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蛋壳”要彻底碎了?CFO 等高管相继离职,上市不满一年深陷暴雷风波

当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们盘点起自己的 2020 年,可能最难以释怀的一件事莫过于「租房被骗」了。

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请不要信谣传谣!

面对租户、房东乃至整个社会的质疑,蛋壳公寓 2020 年 11 月 16 日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

那么,已显现出裂痕的蛋壳,还能复原吗?

2021 年 1 月 1 日,新年第一天,蛋壳公寓「暴雷」事件有了最新进展——Tech 星球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报道称,蛋壳公寓 CFO(首席财务官)张政已于 2020 年 12 月 29 日离职,原 CEO 高靖助理、投融资部负责人孟磊也于近期离职。

这与官方所说的那句 “我们不会跑路”,形成了鲜明对比。

高管「跑路」

公开信息显示,张政曾先后在花旗环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Citigroup Global Markets Asia Limited)、 BNP Prime Peregrine 和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任职。

2019 年,张政加盟蛋壳公寓,出任 CFO 一职。一直到 2020 年 6 月 16 日,蛋壳公寓宣布任命张政为公司董事。

Tech 星球报道称:

而张政的前任纪纲则是在他上任两天前的 2020 年 6 月 14 日才辞去公司董事之职。

对于纪纲的离职,当时蛋壳公寓的说法是,纪纲因个人原因辞职,并非是和公司出现了分歧。不过,纪纲离职的时间节点却也很是微妙——正值蛋壳公寓联合创始人、董事兼 CEO 高靖接受地方政府部门调查、蛋壳公寓股价持续下跌并触发熔断前后。

除了纪纲、张政两位董事离职,Tech 星球表示蛋壳公寓原 CEO 高靖助理、投融资部负责人孟磊也于近期离职。值得一提的是,孟磊在公司还有着另一个角色:蛋壳事件专办组代表之一。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已显现出裂痕的蛋壳,可能无法复原了。

蛋壳「暴雷」

2020 年起,蛋壳公寓的负面消息接连不断。

1 月起,疫情之下的蛋壳公寓开始表现出两幅面孔:一方面强制房东免租期,另一方面照常扣房租及各项费用。

当时蛋壳公寓表现出的态度是,如果房东不同意免租,蛋壳公寓就将以 “疫情为不可抗力因素”解除合同且不付违约金。对于广大业主来说,他们还需要自行承担房屋装修费和折旧成本。

对此,不少房东在微博、知乎等平台吐槽这一操作,并自发组建起了 “蛋壳业主维权群”,范围覆盖了国内北京、广州、深圳、上海、杭州、武汉等众多城市。

当时一位被单方面免租期维权未果的房东对本网说道:

蛋壳公寓太欺负人了。

也有不少网友表示,蛋壳公寓这是在发 “国难财”。

后来在 6 月 18 日,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CEO 高靖正在接受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调查,并宣布任命联合创始人、董事和总裁崔岩担任代理 CEO。当日美股开盘后,其股价持续下跌、触发熔断。

为何 CEO 会被调查?蛋壳公寓的说法是这与高靖之前参与的个人商业投资有关,与蛋壳公寓并无关系——但《南方周末》随后却曝出,高靖被调查一事疑似涉及到国有资产问题。

10 月开始,蛋壳公寓走向风口浪尖:

  • 10 月 14 日,蛋壳公寓 “破产跑路”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当日蛋壳公寓回应称,此乃部分合作方因纠纷而采取过激行为,散布虚假言论。

  • 11 月 6 日,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蛋壳公寓关联公司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又添 2 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超 520 万元。

  • 11 月 9 日,蛋壳公寓被央视曝出深陷流动性危机。

  • 12 月初,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 12 月 4 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二级大法官杨万明对蛋壳公寓事件进行了回应,表示有关地方和部门正在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 同样在 12 月 4 日,受到很多争议的微众银行(租房消费贷款的资金方)也公布了新一版的蛋壳公寓租客租金贷偿还方案,承诺在 2023 年 12 月 31 日前对蛋壳公寓资金贷客户的剩余贷款本金给予免息延期安排。

  • 12 月 25 日,蛋壳公寓 App 的房源信息已全部下架。

而蛋壳公寓方面的最新的微博动态则停留在 11 月中下旬,其表述是:

目前退租结算有所延缓,但所有的退租办理均在有序进行中,请耐心等待。

具体进度如何目前还难以得知,但无疑,此情此景与高光时刻的蛋壳公寓形成了巨大反差。

成也模式,败也模式

2015 年 1 月 21 日,隶属于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蛋壳公寓成立,注册资本 1000 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成立后的 5 年内,蛋壳公寓共获八轮融资。2020 年 1 月 17 日晚间,蛋壳公寓更是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 2020 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自然,经过五年发展,蛋壳公寓早已成为长租公寓行业的头部玩家,而这背后原因有二。

一是在于其创始人、CEO 高靖,一位互联网行业的「老兵」。

高靖于 2005 年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在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其工作经历主要有:

  • 2005-2009 年,在 Baixing.com(在线分类广告平台)工作,曾是北京分公司负责人。

  • 2009-2011 年,在百度担任搜索引擎营销经理。

  • 2011-2013 年,在 OkBuy 担任总裁办公室主任。

  • 2013-2014 年,在糯米网担任商业智能和业务分析系统负责人。

  • 2014 年,在广告技术公司 Sun0101.com 任首席执行官。

二是其模式——获得房源,简单装修,以长租形式租出,从而获得租金差。在此基础上,不断复制、开拓城市,获取房源,实现扩张。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一种被称为「租金贷」的交租模式——蛋壳公寓和租客签订合同后,金融平台(微众银行)一次性向蛋壳公寓付清合同期内的租金;租客按月或季度向金融平台还款。

其发展势头通过这组数据便可见一斑:

  • 截至 2019 年 1 月,蛋壳公寓已覆盖 13 个城市,房源已达 40.7 万个,这一数量足足翻了 166 倍。

  • 截至 2020 年 3 月底,房源数量 41.9 万,年复合增长率达 360%。

但实际上,快速发展的蛋壳公寓也在连年亏损。

根据财报,2017 年,蛋壳公寓营收 6.57 亿元,净亏损 2.72 亿元;2018 年,蛋壳公寓营收 26.75 亿元,亏损 13.7 亿元;2019 年营收 71.29 亿元,亏损 34.47 亿元;2020 年第一季度亏损 12.31 亿元。截至 2020 年一季度,蛋壳公寓共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 8.26 亿元,但总负债达 90.27 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 97.06%。

公开数据显示,蛋壳公寓上市当天市值 27.4 亿美元,而在 2020 年 11 月,也就是上市 10 个月左右时,其市值已不到 3 亿美元。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其模式,正所谓 “成也模式,败也模式”。为疯狂扩张规模、夺取市场份额,蛋壳公寓做了大量补贴和营销。招股书显示,平均每一套新增房源的成本,需要 12-20 个月后才能收回。

其运营模式虽曾打动了投资人、助力蛋壳公寓顺利上市,但要想将房东、租客、现金流等因素都把握好并非易事——一旦市场出现波动,如扩张受阻、入住率低于预期等情况出现,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不难想象,按此模式发展的长租公寓暴雷已不罕见。《财经》杂志曾统计,仅 2020 年 7-9 月,经历着相似命运的长租公寓达到了 20 余家。

目前看来,租客、房东、长租公寓平台、金融平台要想弥补上大窟窿,还需要较长的一段时间。

当然,面对这一行业的根本问题,事情也就不再是讨论 “蛋壳是否要彻底碎了”那么简单了。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