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创业者:一年前拒绝200万融资,如今却被迫卖公司

2020-07-01 08:32新浪科技 (花子健)

“去年和大概 10 家投资机构有联系,行情也还好,所以 100、200 万没拿。今年,要有 100 万就不错了。”正在找融资的李宇感到有些后悔。

在过去的一年,他做的一款报名小程序实现了 50% 的用户增长,踏过了 300 万的门槛。即使是疫情期间,用户数也依然在增长。

但是与用户增长相反的是他期望值的下降。一两百万的投资款不拿,是因为当时希望能拿到至少 500 万;现在,能有 100 万就行,但投资人都变得更保守了。

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他开始逐步通过各种关系加上投资人的微信,然后递上自己的 BP(Business Plan,商业计划书),但多数没有得到回复。

“6 个人的团队,现在我只留 2 个技术,其他人都先撤了。要不是疫情期间大家薪水减半,估计现在我的项目都没了。”李宇甚至自我怀疑,是产品不行还是切入点不对。

“钱不到你的账上,就是 0%”

李宇成为一名小程序创业者已经差不多两年时间。在他进入的 2018 年,小程序处于风口中。

在 2019 年 1 月的微信公开课 PRO 版上,微信发布小程序成绩单:覆盖超过 200 个细分行业,服务超过 1000 亿人次用户,年交易增长超过 600%,创造超过 5000 亿的商业价值。

出于对李宇个人的信任,种子轮投资人直接给了他一笔钱,还负担了部分人员开销和办公室的费用。2019 年,趁着微信小程序的东风,李宇和团队成功将用户做到了超过 200 万,日活接近 20 万。

“我想开始做 App,这样可以摆脱对微信的依赖,想象空间更大。”李宇告诉新浪科技,小程序的优势是传播快,获客相对容易,在完成早期的用户积累后,可以导流到 App,将功能进一步延伸。

按照李宇在 2019 年的计划,要融资至少 500 万元,然后在报名小程序的基础上做 App,开发兴趣社交功能,提升用户的活跃度和粘性,比如经常报名组织踢球的,都可以加入足球兴趣社区,讨论和足球有关的一切话题。

即使越来越少的用户愿意下载一个全新的 App,李宇依然计划这么做。“这是大部分创业者面临的问题,机会窗口越来越小。”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宇认为做 App 的计划不能推迟了。

带着至少融资 500 万的目标,李宇拒绝了不少 100、200 万投资的意愿。“当然,这还有他们占股过高的原因。”李宇认为,就算环境再怎么不好,总归还是能找到一个折中的方案。

出乎意料的是,2020 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期间,李宇和团队组织了一个报名活动,收集医护的信息,并号召用户帮助募捐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急需的医疗物资,对口捐助给需要的医院。

最终,有超过 7000 人报名参与了这个活动。“并且在那段时间,用户保持了增长。”对于李宇和团队来说,这是难得的慰藉。

李宇告诉新浪科技,他的心情相当纠结,一方面他看到即使是疫情期间,依然有不少项目获得了融资,比如猿辅导在 3 月份宣布获得了一笔 10 亿美元的融资,另外一方面,小程序行业的早期创业项目,获得融资的并不多。

已经做了几年 FA(Financial Advisor,财务顾问)的陈一本来有意接过李宇的项目,帮助他找到愿意投钱的投资人,但最终他放弃了。“以前可能没问题,现在大家都在观望。不管什么项目融了多少钱,只要钱不到你的账上,那就是 0%。”他说。

保守和更保守的投资人

一定程度上,陈一也算是一名创业者。2019 年底,他离开了老东家,单独做了一家财务顾问机构。

2020 年,他看到了太多无力的创业者。

“现在融资不好拿,募资也不好募,总之是都困难。”陈一用了一个比较夸张的类比,现在的困境不亚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毕竟英国女王上一次出来演讲,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

市场好的时候,投资者抢着入场,不少风口上的公司三天就公布新的一轮融资。“而现在,不是估值高低的问题,是压根没人出价。”陈一说完,摇摇头,这就跟二战一样,简直堪称百年一遇。

