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行业又变天,疫情下的自救,只有靠升级

2020-04-13 21:20极客公园 (万鸣宇)

今天是全国网吧全面停业的第 81 天,一条热搜出现在新浪微博,询问「网吧什么时候开门」。

据了解,清明假期前后,部分地区的网吧曾小范围恢复营业,考虑到目前全国疫情还处在防控阶段,又被叫停。疫情期间压抑的游戏娱乐需求,形成热搜出现在网络上。

只是需求之下,网吧行业却在疫情期间经历了新一轮行业洗牌。一位网吧店主告诉极客公园,多数线下店于今年除夕前后停业,什么时候重新开张还不确定,这段时间通常是网吧的经营旺季,春节加上寒假的营收可能占全年 30%,全都打水漂了。

春节期间,网吧会筹备促销活动,举办热门游戏的电竞比赛。物料展板、装设摆设、海报都是提前备好的,这些投入也因为停业成为沉默成本。除却网费、店面租金、人员工资等日常开销外,为做好防疫工作,消毒清洁、安全防护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重庆电竞协会常务理事余博向极客公园介绍,一家拥有一百台电脑的网吧,其基本的运营费用是七八万,如果是稍微高档一些的会是十到十二万。因为长时间入不敷出,不少网吧业主选择彻底闭店。余博说,至少他了解的,重庆市区不下二十家网吧正在转手。

网吧是一个颇具历史感的行业,兴起于 2000 年前后,随着互联网和家用电脑全面普及而开始走向下坡路,近几年一直在谋求转型,改头换面成网咖、电竞馆。一位业内人士却评价,无论叫什么,多数门店本质上还是提供简单的上机服务。

作为端游的线下体验店,近年来端游已经鲜有现象级新作,反观移动手游佳作频出,网吧在内容侧可能「断粮」。此外,随着手游馆、桌游店、密室逃脱主题馆增多,线下娱乐的消费场景细化,网吧在消费侧又面临用户分流问题。网吧的市场份额进一步缩窄。

起步、成长、成熟、衰退,这是一家公司发展的生命周期。一个行业的变化亦然。网吧正在步入衰退期。这个行业该如何找到它下一个增长点,进而实现自救?白夜电竞董事长苏建告诉极客公园,将服务与需求配位,将线下消费场景与电竞结合做升级,或许是一剂良药。

「没有核心竞争力的行业」

2000 年,苏建在北京延庆区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吧,二十多台机位座无虚席,每天的流水大几千,超过了父母当时的月薪。即便经历 2003 年非典,这个行业也没受到重创。

苏建记得,非典时期网吧全面停业也是在三月,直到六月底才得以解禁。当年传奇、天堂等一批国产端游火热,复业之后,网吧迎来了一阵子报复性消费。可今非昔比。看到新闻说《王者荣耀》春节一天的流水破 20 亿,苏建甚至感到焦虑,担忧端游玩家们是否会在疫情期间习惯了手游,之后就不来门店消费了。

2012 年,无论全国的网吧数量,还是营收规模都达到了峰值。从这时起,网吧也开始一轮装修升级。各家开始比拼整洁度、舒适度,除了机位,还开辟了餐吧水吧。网吧变成了网咖,直到 2014 年,网吧行业从成熟期转向衰退期,2017 年全国网吧数量出现负增长。

为了维护用户粘性,苏建和同事们策划了一些小型线上互动。去年,魔兽世界怀旧服上线,吸引了不少老玩家回归网吧,是近两年来为数不多能够带动客流的端游。因此,疫情期间苏建发起了一些公会活动,让大伙儿跟着大神高手一起玩。此外,他们还会组织一些线上斗地主等休闲类游戏比赛。

一家网吧辐射的基本是方圆三五公里的住户。在北京苏建的白夜网咖有二十家,每家网吧的微信群百八号人彼此都相熟。端游对电脑性能要求高。为了便利用户在家上网,白夜还推出了电脑租赁服务,一共标准和豪华两个配置,半月起租,价格三到五百不等。多数网吧在疫情期间推出了这个服务。

为了提高电脑的利用率,有些网吧老板会将主机变成矿机,用来挖币。考虑到挖币对电脑性能有损害,苏建并没有这么做。但他在租赁上花了心思。不同于别家的一次性服务,苏建会在用户返还电脑后,退回一半的费用作为网费充值。基本上是通过电脑租赁完成了预充值赠送的促销。目的终究还是为了留住客户。

疫情突如其来,固然让网吧经营成为老大难问题,但苏建也看到了利好的一面。平日为吸引客流,有些网吧喜欢打价格战,引发恶性竞争,疫情会清退一批网吧行业的投机者。

在苏建看来,网吧行业一直没有核心竞争力。「可能最大的竞争力就是资金,你可以持续装修,跟着主流硬件更新设备和配件。」

服务与市场需求如何配位?

这些年,尽管从网吧一路升级成网咖,再到电竞馆,这个行业同质化竞争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大家做的无非都是在优化用户的上网体验,但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这种服务的价值属性已然不高。在苏建看来,网吧的出路之一是与电竞深度结合。

过去,电竞比赛对不少网吧老板而言,「算是个鸡肋」。生意火爆时,办比赛占用大量机位影响正常运营。奖金太少了,用户参与积极性不高。奖金太多,又会吸引一批赏金猎手型玩家入场,打完比赛赚到奖金后就走了,既没起到拉新效果,还伤害了网吧老用户的体验。

苏建接触过的一家连锁网咖也遇到了类似处境。这家网咖在厦门,为了做差异化,老板将门店升级成电竞馆,也会举办一些比赛。可是经营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效果并不理想,「营收没什么变化,甚至还不如隔壁没有升级的网咖好。老板就比较迷茫了。」在苏建看来,这类形式的电竞馆实际就是个电竞主题的网咖,跟普通网咖并没有太多区别。

于是,苏建和同事为这家网吧进行的深度改造,主要是围绕电竞搭建一套完整的体系,涉及赛事策划,电竞资源对接能力等。「以前网咖办比赛,很难拿到更多资源,对接的往往是一些代理商、广告公司,合作的方式也很有限,比如机器、机房租赁等等,」苏建介绍。

这种电竞馆转型的思路是,在现有上机用户市场缩窄的情况下,提高自身电竞赛事策划的整体实力,并且能够承接来自游戏公司、大型企业、商超在当地举办比赛的需求,拓宽 B 端市场的服务能力。此外,目前北京、上海、海南多地都出台了电竞相关的产业扶持政策,网咖的升级也需要和这些利好政策对齐。

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这类转型的瓶颈之一是专业人才缺失。针对单店店长的能力需求,已不再是管理门店日常经营,还涉及电竞赛事策划、营销传播等多种需求。一位网咖老板告诉极客公园,疫情期间,他就在组织店长和员工集体上网课,提高相关的专业知识。

网吧行业正在进行一轮优胜劣汰的大逃杀。疫情只是催化了这场赛程的加速。当一个行业步入衰退期,企业对自我的升级成为自救关键,一场服务能力与市场需求配位的刷新势在必行。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评论区正在整改,人工审核团队招募中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