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来改变芯片行业的重大并购交易

英伟达(Nvidia)如果成功以 400 亿美元收购 Arm,预计将对芯片世界产生重大影响,但要完全理解这一交易的影响还需要很多年。

由于多种因素,预计未来几年会出现更多此类交易,对于拥有创新技术的初创公司的收购兴趣增加,以及从股市筹钱更加容易都是重要原因。此外,还有许多新兴市场正在逐渐升温,比如 5G、边缘计算、AI / ML 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的持续发展。

短期内,大多数行业的并购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但这不会持续下去。收购是实现规模增长以及完善公司产品的最快方法,也是快速吸纳人才的方法。

Nvidia 收购 Arm 的交易,是全球最大的 GPU 供应商与第一大移动处理器 IP 供应商的结合,将帮助 Nvidia 的业务范围从数据中心扩展到了边缘和终端。这笔交易也有助于两家公司将自己定位在边缘计算的不确定但新兴的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中,高度专业化的设备和服务器用于预处理或完成大量数据的处理。此外,Arm 拥有广泛的生态系统。

“作为一家合并公司,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增加的投资将使我们能够积极推动数据中心的发展,并将已经在数据中心中大量应用的 AI 推广到各个角落,并到达边缘。” Arm 首席执行官 Simon Segars 说:“英伟达拥有大量的 IP 产品组合,可用于构建芯片、产品和系统。我们向全球半导体行业授予 IP 许可,并围绕此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因此,我们将拥有更多的 IP 许可给客户。”

并购的成败,时间会给出答案

目前,Nvidia 对 Arm 的收购交易还要通过各国监管机构的审查和批准。据熟悉并购交易的几位业内人士称,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在 2000 年以 76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Burr-Brown,这似乎是一项轰动的交易,但事实证明,这一收购的结果比最初的预期要局限得多。

两家公司的合并增强了 TI 在模拟技术领域的能力,并加强了公司的业务重点,但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却不那么明显。TI 2011 年以 65 亿美元收购美国国家半导体(National Semiconductor)的情况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ADI 公司在 2017 年以 148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Linear Technology,并以 21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Maxim Integrated,使其成为 TI 强大的竞争对手,TI 数十年来一直主导着模拟领域。ADI 的收购让这个利润丰厚的市场,迎来了更多的价格和性能竞争,也为初创公司带来了机会。

“英特尔对 Mobileye 的收购可能具有重大意义。” Segars 说:“ Broadcom(博通)被 Avago(安高华)收购也是一笔重要的交易。人们谈论半导体整合已经很长时间了,这也确实正在发生。如果绘制这些公司市值的图表,就会发现长尾巴,这确实很有趣。ADI 收购 Maxim 是另一回事。由于 COVID-19,收购的进度要慢一些。对于从未有过交集的公司而言,很难融合在一起。Maxim 和 ADI 有长期的合作关系。Arm、Nvidia 和 Softbank 也彼此熟知。”

EDA 和 IP 领域的并购超过芯片行业其他领域

EDA 的收购交易数超过了芯片行业的任何其他领域,不过 EDA 行业的大多数收购规模都相对较小。然而,三大 EDA 公司如果没有收购推动其增长,就永远不会成为三大巨头,而且芯片业不太可能会像以前那样发展。仅 Synopsys 就完成了 100 多次收购。Mentor 已经完成了 70 多次并购,而 Cadence 已经完成了 50 多次。(这个数字并不精确,因为有些是资产的分拆和收购,而不是整个公司。)

“许多产品属于增量产品,从技术上和经济上都有所提升。我们非常大的收购的交易之一是 Avant,Synopsys 在那时建立了所谓的设计前端、综合、仿真、时序、功耗等。那时的后端是物理设计,它是布局布线和一些验证,是由不同公司完成的。”Synopsys 董事长兼联合首席执行官 Aart de Geus 表示,

“在 90 年代后期,我越来越担心,从技术角度来看,设计和后端设计之间的相互依赖性将变得越来越强。这种情况发生在 2000 年左右,当时人们担心经济低迷带来的影响。事实证明,在 2001 年经济大萧条时,许多消费者打算减少开支。只有一家公司——Mentor 介于这两者之间,因此我们认为有必要提升我们的能力参与这场竞争。”

正是 Cadence 开启了 EDA 行业的并购。“在 EDA 中引人注目的两个收购是 Cadence-Gateway 和 Cadence-Tangent。”西门子 Mentor 的名誉首席执行官 Wally Rhines 说,“随着世界正从原理图转向 RTL,Gateway 使 Cadence 进入了网关开发的 Verilog 业务,这推动了 Verilog 成为标准。虽然行业协会是 VHDL,但 Verilog 处于领先地位。”

“同样重要的是 Cadence 对 Tangent 的收购。Tangent 是一家门阵列路由器公司(最好的门阵列路由器公司),他们也开发了面向标准单元迁移的能力。更早之前,Mentor IC Station 和 Cadence 从 Solomon Design Automation 出来的 Virtuoso 的前身,都提供相似的产品。今天的 IC Station 可能就是 Virtuoso,只不过 SCS(硅编译器系统)和 Mentor 的 IC Station 之间的内部争使他们陷入了完全停滞,为 Cadence 提供了机会。”