“现在投融资很冷淡,大家募资也都非常困难。”一位来自龙珠资本的投资人表示。

如果以前还是以管理基金的规模划分投资人的话,现在则只有两种区分投资人的方式,保守的和更保守的。

保守的投资人,会选择成熟期和风口项目,比如疫情之下,在线教育成为热门领域,包括猿辅导和作业帮在内,先后公布 10 亿美元的 G 轮融资和 7.5 亿美元的 E 轮融资。

即使是选择早期项目,也会偏向于热门的领域,比如 IDG 联合君联资本领投的奕斯伟计算高达 20 亿元的 B 轮融资,后者是一家芯片设计和解决方案提供商。创新工场投资领投的德风科技 8000 万元 A 轮融资。奕斯伟计算和德风科技,都是踩在了新基建和企业服务的风口上。

更保守的投资人,多是因为募资并不顺利,囊中羞涩。华兴资本的一位投资经理告诉新浪科技,像高瓴资本这样的一线基金,可以募集到 100 亿美元,但是二线基金普遍都不稳定。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 VC 机构共新募集 80 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数量同比下降 51.2%;新增资本量为 267.99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 50.9%;平均募资规模为 3.35 亿元人民币。

与此同时,2020 年第一季度 VC 市场人民币基金新募集数量同比下降 48.3%,募集金额同比下降 40.8%;外币基金募集数量同比下降 84.6%,募集金额同比下降 72.2%。

募资的疲软,导致不少投资机构不愿意投入风险较大的早期项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国内早期投资市场共发生 206 起案例,同比下降 39.8%;披露总金额 19.30 亿人民币,同比下降 33.1%。

2020 年第一季度 VC 市场共发生投资 554 起,同比下降 39.6%;披露投资金额的 459 起投资事件共涉及 251.22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 37.8%。

一位在北汽新能源负责产业投资的高管告诉新浪科技,当下的情况,把钱给投资机构的机构变得更加谨慎了,他们也在等待情况好转。“给钱的犹豫了,投资人也没辙。”他说,投资实际上就是接盘的游戏,对方不接,盘子就抛不出去,因为对方也担心抛出去没人接。

投资不再是一场豪赌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接受新浪科技的独家专访时谈到,现在的投资形势与 5 年前的投资形势有比较大的不同。

投资人更加谨慎,开始更重视那些在传统商业价值体现指标上表现更好的公司。而融钱烧钱做 to C 应用的公司,以及先不考虑商业模型、模式,等累积了足够的用户再说的公司,现在在全世界都是受到质疑的。

在完成对德风科技的投资后,创新工场合伙人包益民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曾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不仅仅是有技术和概念,更要做到技术产品落地并能创造实在、可持续的收入利润的公司会更容易得到资本的青睐。”他说。

这也就不难理解,Keep 即使在 2019 年底已经获得了融资进入,但依然坚定的调整业务方向,裁掉了花钱多,收入少的部门,特别是负责人工智能的技术部门。5 月 19 日,Keep 宣布在 2020 年初完成了 8000 万美元的 E 轮融资。

但越来越多无法实现产品落地的明星创业公司正在倒下。最新的一家是原来备受瞩目的造车新势力拜腾。2019 年 9 月,拜腾汽车 CEO 戴雷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C 轮融资已经陆续完成,部分资金已经到账。

但截止目前,拜腾汽车已经拖欠大部分员工长达 4 个月的薪水,美国办公室相继裁员。6 月 30 日,拜腾汽车决定将自 7 月 1 日起暂停中国区的运行,仅保留 100 人维持基本的职能运转。与此相对应的是,拜腾汽车的量产车型 M-Byte 的量产计划已经被推迟了一年。很明显,拜腾汽车的融资并不顺利。

李宇来不及关心这些充满负能量的消息。

也是在 6 月的最后一天,对融资已经不抱希望的李宇,决定出售自己的项目,他希望自己一手做起来的产品能去到发挥其最大价值的团队中。

“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他说。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竟然没有评论,快来说两句吧...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