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吸收阅文进行时:旧疾未痊愈、整合密集出牌、新丽走到台前

程武变得越来越忙。自今年 4 月接管阅文之后,这位现任阅文集团 CEO、腾讯影业 CEO 几乎成为加速阅文融入腾讯、链接上下游板块的关键角色,频繁出现在腾讯新文创战略相关的多个发布会,为业务站台,“以前从没这么密集露脸过,公司很多集团层面的活动,也需要他帮忙出席。”阅文内部人士告诉搜狐科技,公司高层对他的希冀,往大了说,就是能不能将这个产业做起来,往小了说,就是之后能不能持续有优秀作品出来。

这无疑让程武压力巨大。

今年 4 月 27 日,程武正式从吴文辉手中接过阅文的指挥棒,管理层变动公布之后,网文作者直呼行业变天,霸王团合同事件、五五断更节事件持续发酵,市场反馈却是另一番景象,阅文股价在第二天上涨 18%,新任管理层上任至今,阅文股价已经翻番。

阅文的变动承担着内外两层意义,一方面是腾讯纵向整合影视产业上下游,实现 IP 延伸的路径,另一方面,这也是腾讯 930 架构整合的一次后续动作,解决内部业务融合,同样是课题之一,对腾讯这样一家体系庞大的公司而言,内部比外部甚至更难推动。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 CEO 程武,入主阅文已过半年时间,官方向外传达的融合措施、计划和动向不少,但多位业内人士对此的感知是,成效仍要等到更长期来看,而内部,腾讯吸收阅文、新丽,融合腾讯影业 “三驾马车”,所需要解决的问题,可能要从根本的 “人”入手,也绝非易事。

旧管理层基因

“腾讯接管阅文,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博弈的结果,腾讯最初注资的目的没有达到,才不得不走出这一步。”艾媒咨询 CEO 张毅向搜狐科技表示。回看阅文的成立过程,2014 年,腾讯全资收购盛大文学,随后第二年,腾讯联合盛大文学成立了阅文集团,阅文自此将盛大和腾讯文学旗下的多个网文品牌全部整合,阅文手握市场中八成份额 IP,堪称内容产业链源头的富矿。

而创办了起点的吴文辉将付费网文产业一手带大,用业内人士的话说,网文市场就是吴文辉做起来的,作家的饭都是他给的。只不过,吴文辉行业元老的地位及其鲜明的个人性格,在阅文时代,体现为强烈的个人意志,以及不愿过多依附腾讯。有接近阅文的行业人士告诉搜狐科技,五年时间里,阅文的很多头部 IP 还往外卖,不给腾讯,这显然违背腾讯的诉求,也是双方的核心矛盾。

一位参与过网文 IP 改编的编剧向搜狐科技表示:“在(腾讯)全面接管之前,腾讯希望对旗下子公司进行间接控制,但产业链上游(阅文)售出产品肯定不愿意这样,肯定是希望自己的产品是被多家竞争的状态。”

如果从股权层面来看,腾讯集团通过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持有阅文集团 65.38% 的股份,阅文集团是属于腾讯集团的子公司,但并非全资子公司,双方业务往来属于重大关联方交易。虽然双方关系密切,但利益并不完全一致。

而从阅文过去的战略走向来看,吴文辉的规划几乎和腾讯是平行的各自为营状态。2018 年 8 月,阅文集团宣布收购新丽传媒 100% 股权,有业内人士告诉搜狐科技,此次收购的举动是阅文在为自己打造 IP 帝国铺路,并非服务于腾讯的 “新文创”布局。无形中,阅文与腾讯旗下的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产生了竞争关系。

但如程武曾在今年上半年财报电话会中表述,被收购后的新丽也没能和阅文达成高度协同,和阅文同腾讯的关系一样,新丽很大程度上也相对独立于阅文。长久以来,新丽传媒长于影视剧制作,而阅文长于优质内容及用户运营,不擅长 IP 存续性开发,使得彼此协同不足。

“与新丽传媒的整合远未取得全面成功且进度不及预期,主要是因为我们缺乏一个既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整个过程。”程武表示。

因此从 2015 年开始,这些历史遗留问题都没有在吴文辉时代被解决,逐步沦为沉疴旧疾,给后期腾讯吸收阅文埋下了隐患。理论上讲,腾讯全面强势介入、更换管理层是唯一方法,但等待程武解决的团队问题,不止于此。

今年 10 月,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三家首度联合召开年度发布会,公布了一系列联合制作项目,会上程武提出了 “三驾马车”的概念。这三者中,阅文、新丽正在加速进入腾讯,而另一架马车 “腾讯影业”的处境也需要调整。