可以说,EDA 行业中最重大的收购涉及 2016 年西门子(Siemens AG)对 Mentor 的收购。西门子是一家大型企业集团,也是欧洲最大的工业制造公司,这笔 45 亿美元的交易使西门子可以提供了从设计软件到完整的半导体流程的完整服务。

同时,也让 Mentor 成为了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其资金规模远大于所有 EDA 公司的总和。从这个角度来看,2019 年,西门子的收入超过 1000 亿美元。所有 EDA 公司的市值之和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IP 公司也积极购买其他 IP 公司,Arm 的增长至少部分也是来源于多年来的收购。一些 EDA 公司,特别是 Cadence 和 Synopsys,也收购了许多小型的 IP 公司。

Arteris IP 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K. Charles Janac 表示:“迄今为止,在 IP 领域,最重要的收购是 Synopsys 进行了一项将近 10 亿美元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外围 I/O IP 和 PHY 技术。英伟达对 Arm 的收购对于 IP 行业和半导体行业都是极为重要的。Nvidia 试图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与 Intel 和 AMD 直接竞争。因此,在 Nvidia 的支持下,也许 Arm 架构将成为 SoC 的下一个核心。”

关键是协同作用。“我曾经为 Joe Costello 工作,那时他担任 Cadence 首席执行官,他有几个有趣的想法。”Janac 说,“这笔交易是很好的财务交易,但也必须能够有一些协同作用。如果将 2 两家公合并放在一起,它们的总和不应等于 2 或者 2.5,应该为 3 或 4。两家公司还需要在文化上兼容并积极地合作。Costello 说的另一件事是,最好的交易是双方都对交易有些不满。如果有人真的很高兴,那可能就不算什么了。”

处理器和内存领域的重大并购

在处理器方面,Nvidia 收 Arm 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某个方面。Arm 的生态系统是如此广泛,以至于 Arm 处理器内核主导着从智能手机中的应用处理器到各种各样的便携式设备,当然,这不是收购唯一重要的意义。

AMD 在 2006 年以 54 亿美元收购了 GPU 制造商 ATI,从而使 AMD 在数据中心市场成为英特尔重要的竞争对手。“ AMD 收购了 ATI 的图形业务,这使他们能够在与 Intel 兼容的 CPU 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 CPU 业务。” 西门子 Mentor 的名誉首席执行官 Wally Rhines 说。“ ATI 是一家非常独特的公司。如果回顾历史,你会发现随着图形标准的改变,大约每 10 年就会出现一家新的图形公司。ATI 是唯一延续了几代,并幸存下来的公司。”

在存储领域,一系列收购促成了美光的复兴。他说:“日立和 NEC 合并成为 Elpida(尔必达),被美光(Micron)收购。这的确使美光科技保留了 DRAM 业务,今天全球有三大 DRAM 供应商,虽然美光公司是最小的,但那笔交易使他们拥有了足够的技术和竞争力,以及日本公司的影响力。”

IDC 研究副总裁 Shane Rau 表示同意。他说:“美光收购尔必达使他们迈过了门槛。现在有三大内存公司,这对于它们在 DRAM 中具有足够的供需是必要的。我们预计 NAND 市场也将出现整合。”

政府对收购的干预和影响

不过,并非所有宣布的收购都能实现。审查过程可能会产生令人意外的结果,而且政府可能认为国家受到威胁。过去,主要是美国政府负责终止或推迟重大交易,但中国等其他国家开始发挥其市场力量,中国否决了高通公司的 440 亿美元收购 NXP 的计划。

与此相似的案例还有很多。芯片行业中最重要的第一笔交易就是 1987 年富士通试图收购仙童半导体(Fairchild)。在美国国防部、商务部和中情局共同要求下,时任总统罗纳德 · 里根(Ronald Reagan)进行干预。这项交易使芯片行业尤其是政府首次受到关注,并促使了另一个行业巨头的诞生。

“由于富士通收购交易的失败,美国国家半导体收购了仙童半导体。”Rhines 说,“这笔交易意义重大,因为美国国家半导体数十年来一直将其研发投资降至最低,而 Don Brooks(当时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领导下的仙童半导体开发了出色的新技术。它使美国国家半导体焕发出了新的生命,因为一家将研发投入最小化和运营卓越最大化的公司收购了一家研发投入最大化的公司。”

美国政府在另外两项间接影响芯片产业的交易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第一项涉及 1956 年 IBM 签署的同意法令,当时该法令旨在限制 IBM 捆绑服务、软件和大型计算机的,被称为 “市场篮子”的垄断定价。

IBM 是当时唯一提供这三个功能的公司,而且由于当时的平台也是行业的标准,所有软件都必须与 IBM 的设备兼容。因此,IBM 利用其市场影响力使用低价策略与这三个细分市场中的任何一个竞争对手竞争。

