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糙肉厚罗永浩:我对世界仍然充满热爱

“负债人”罗永浩,又又被强制执行了。

今天,罗永浩在社交平台发文回应再次被强制执行,源于当年锤子生死存亡之际,被某投资者逼迫签署的流氓协议。罗永浩觉得,该机构一系列操作很不体面,但还是会遵守契约精神,他称自己为“也许是史上能量最正、心态最阳光的创业失败者和顽固还债者”。

目前,老罗“6 亿债务的大目标”,已经偿还了 4 个亿。他讲,今年的主题仍是还债,“正在努力中,争取年底。” 而在今日他表示,春节后平均每月还债 1000-2000 多万,预计年底前还完。债务还清后,他开玩笑的向《潮头》栏目讲,“最想做的事情是把这个经历拍成一部电影 ——《真还传》。”

2021 年,在精力允许的范围内,老罗想做更多出圈的事。

他可能要上几个综艺,热爱音乐的他,将会和湖南卫视联手推出一档全新的音乐节目《谁是宝藏歌手》,据悉,在这档节目中罗永浩将扮演“音乐公司合伙人”的角色。他还计划开办直播培训学校,希望“肃清”直播电商里的“江湖气”。“为这个行业长期稳健的走下去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吧。”

4 月 1 日,是罗永浩晋级抖音“带货一哥”一周年。去年这一天,当罗永浩拿起那把单价一千多元的剃须刀,在胡须上涂满泡沫后,干脆利落地扫过下巴,直播气氛瞬间高潮。而评论里悲伤一片:“心酸。”

如今,罗永浩感谢自己坚持了下来,“我从一个新人主播也变成了直播带货‘四大天王’之一。”在罗永浩周年庆祝直播中,全场销售额突破了 2.3 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千万,战绩绝尘。

从企业家到“卖艺”还债,老罗不觉得自己“变了”,或者向理想主义弯下了腰。反之,“在我这里,从来不用赚到多少钱来衡量是否成功。”罗永浩觉得自己是那种很少有的那种皮糙肉厚、生猛耐操的理想主义者。“我对世界充满热爱。”

至于未来是否仍会创业?罗永浩的回答是,“生命不息,创业不止”。

“艺人、网红都是我接受的身份”

2020 年 4 月 1 日,罗永浩在抖音的直播首秀,实时在线人数累计 4779.5 万。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老罗带货 9 个月后,在 2021 年 1 月首次跻身全网带货三甲席位。

罗永浩也成为了 2020 年缔造的一位新晋顶流网红。

直播带货带给了他成就感,也让他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罗永浩录综艺,上热搜,不断破圈,俨然在娱乐圈也“混”出了知名度。

“艺人、网红都是我接受的身份,当然很多时候,是为了还债。”罗永浩讲,4 月 23 日,他将会和湖南卫视联手推出一档全新的音乐节目《谁是宝藏歌手》。据悉,在这档节目中罗永浩将扮演“音乐公司合伙人”的角色,他将和其他几位音乐人一起发掘“宝藏歌手”。

在罗永浩的 2021 年规划中,他还要再上几个综艺。直播带货、上综艺、代言,“艺人”罗永浩还没有发现更偏爱哪一个,但都会去考量,也不能说是来者不拒,虽然欠着债,但觉得太不喜欢或者不靠谱的,仍会直接拒绝。

“如果精力允许的话,我会做更多出圈的事。”

罗永浩开始情不自禁地幻想债务还清后的日子,“短时间内我肯定还会继续做直播带货,现在交个朋友直播间逐步发展成了直播生态机构,我们还会开个直播培训学校,还会做更多的垂直类直播间,还挺多事情的。”

整体来说,还完债后,他将有更多时间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

谈到“艺人罗永浩”和“老板罗永浩”两个时期在状态上有什么分别?

罗永浩讲,作为老板的时候压力更大,更加焦虑,“充实”得一塌糊涂。作为艺人的话,看起来会轻松一些。但其实自己有轻微的社恐,上台讲话什么的会感到紧张。“就拿大家认为的我最擅长的发布会演讲,我其实需要准备超过 200 个小时,每次上场前,我都要服用抗抑郁药品。”

他最后总结,“这两种状态其实没有本质不同,只是阶段不同,都是我需要做好的状态。”

这样与世界斗,能斗赢吗?

