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破产边缘四年后,贾跃亭能否把 FF 汽车拉进现实

从 2017 年开始,FF 91 就一直计划在 “明年”量产;如今,随着珠海国资、吉利等多方资金的进入,贾跃亭的造车梦能否重启成功?

深陷融资泥淖已久的法拉第未来,终于看到了些许曙光。

3 月 26 日,Faraday Future (以下简称 “FF”)宣布筹集到近 1 亿美元的债券融资,该轮债权融资由 Ares 领投,Birch Lake 等现有贷款方也参与了本轮融资。据悉,该笔融资将加速 FF 产品战略的执行,并正式启动位于加州汉福德的制造工厂的生产准备,进一步推进 FF 产品测试和车辆系统升级,重启供应链合作,加快中国业务运营和落地进程。

FF 91 的交付进入倒计时阶段。

全球 FF CEO 毕福康表示,“这笔资金以及随后与 PSAC 的合并将是 FF 实现整体战略和落地交付产品的重要推动力量。这使得 FF 可在现有基础上加速提升生产计划,并达成按时高质量将 FF 91 交付给消费者的目标。”

自从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成功后,所持 FF 股权便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债权人被迫从 “追债”变成了 “合伙”,也就是说只有当 FF 成功后,债权人才有望收回欠款。此举对债权人来说风险很大,但却是不得已而为之,贾跃亭把债权人与自己拴在一条绳上,不仅能让 FF 顺利融资,还让一批想要加入 FF 的人看到了希望。

3 月 17 日,FF 等来了其中国区 CEO 陈雪峰,这位被业内称为 “最年轻的合资车企中方掌门人”曾是奇瑞捷豹路虎常务副总裁,有着近 20 年的从业经验,并且先后任职于长安福特、长安马自达等车企。

据悉,陈雪峰加入 FF 后,将负责包括相关项目落地、生产策划、本地化产品开发以及用户生态构建等全部 FF 中国区相关业务,并向 FF 全球 CEO 毕福康进行汇报。

在此之前,FF 就曾宣布江俊辉、Ian Rogoff 和 Margaret“Peggy”Taylor 作为三名新成员加入其战略顾问委员会,这个由六位政商界人士组成的战略顾问委员会,将从营销及商业模式,募资策略等多角度为 FF 提供顾问支持。

至此,在贾跃亭辞去 FF CEO 一职后,他的 “FF 正义联盟”集结成功,向着 “达克赛德”进发。

贾跃亭背后的男人们

在造车这条路上,贾跃亭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 “老赖”。不仅把乐视和孙宏斌都赔了进去,还败走美国,专心做起了 “造车梦”。

现实虽然惨淡不堪,但却吸引了彼时同样怀有 “造车梦”的许家印。2018 年 6 月,恒大集团宣布以 67.467 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获得 45% Smart King 公司股份。此前,时颖投资 20 亿美元持有 Smart King 45% 股份,FF 原股东(贾跃亭)以 FF 作价入股占 Smart King 33% 股份。

但好景不长,2018 年 10 月,双方因 FF“控制权之争”的矛盾逐渐激化,最终对簿公堂。据相关人士表示,当时恒大曾经 5 次提出贾跃亭让出 FF 控制权的方案,但均被其驳回。贾跃亭更是表示,FF 没有了他,就不是 FF,而是一家普通的造车公司。

尽管在 2018 年 12 月底,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恒大持有 FF 32% 的优先股,并 100% 持有恒大 FF 香港,贾跃亭可以在 5 年内回购恒大所持 FF 股份。即便如此,在国内造车新势力陡然兴起的之际,FF 也因负债缠身,融资失败,没能搭上时机最好的一班列车。

与恒大的分手,也促使贾跃亭逐渐放权,将合伙人制度纳入到 FF 中。

2019 年 9 月,贾跃亭辞去 FF CEO 一职,出任 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并将公司控制权从个人手中交予合伙人委员会,而前宝马 i8 负责人毕福康被任命为 FF 全球 CEO,成为 FF 全球合伙人之一。

凤凰网科技查阅相关资料发现,FF 的全球合伙人制度在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后,债权人信托将成为 IPO 后 FF 的主要股东之一,贾跃亭不再是 FF 股权的持有者。与此同时,团队持股比例高达 50% 以上,合伙人团队将在 IPO 后持有 FF 较大比例的股份,据悉 FF 已经以民主选举的方式产生了全新的合伙人和合伙人委员会(PEC)成员,目前 FF 的全球合伙人由 30 余人组成,可在 IPO 后对 FF 行使 “顶层控制权”。

