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场门槛越来越高,怪兽充电等企业生意难做

2021-04-03 07:07凤凰科技 (薛星星)

作为共享经济浪潮下仅存的“独苗”,共享充电宝展现出了超出人们预期的生命力与营收能力。昨日,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美股上市,标志着共享经济领域终于迎来了行业“收割季”。

但这个“第一”怪兽充电坐的显然不是那么安稳。招股书中怪兽充电引述多个维度数据,称自己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第一。不过,就在怪兽登录纳斯达克的同时,街电与搜电宣布战略合并,两家联合发布的合并声明中特意强调,“双方合并后,用户规模将突破 3.6 亿,日订单峰值将达到 300 万单 / 天,市场份额行业第一。”而怪兽充电的数据是累计注册用户 2.19 亿,已经落后街电 + 搜电。

行业另一家头部玩家与中部玩家的突然合并,让怪兽充电的“共享经济第一股”显得不是那么“喜庆”。“不讲武德”,行业另一家共享充电宝的公关人员在微信朋友圈中评价街电与搜电的突然合并时说。

这意味着共享充电宝混战多年后,仍未能决出最终的胜负。对比此前共享单车的发展,在各家收入结构与运营模式几乎没有什么差异的情况下,“合并”或许会成为共享充电宝行业下半场的主题词。

但对于身处其中的玩家们来说,竞争的逐渐升级,已经让这门生意变得越来越不性感。恶性竞争之下,线下商户的入场门槛不断抬高,严重挤压了共享充电宝的盈利空间。怪兽充电的招股书中,甚至出现了营收与净利增长倒挂的怪异局面。

怪兽充电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怪兽充电的线下扩张以直营 + 加盟为主,它们给到直营点位合作商户的分成 50% 到 70% 左右,加盟的合作伙伴则高达 75% 到 90%。艾瑞咨询此前发布的报告也称,2017 年商户分成比例在 0 到 20%,2019 年就已经高达 50% 到 80%。

也就是说,虽然共享充电宝营收能力不错,但赚的钱大部分又补贴给了线下合作的商户。从这个角度来说,共享充电宝们才是真正对口帮扶线下门店,做到了科技普惠实体经济,比那些总想着提高抽佣比例的外卖平台们强多了。也只有它们,真金白银地为线下门店们贡献着收入,却所求甚少。

多年以前,人们对共享充电宝的质疑还在于它到底能不能挣钱。毕竟,共享经济的另外两个突出代表,共享单车与共享汽车,已经用接连的倒闭、跑路证明了“共享”是个烧钱的无底洞。行业内总会提起明星富二代王思聪立下的那个“吃翔”名言,以及他与收购了街电的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的口水战。如今,共享充电宝们向人们证明了它们的盈利能力。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披露,公司 2019 年、2020 年年营收接连突破 20 亿元,即便是深受疫情影响的 2020 年,也实现了营收同比 38.9% 的增长,去年营收快要突破 30 亿元 。对比前一阵刚刚发布财报的一众餐饮企业(尤其是净利下滑九成的海底捞),人们对于给智能手机充电的这一刚性需求,已经无需质疑。

过去几年,行业内的玩家不断对外透露盈利的消息。聚美优品在 2018 年的财报就表示,街电营收 9.3 亿,首次实现年度盈利。街电 COO 何顺还在次年 3 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头部玩家基本是盈利的。

去年 7 月接受上市辅导准备在科创板上市的小电科技,也在 2018 年 7 月宣布实现盈利。怪兽充电的招股书同样显示,公司连续两年实现盈利,2019 年净利润达到 1.67 亿元。

比公众更早意识到共享充电宝是门赚钱生意的是一众投资机构们。行业头部几个玩家背后,屡次出现软银亚洲、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顺为资本等顶级投行们的身影,还有腾讯、阿里、小米、苏宁等头部互联网公司也纷纷下注。就连在 2017 年早早地放弃共享充电宝项目的美团,也在 2019 年大规模重启该业务。