事实上,在踏上直播带货之路前,老罗经历了许多不顺,6 个亿的巨额债务压得他喘不过气。

“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回忆那段时光,去年 3 月,老罗有一段时间就说实在想不出要做什么了,那时候我们周边所有的人都在说服他做直播,“罗哥你就做直播吧,太适合你了,种草、安利、带货这件事真的太适合你了。”

为了还债,罗永浩最后做出了妥协。

疫情期间,罗永浩、黄贺和抖音高层进行了多次秘密会谈,并最终决定与抖音签约,抖音提出来要签一年的独家,并且在合同里规定出来罗永浩一年至少直播 36 次。

黄贺当时有点心虚,“那时候还没有哪个没人想到一个企业家可以坚持播一年,抖音对此也很小心谨慎。”但这场对话,抖音也寄予了罗永浩极大厚望和尊重,老罗也聊得很兴奋,主动喊出,“36 次太少了吧,我们 100 次。”

(“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

“后来我们看第二版合同的时候,人家已经悄悄地改成 72 次了,但我们已经答应了,当时非常担心罗老师坚持不下来。因为直播有点像发布会,之前锤子每场发布会他都非常紧张、他严谨、特别抠细节。”令黄贺欣慰的是,如今罗永浩不仅坚持下来了,而且整个人也变得更加松弛。

在他的友人眼中,即便人到中年,即便负债累累,老罗从未放弃过自己的梦想。“他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接下来想做什么事,有更多的时间培养自己破圈的东西。”黄贺讲。

对于罗粉来说,罗永浩这个名字,就是一张“理想主义的通行证”,代表着诚信、体面、负责任,是位“永远的战士”。

对此评价,老罗表示比较认可,“我自己很多时候的确做到了。”

这些年,他近乎偏执地选择一些少有人走的路:巡回演讲出过书、零背景闯入手机制造业、身负巨债却拒绝申请破产、做过子弹短信、小野电子烟…… 屡次创业,屡次失败,屡次重新再来。

老罗带货之初,同样状况百出,有时商品介绍得太拖沓,有时规则说不清楚。一次口误翻车,把自己带货的品牌说成了竞品的名字,而这个品牌的老板恰好就在现场。发现错误后,认真、较真的老罗立刻起身面对镜头,向品牌方和用户鞠躬道歉。“希望你看到我秃了的头皮后,体谅老年人痴呆。”

下一次带货直播,罗永浩就一定会做得更好。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罗永浩似乎都是非常失败的,还有人把他称作“行业冥灯”。

但这些负面评价从没把他打垮过。“在我这里,从来不用赚到多少钱来衡量是否成功。”罗永浩觉得自己是那种很少有的那种皮糙肉厚、生猛耐操的理想主义者,“我对世界充满热爱,我相信我可以通过努力,让这个世界可以变得更好。”

很多人会问:“这样与世界斗,能斗赢吗?”罗永浩的回答是,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更何况,这种做法并非与世界对立,要相信,世界、时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这份价值观也是老罗和他的粉丝能够灵魂共颤的缘由。“我的粉丝也有自己的看法、逻辑和价值观体系,如果我做了与自己价值观不符的事情,他们也可能很快脱粉。”

老罗搬家,去杭州和薇娅做邻居

最近,最令罗永浩头疼的是事情,就是搬家。

老罗和他的团队正式进入了“逃离北京”倒计时。4 月 20 号前,“交个朋友”直播间 400 人团队,将从北京搬往杭州,他们的新邻居是薇娅。

(“交个朋友”位于北京朝阳的仓库样品已经全部打包)

“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告诉《潮头》栏目,搬家背后的思考在于三点:一是江浙沪的供应链优势;二是杭州汇聚了大量电商人才;三是杭州市政府对于直播带货的支持帮助。

他向《潮头》栏目具体解释,最主要原因还是想更靠近供应链。“比如燕麦,在杭州我们能一口气就见到几十个品牌和工厂,北京则少很多,未来快手电商部门要搬到杭州,抖音电商部门会搬到上海,等于人和货都搬了过去。”

“我们主要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