腾讯 930 变革中成立的 PCG 事业群,囊括了 QQ、QQ 空间、腾讯视频、腾讯新闻、腾讯微视、腾讯影业、腾讯动漫、天天快报等业务,但成立之后,内部各业务之间仍旧单兵作战,协同效应几乎没有体现,“长久以来,腾讯内部合作的工作方式都较为市场化,腾讯影业想推腾讯内部的资源,也跟普通的宣传公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一位接近腾讯影业的人士告诉搜狐科技。

单兵作战已经是腾讯内部常态,这对讲究上下游关系密切协同、长期合作的影视业务,影响尤其明显。

上述人士表示:“腾讯影业参投比较多,但并没有很进入影视业的中心。”2015 年,程武便开始做腾讯影业,但在行业内,腾讯影业的存在感一直很低。而互联网企业对影视行业本质了解认知不够充足的问题,也广为诟病。这同样是程武认为腾讯缺乏对网络文学和影视制作都在行的团队的原因——即使是自己亲手带大的腾讯影业也不行,如今,程武将这部分期望放在了新丽身上。

“新丽被整合过来后,腾讯影业的高层换了一批,新丽的一部分领导进入了影业高层,导致部分影业的领导失去了实权。”上述人士告诉搜狐科技。这样的调动直接说明了新丽在 “三驾马车”当中的地位。

新丽和阅文此前的表现曾被程武点名批评。阅文发布的今年年中财报显示,新丽传媒上半年收入及经营业绩未达预期,受此影响,叠加其录得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人民币 44.1 亿元,阅文集团净亏 33.1 亿元。程武直言业绩 “令人失望”。9 月份,程武向员工发了兼任阅文 CEO 以来的首封内部信,信中,“组织目标不统一”“部门墙又高又厚”“领导干部相互挖坑”“固步自封不思进取”等直指内部组织问题,他表示,“大多数合作伙伴尚未转化为阅文生态系统的参与者”。

930 后遗症

程武言辞严厉,背后深意更多是对过往领导班子的否定。从最新的公司架构上看,由于新丽更深入影视制作与研发上游,在 “三驾马车”打通后,新丽负责头部 IP 的承制,被推到了台前,在业务层面仍占有相对主导的位置。

而新丽高管入主腾讯影业的同时,后者还在经历更多人员动荡。据搜狐科技了解,腾讯影业制作部门以旗下多个工作室的方式运营,而目前已经裁掉了好几个冗余的工作室,制作重心正悉数转移到新丽团队。在官方口径中,腾讯影业接下来主要负责主投主控与外部伙伴的合作项目,起到 “链接”的作用。

阅文孵化 IP、新丽承制、影业联动合作伙伴,程武初步组建的队伍看起来已经覆盖产业链的关键环节,几乎可以把头部作品都握在手中,“现在大家都在猜阅文会不会有自己的播放平台呢?”有内部人士说道。

这一猜测并非无迹可循。不难发现的是,包括《一人之下》在内的不少头部作品,虽然是阅文的版权 IP,但却在爱奇艺或优酷独播。背后一方面原因是,众多内容无法被一家平台独吞,别家出更高价买走,属正常现象,但除此之外,PCG 成立之前的业务体系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后续融合的隔阂问题。

930 变革之前,腾讯影业归属于 IEG(互动娱乐事业群),向程武汇报,而腾讯视频则归属于 OMG(网络媒体事业群),向孙忠怀汇报,而孙忠怀同时还是企鹅影视的 CEO。看似需要紧密联结、互为上下游的影业和视频平台业务,实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处在不同的汇报体系中,各自有各自的业务目标、合作伙伴,极少联动。甚至,由于腾讯的赛马机制,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还有竞争关系。所以从很多历史原因来看,腾讯视频没有给腾讯影业开绿灯的充分动机。

2018 年 9 月架构调整后,两块业务突然一同走到了 PCG 旗下,在公司产业互联网大整合的趋势下,被要求合作协同。“公司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人的问题”,程武曾在内部信中这样表示,而人的问题,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从 930 之后的两年来看,腾讯视频和腾讯影业,以及新加入的阅文、新丽之间,还未能完全打破那堵墙。

腾讯向来鼓励内部赛马,包括微信在内的很多产品都是在这一机制下诞生。只是今非昔比,有接近腾讯的内部人士认为,赛马机制可能在内部创业初期阶段,比较有效果,但是现在存量时代,不整合就很难发展了。他告诉搜狐科技:“大家只看到了阅文在产业层面的纵向整合,其实对于腾讯来讲,业务层面的整合也是公司的大方向,比如’腾讯看点’的推出,也是表现之一。”

