它还可以将商品直接运送到家里。

这项技术的短期目标是让日本公众能够使用虚拟替身,供公司和政府机构内部使用,用户将能够在个人电脑上登录该平台,,平台将于4月正式启用,该应用的移动版将于明年推出。最终,世界各地的人们将能够通过一个正在开发中的全球门户网站访问Newmes。

Newme看起来像一个远程呈现机器人。Katanozaka表示,Newme的设计目的是将虚拟替身“作为一种社会基础设施的形式”,远程虚拟替身系统的登录成本将保持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大致相当于一辆公共汽车或火车的票价。目前,世界上约有6%的人口乘坐飞机,而Katanozaka相信,机器人替身将“引领全球流动的新时代,帮助其余94%的人口连接起来。”

不过,由于赞助权的关系,Newmes无法进驻奥运场馆。

在第一批部署完成后,ANA HD将继续在日本和世界各地安装更多的机器替身,包括目前正在开发的non-Newme机器人。该公司还赞助了一项全球竞赛——斥资1000万美元的ANA Avatar XPRIZE,以鼓励和加速Avatar系统的开发。

虽然这种未来派的技术乍一看似乎可以鼓励“扶手椅旅行”并减少飞行需求,这对航空公司而言无疑是一项威胁,但Katanozaka认为,追求机器人替身技术“不是取代真实的交通,而是使曾经一度后勤困难或完全不可能的旅行成为现实。”

Katanozaka还补充说到,由于目前的冠状病毒爆发,机器人替身可以起到比如帮忙将医生和专家远程“传送”到武汉和中国其他地区的作用。

该公司也想把人送到海洋深处的前哨站,甚至送到月球表面。

ANA HD已经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合作创建了“Avatar X”项目,该项目的任务是开发用于太空探索的机器人替身,以及由地球医生在近地轨道空间站治疗病人的机器人替身。

不过,肯定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坐在沙发上的同时舒服地在月球上闲逛,但如果你足够幸运能去日本参加奥运会,你至少可以避开拥挤的人群,从酒店把自己“传送”到商场内。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大家都在买广告更多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竟然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吧...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