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峥,撤了

热播剧《赘婿》中有这样一个桥段:

男主帮妻子经商卖布,创立了 “拼刀刀”模式,古都老少前来拼单,玩转武朝商界,最终富甲一方…… 而后男主隐退幕后,改行做起了兴趣生意。

现实中的世界如出一辙,同样精彩:

创立拼多多的黄峥,用 6 年时间 “拼”活了中国近 8 亿用户,玩转中国商界,一度跻身富豪三甲…… 如今也将隐退幕后,改行寻梦。

唯有不同的是,前者之兴趣是 “皮蛋”,后者之梦想是 “食品科学”。

梦想貌似更伟大,也更虚无。

急流勇退

2018 年底的乌镇,黄峥坐在一家名为 “步步莲花”的咖啡厅中,与众人畅谈拼多多的未来。

那年的拼多多刚刚上市,依旧面临假货、山寨等舆论重压,股票萎靡不振,在 20 美元震荡徘徊,不见生机。

在场的人很难想象,眼前这个人,用了短短两三年时间,就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股价也翻了 10 倍有余。

▲ 拼多多股价走势

风光之时,黄峥却宣布辞任董事长,转做科研。

他在致股东信中阐述了原因,简言之:一是行业竞争的日益激烈甚至异化,要改变,必须在更底层、根本的问题上采取行动,要在核心科技和其基础理论上寻找答案;二是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外部环境剧烈变化,加速了拼多多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

用 “急流勇退”形容黄峥举动,甚是贴切。该词的当今释义为:在复杂的斗争中及早抽身。很明显,与三年前的 “假货”、“高仿”相比,如今的事态似乎更加微妙,也暴露了拼多多作为顶级平台的层层隐患。

一方来自于外界,垄断、二选一、用户隐私、无序扩张、大数据杀熟、社区团购重罚…… 种种关键词都是重大利空,也证明平台经营的风险在日趋加剧。

另一方来自自身,员工猝死、监控手机、删用户照片、强制加班等一系列事件集中爆发,同样暴露出在急速扩张下,公司管理水平的局限与困境。

此时,黄峥把管理权转交他人,定是内外因兼具,或许也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不过,他的 “急流勇退”有迹可循。去年 7 月福布斯实时富豪榜发布,他的身家超越马云,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与马化腾仅相差 61 亿美元,不出意外的话,黄峥很有希望成为首富。

当众人期待黄峥夺冠时,他却突然宣布辞去 CEO 职务并交出了部分股权,导致身价缩水。外人不解:黄峥低调到不想做首富?

如今,黄峥再次交权。他说,“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这一次,或是对他人的信任,也或是对自己的保护。

然而,黄峥的身边人曾说,他思维活跃、天马行空,与其交谈很是费力,常人思维难以捕捉。但他又事无巨细,很多事务亲力亲为、反复打磨。

可以想象,未来之路,黄峥在拼多多依旧有着重要话语权,重大决策想必也难以逾越。

三增两缓

黄峥留下的江山,其核心业务已基本进入稳定期。

在刚刚发布的 2020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业绩尤为亮眼。如果拨开粉饰的数据迷雾,在关键数据上可总结为三增两缓。

先说三增。

一增在于季度营收。Q4 季度中,拼多多营收 265.48 亿元,同比增长 146%,相比 Q3 营收 142.1 亿元,同比增长 89%,营收增速增长达到 57%;

二增在于平均消费额。拼多多的买家年度消费额达到了 2115.2 元,同比增长为 23%,这些人在该平台一年下了 383 亿单,平均每天产生 1 亿单。

23% 对于拼多多来说尤为关键,与它摆脱 “廉价”直接挂钩,并间接证明用户的 “剁手”习惯已经养成。

三增在于平均月活。其 Q4 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 7.19 亿,单季度新增 7650 万。且截至 2020 年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到 7.88 亿,超过阿里巴巴。这意味着,拼多多已成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电商平台。

如今已没有人再以 “电商黑马”描述这家企业——“黑马”变成了 “头马”。

再说两缓。

虽是 “新晋头马”,但奔跑速度依旧有放缓的迹象。

一缓来自全年营收增速。2020 年拼多多的全年营收达到 594.9 亿元,同比增长 97%,相较 2019 年的 130%,放缓达 25%。

二缓来自年成交额 GMV,这一数据被誉为电商兴衰的风向标。2020 年拼多多 GMV 达到 16676 亿元,同比增 66%。较 2019 年的 113%,放缓达 41%。

不过,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 1 月公布的数据,2020 年全年全国网上零售额比上年增长 10.9%。拼多多即便营收和 GMV 均有所放缓,但依旧大幅领先于全国均值。

转重赚钱

何为拼多多增长的原动力?

与友商阿里巴巴枝繁叶茂的业务矩阵不同的是,唯有电商的拼多多主要依靠两个招式。

其一是营销技术服务收入。Q4 季度,该笔收入达到 189 亿元,增长高达 95%。放眼全年,收入为 479.5 亿元,较上一年同比增长 79%。

其二是新增商品销售收入。Q4 季度达到 53 亿元。在黄峥眼中,疫情等原因加速了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拼多多开始从一个纯轻资产的第三方平台转重,新的业务在萌芽并迅速成长”。

“转重”和 “新业务”一词醒目。过去一年中,可与 “转重”搭配的业务应属社区团购。所以 53 亿元中,或包含了社区团购的收入贡献,但比例未知。

在电话会议中,拼多多战略副总裁 David Liu 透露,“社区团购的业务将继续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净亏损和现金流。

Q4 季度,拼多多账面亏损相较以往缩窄。归属于拼多多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13.764 亿元,较上年同期缩减 21%。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该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1.84 亿元,而上一年同期的亏损额为 8.15 亿元。全年的亏损也有所收窄,已从 42.66 亿元收缩到 29.65 亿元。

此外拼多多的现金流相对稳定,Q4 季度运营现金流为 149 亿元,全年达到 282 亿元。而截至 2020 年底,其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 870 亿元,对比 2019 年底的 411 亿元,实现翻番。

结语

黄峥的辞任,当属电商界的标志性事件。

从这一刻起,中国互联网电商三巨头的创始人,均已退居幕后。阿里张勇、京东徐雷、拼多多陈磊走上舞台施展拳脚。

黄峥则选择去 “摸一摸 10 年后路上的石头”,头戴主角光环的他步入新阶段,未来可期。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