到 1980 年代初期开始 PC 时代时,IBM 仍主要通过大型机和微型计算机来赚取收入,其高管的观点是,PC 只是一种玩具。因此,IBM 的想法是,与其再次扼杀市场竞争者使自己面临政府的更多干预,不如与英特尔和微软签署交易,而不是试图拥有所有技术。

美国政府还于 1982 年中断了贝尔系统的交易,让另一项交易达成。AT&T 放弃了对贝尔运营公司的控制,而贝尔运营公司又被拆分为地区运营公司。贝尔实验室(Bell Labs)与联邦政府合作开展了大量工作,当时贝尔实验室是全球主要的研发部门之一,与 IBM 不相上下。贝尔实验室在 1947 年发明了第一个晶体管,这是成为 Linux 基础的 Unix 操作系统,也是第一个光路由器。

贝尔实验室于 2006 年作为朗讯(Lucent)的一部分出售给了阿尔卡特(Alcatel),这是分拆的一部分,在 2016 年又被诺基亚收购。同时,GlobalFoundries 在 2015 年收购了 IBM 的微电子业务。这两项收购终结了两个最大的半导体研究业务。

尽管 IBM 仍在为 AI 系统进行芯片研究,但在美国,公司以及公司 / 政府资助的半导体研究,尤其是通信和计算研究的全盛时期已经结束。

各国政府也阻止了芯片行业的其他交易。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阻止了清华紫光集团在 2018 年以 23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光的交易。美国司法部还阻止了 Applied Materials(应用材料公司)和 TEL(东京威力科创)在 2015 年的 93 亿美元合并。

400 亿美元的并购规模上限

Nvidia 并购 Arm 的交易仍然是半导体行业规模最大的交易,尽管数量不多。Avago 以 370 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收购了 Broadcom。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似乎有一个可接受的上限。

IC Insights 的高级市场研究分析师 Rob Lineback 表示:“几年前,我们确定半导体并购协议(不包括与系统级和软件业务相关的交易)已达到约 400 亿美元的上限。高通公司未能以 440 亿美元收购恩智浦的交易在 2018 年 7 月被取消,因为中国在贸易战中一直推迟批准该交易。美国博通以 1210 亿美元的对高通的恶意收购报价(后来降至 1170 亿美元)被阻止,是因为担心该国在蜂窝通信技术领域的领导地位的丧失。”

尽管有足够的资金和公司参与的意愿,但规模仍然很重要。“由于大型交易的高价值,更多国家之间的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以及贸易摩擦的加剧,大约 400 亿美元似乎已成为半导体行业可行的收购规模限制。” Lineback 说,

“地缘政治环境和贸易战可能会继续限制半导体并购的规模。但是,Nvidia 的 400 亿美元协议违反了这一假设上限。Nvidia 与 Arm 的交易不仅影响了 IC 行业许多领域的主要参与者,而且似乎也是对当今地缘政治下芯片并购限制的考验。”

在中国,也有对收购交易的股份限制。非本土公司要建立合资公司,需要由中国合作伙伴公司拥有股份子公司 51% 或更多股份。IDC 的 Rau 说:“这笔交易使 Arm 剥离了 Arm China 51% 的股份,意义重大。这是将知识产权带到中国的几笔交易之一。MIPS 向中国开放,RISC-V 也向中国开放。”

半导体行业正在进入新的阶段

新收购将如何改变芯片行业还有待观察,但是摩尔定律的放缓,以及芯片设计向更异构的方向发展以及对处理和智能需求的推动力,正在改变着芯片行业的动态。

“我们似乎正在进入半导体行业的新阶段,在 1970 年代和 1980 年代,通常与大型半导体公司进行纵向集成,这些大型半导体公司开发自己的处理器内核、EDA 工具、有时甚至还包括处理设备。” Codasip 的高级市场总监 Roddy Urquhart 说。

“到 1990 年代,这种情况已经被诸如德州仪器和西门子半导体(于 1998 年分拆)之类的公司所打破,放弃了内部 EDA 工具,转而采用商业工具。在同一时间范围内,包括 Arm、MIPS、ARC 和 Tensilica 在内的 IP 公司应运而生,以提供内部内核的替代方案。到 2000 年,世界上大多数公司都依靠三大 EDA 公司和 Arm 来满足大多数设计工具和 IP 需求。在同一时间范围内,我们看到了纯晶圆代工厂的出现和无晶圆厂半导体公司的增长。凭借稳定的商业环境,全球 IC 设计在许多地区得到了发展,特别是在中国和印度。”

最近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打破了这种稳定。“由于中国无法使用美国技术,例如 Android、某些 EDA 工具和,它们将被迫建立本土的生态系统。Arm 被认为是完全独立于其被许可人的第三方公司,但是在被 Nvidia 收购后将会被打破这种独立。在处理器领域,RISC-V 是公司关注的明显替代方案。对于总部位于德国或加拿大等中立地区的 EDA 公司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会。”

更多的并购让市场在不同的地区进行重组,采用新技术以及需要在更多地方处理更多数据的需求,将会有更多的收购,但是速度如何尚不清楚。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请使用最新版App查看和发表评论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