在贾跃亭看来,合伙人机制将为 FF 在公司文化、治理架构和人才体系上奠定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和成功基石,“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 FF 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尽管如此,大股东的资本背书和协议支持,才是合伙人制度在公司上市后依然可以发生效力的关键因素。

屡败屡战,FF 终于等来新融资

在沉寂四年之后,贾跃亭和他的法拉第未来(FF)终于有了 “实质性”的进展。

2021 年 1 月 28 日,FF 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简称:PSAC)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并于合并完成后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 “FEIE”。据悉本次合并交易将为 FF 提供 10 亿美元资金,其中包括 PSAC 以信托形式持有的 2.3 亿美元(假设不赎回的条件下)、以及 10 美元 / 股超额认购且完成承诺的普通股 PIPE。

合并完成后,新公司估值将达到 34 亿美元,本次交易将于 2021 年第二季度完成。据相关人士表明,FF 此轮融资主要以美国为主,融资程度相当火爆。

而在今日(3 月 26 日)获得的债权融资便是 FF 与 PSAC 签署合并协议后的产物。该笔资金还将帮助 FF 进一步进行产品测试,升级领先的 I.A.I 系统,全面重启供应链合作,构建用户生态与组织,加速 FF 中国业务落地等。

无独有偶,1 月 29 日,吉利控股集团也与 FF 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开展合作,并探讨了由吉利与富士康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有媒体报道称,吉利或将作为合作方主导生产制造环节,计划向 FF 投资 3000~4000 万美元。

在此之前,广东省珠海市国资委也参与了相关投资,投资规模达到 20 亿元,将在珠海建立 FF 国内生产基地,预计由 FF 设计的电动汽车 FF 91 将在交易结束后的 12 个月推出。

不仅如此,与贾跃亭相爱相杀的恒大集团也参与了此次融资,并以大股东身份参与其中,履行股权转让、上市公司结构治理等相关权益。

从路演文件披露的交易后股权结构来看,FF 原有股东以及债权人,将在交易后继续占有公司大部分股权,股权比例达到 68.3%(原有股东占 51.1%,原有债权人通过债转股持有 17.2%),此外,包括珠海国资委、吉利等 PIPE 投资者占有 23% 的股份,剩余 8.7% 的股份由 PSAC 的股东所持有。

一切的缘由都因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成功,2020 年 5 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进入生效流程,债权人信托也正式开始运营,FF 公司融资最大障碍得以解除,在这场 “去贾跃亭”化的计划中,FF 终于得偿所愿,悄悄完成了 FF 91 预量产车的第二季冬季测试和验证,为该车型在 2022 年上半年上市销售做好了准备,目前已经收到 1.4 万份订单。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的量产,是否还会如昙花一现般,停留在造梦阶段。

搅动造车新势力

如果说 FF 91 在 2017 年停留在 PPT 阶段是情有可原,那么到 2019 年底蔚来、小鹏、特斯拉等一众新能源汽车纷纷进入量产阶段,特斯拉当年的交付量达到了 37.75 万辆,2020 年更是接近 50 万辆。而蔚来、小鹏、理想三家国产新能源车企也在 2020 年实现毛利率转正,距离盈亏平衡点又近了一步。

不仅如此,3 家造车新势力均在 2020 年底完成新一轮股票增发。蔚来汽车公告共发行 6800 万股 ADS(美国存托凭证),价格为 39 美元 / 股;小鹏汽车增发 5520 万股,募资约 25 亿美元;理想汽车完成发行 405 万股 ADS,价格为 29 美元 / 股,净募资 15.3 亿美元。相关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底,蔚来、小鹏、理想现金储备分别为 425 亿元、353 亿元、299 亿元,为接下来的研发、扩张等环节提供了充足的便利。

而从 FF 披露的路演文件来看,在公司合并交易后,预计 2024 年收入能达到 105 亿美元,预期息税摊销前利润为 9.14 亿美元。FF 此前研发总投入已经超过 20 亿美元,已经提交和获批的专利技术约 880 项,并不落后于其他国产汽车品牌。

在贾跃亭此前看来,中国所有造车企业的本质是跟随特斯拉,做低端低质低价的产品,利用中国的市场、政策以及人口红利打开中国市场。“FF 是为了变革而生,不 follow,也不是一个跟随者。”贾跃亭认为,FF 希望能够做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的产品,通过新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更聚焦的做汽车,来变革这个产业。

目前,FF 91 预量产车正在全美各地进行最后阶段的产品测试,测试内容包括动力总成、续航里程以及各类气候条件下的性能表现等。同时,FF 91 的 I.A.I 系统也正在进行迭代和升级测试。

但对变幻莫测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来说,产业链、资本市场、人才等更方面都更加成熟后,贾跃亭理想中的 FF 又能多大程度搅动市场呢?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