去年 11 月,腾讯旗下信息流服务被统一为 “腾讯看点”,将天天快报、QQ 看点和 QQ 浏览器信息流三款产品打通。腾讯内部清楚地意识到,赛马机制在这些产品之间发挥的效益,已经不再是正向刺激,如果不被整合,剩下的只有加重内耗。

PCG 是腾讯目前人数、业务最多最复杂的事业群,要推动融合也就最困难。PCG 成立时,程宇昕从组织架构最上层,主导推出了一项重大制度变革:建立 PCG 层面的高管合伙人制度。

他组建了一个由自己和 8 位副总裁组成的 9 人合伙人团队,并将合伙人的考核评价标的锁定为 PCG 的整体目标,直接将各业务线与事业群强力绑定。据悉在过去,腾讯对每位副总裁的要求,基本上是只要把自己负责的业务做好,考核与评价也是以此为基准。但 PCG 成立后,合伙人制度将游戏规则彻底改变了。

密集出牌

如今 PCG 成立已经两年,大事业群层面的整合效果,外界感知不多,但程武在促进阅文、新丽和腾讯影业融合这件事上,动作频繁,不断向外传出信号,阅文拥有一手好牌,不能因为整合问题被打烂。

“早期的网文大热作品,基本上都是升级打怪、修仙、都市异能,影视 IP 热度最高的那几年,看数据买 IP 的平台,很多买这些。但这五年网文形态一直在变,网文读者口味也在变,买 IP 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前述编剧人士告诉搜狐科技,过去几年,网文改编出来的大 IP 多数产生于起点,和其收费阅读的模式有关,收费能对内容起到一个筛选作用,“网文的故事结构和传统文学不一样,大部分免费的网文作品,水得没法改编 IP。关键在于,阅文能把所有他们觉得值得做的项目都交给新丽、腾讯,换管理层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然而,影视改编仍旧具有极大不确定性。“一个改编项目能不能成,跟公司关系都不大,而是跟项目的实际操盘人或者团队水平有关。《庆余年》成功是因为团队思路不错,编剧扛住了,制作也上乘水准,选角都很好。在这部剧之前,全行业都在谈 IP + 流量为什么不行,为什么?就是制作的问题。”该编剧人士表示。

对抗这种不确定性,让作品产出更稳定、更成体系,正是程武整合工作的核心。10 月份的联合发布会,程武正式向外界阐释了阅文和新丽将如何与腾讯影业联动,而在此前的内部信中,程武也透露正在筹办影视业务方面的创作委员会,由他和新丽曹华益担任联席主席。

据搜狐科技了解,创作委员会主要负责发现更多可以被改编的网文 IP,“阅文的作品不少,但之前缺乏专业人士来评估每个作品的可改编价值。”

而针对产业链上游,11 月阅文成立了起点大学,开设编剧培训班,在作家群体中培养更多潜在编剧人才。阅文总编辑杨晨在接受搜狐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指出,阅文作家数量不少,但是很多作家可能在商业理论方面比较薄弱,这影响了他们作品的成功率。杨晨表示,包括编剧在内,现在阅文的上下游人才仍很稀缺,“如果能够通过培训把他们的短板补足,对我们整个精品库的建设将很有帮助,腰部作者做大的话,金字塔顶端的头部作者也会更大。”

可以看出的是,腾讯对更多影视作品的渴望,正倒逼阅文加速培养更加市场化、更具有影视思维的作家。杨晨直言,如果一部作品从文学层面而言是好作品,但不讨好观众,这不影响阅文对这类作品的扶持,但并不等于市场会接受。

通过生态化运作加速头部作品产生,是程武已经构思好的模式,剩下的只需要往里填充内容,但要注意的是,当腾讯的整合目标围绕影视产业链展开,将很难避免阅文作者沦为该模式的 “供应商”,“作品被改编”或许会逐渐成为作家编剧衡量作品的第一准则。张毅表示,长期而稳定的作家关系维护,仍旧是阅文及整个产业链的根基。

影视之外,搜狐科技了解到,在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已共同成立决策委员会之后,阅文将和腾讯动漫推出漫改计划,因为动漫相较影视周期更短,操作成本更低,动漫改编也将是战略重点之一,且涉及体量巨大。

任宇昕此前曾表示,“在长内容平台上,视频、小说、动漫、音乐都已做到第一的位置。经典的原创 IP 积累更是全中国之最,腾讯比任何一家公司都有能力把这件事(内容领域)做好。”

但关于实际成效,有业内人士向搜狐科技表示:“IP 开发周期三年起步,腾讯现在可能还处于利益冲突的结构动荡期。”从文学到影视再到动漫,程武整合生态链,也是在整合背后的利益链,作家、合作伙伴、旧管理层与旧体系,一场牵涉多方的大整合需要腾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慢慢吸收。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