具体到消费者层面,企业宣布盈利带来的感知则是充电价格不断上涨 。过去一年,共享充电宝密集涨价的消息不断占领着舆论头条。消费者们惊讶地发现,共享充电宝的 1 元时代早已过去,3 元 / 小时、4 元 / 小时才是当下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常态,部分景区、酒吧的充电宝价格甚至飙升至 10 元 / 小时,惹得人们惊呼,给手机充次电比给特斯拉充电还贵。

但即便如此,市场对共享充电宝的盈利前景依然十分看好。天风证券发布的调研报告称,基于人们对智能手机依赖产生的电量焦虑,共享充电宝拥有消费端持续上升需求。报告中更是直白指出,“市场需求刚性且不可替代,非价格敏感性”。怪兽充电的投资方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也向凤凰网科技表示,“充电是刚需…… 大家的付费意愿和需求都是真实的”。

怪兽充电在其招股书中引述艾瑞咨询报告,称中国移动设备充电市场服务规模仍在快速增长中,预计将从今年的 90 亿元增长至 2028 年的 1063 亿元。艾瑞咨询还称,随着 5G 技术的普及,预计智能手机在未来将消耗更多电能。相关数据表明,5G 芯片的功耗是 4G 芯片的 2.5 倍。

共享充电宝行业发展已有 5 年之久,但其渗透率仍处在较低水平。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底,一二线城市的 POI(充电柜点位)渗透率仅为 17%,二三线及以下城市更是低至 2.8%。换言之,共享充电宝行业仍具有较大的成长空间。怪兽充电在招股书表明,他们未来将加大在下沉市场的投入力度。

过去一年,怪兽充电的营收规模从 2019 年的 20.22 亿元增长至 2020 年的 28.09 亿元,但其净利润却同比下滑,2019 年净利润为 1.67 亿元,2020 年则下滑至 7540 万元,同比下降 54.86%。利润率从 8.2% 下降至 2.7%。

共享充电宝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越涨价,却越不挣钱。究其原因,在于线下商户的入场门槛提高,共享充电宝企业们需要付出比过去几年更多的成本,才能扩张点位。

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去年公司支出项上营业成本、研发成本及行政开支均处于较低水平,唯营销费用高达 21.21 亿元,占其总营收比重 75%,去年该费用占总营收占比为 67%。仅在去年,怪兽充电支付给线下商户及网络合作伙伴的奖励费用就达到 15.77 亿元,而去年该支出不过 9.28 亿元。

线下入场门槛的提高,是所有共享充电宝企业在盈利道路上不得不面临的难题,甚至没有太大的解决办法。

与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不同,共享充电宝的服务对象是消费者,线下商户对于共享充电宝的入驻几乎没有什么需求。这也导致在与线下商户谈判时,共享充电宝企业始终处于被动地位。也难怪有媒体直言,“共享充电宝就是一门地推生意”。

在收入结构上,共享充电宝又极度依赖于租金收益。虽然怪兽充电在其招股书中称自己是一家消费类科技公司,但其本质上就是一家共享充电宝的出租公司,其主要收入都来自于出租充电宝的租金。怪兽充电的的招股书显示,其收入来源主要分为三块,包括充电业务、充电宝销售及其他部分。

其中,充电业务是其收入的绝对支柱,过去两年始终占据总营收超过 95% 的比重,销售充电宝的收入去年占比仅为 2.8%,更遑论大部分共享充电宝的销售多是消费者忘记归还所致。以广告收入为主的其他部分对总营收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对总营收的占比仅为个位数。

行业内的几名玩家都试图在扩展租金以外的其他收入来源,但至少目前来看没有什么成效。怪兽充电今年甚至开发了一款名为“开欢”白酒品牌,声称是面向年轻消费群体。但在其天猫官方旗舰店上,这款白酒主打的 42 度 500ml 浓香型白酒,月销量仅为 14 瓶。

或许,怪兽充电应该在招股书中补充一句:怪兽充电,一家无偿为线下门店创收的科技公司。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