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 曾遭到美国劳工部调查:贾跃亭被视为 “风险因素”,公司存在巨额亏损

北京时间 4 月 20 日下午消息,据报道,2020 年,法拉第未来公司(Faraday Future)曾接受了美国劳工部(Department of Labor)的调查。但根据最近一份监管文件中的一段内容,这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表示,此事已“得到解决”。

这家初创公司没有说明调查的具体内容,也没有说明该公司为解决这一法律问题支付了多少费用。

法拉第未来的前首席律师在一场诉讼中称,该公司曾在 2018 年接受过美国国土安全部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处(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s 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 division)的调查。不过,这家初创公司在法庭文件中否认了这一点。法拉第未来的发言人拒绝就调查置评。

这项被称为 S-4“注册声明”的监管文件是法拉第未来与一家名为 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的一部分文件内容。合并完成之后,法拉第未来将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并拥有约 10 亿美元的新资金。这笔钱意味着法拉第未来有可能会从破产的边缘东山再起,最终将其高性能、超豪华的电动 SUV 投入生产。

选择上市的一个代价是,必须披露的信息要远远多于作为一家私人公司所需要披露的信息。因此,这份信息量巨大的文件不仅为法拉第未来的业务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清晰的透视,而且还揭示了这家陷入困境的初创公司及其创始人贾跃亭历史上其他一些黑暗的角落。以下是一些你有必要了解的事情:

贾跃亭是个“风险因素”

贾跃亭在他的乐视(LeEco)破产之后,离开中国在美国加州生活了几年,并被列入债务人黑名单。贾跃亭借了太多钱的习惯给他留下了一个“债务炸弹”的名号,至今仍在困扰着他。事实上,正是这笔债务促使他在 2019 年申请了个人破产,现在,他所欠钱的那些公司为了在法拉第未来持有少量股权而申请了破产。

正如媒体此前报道的那样,贾跃亭多年来对法拉第未来的掌控方式也造成了这家初创公司的问题频出。虽然贾跃亭已经不再是首席执行官了,但所有这些包袱都给法拉第公司的发展带来了风险。由于上市公司必须列出投资者应该知道的所有可能存在的问题,贾跃亭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了“风险因素”之中。

法拉第未来的创始人问题多多

文件称,贾跃亭的个人形象与法拉第未来公司的品牌形象紧密相关,与此同时,媒体对贾跃亭负面新闻的关注,可能对法拉第未来的估值和投资者的信心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除此之外,此类负面新闻还可能会导致法拉第未来被开展业务相关辖区的证券监管机构提出质询。

贾跃亭现在是法拉第未来的“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Chief Product and User Ecosystem Officer)”,也就是说,他仍然是这家初创公司的执行管理委员会成员。因此贾跃亭一系列行为所带来的反响也在不断涌现。法拉第未来还在 S-4 注册声明中表示,其在中国的子公司,其中有许多与乐视集团相关,卷入了大约 90 起法律纠纷。

2020 年底,法拉第未来只有 100 万美元的银行存款,存在巨额亏损

过去几年,法拉第未来一直在涉足金融领域。而这份新提交的文件显示,该公司距离破产竟是一步之遥。此前,关于这家初创公司手头有多少现金的数据来源是贾跃亭的破产申请。申请显示,截至 2019 年 7 月,法拉第未来在银行有大约 600 万美元。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法拉第未来在 2019 年和 2020 年的银行存款分别是 220 万美元和 110 万美元。

法拉第未来的余额与该公司最近公布的年度亏损相比,这些数字微不足道:2019 年亏损 1.42 亿美元,2020 年亏损 1.47 亿美元。在其近 7 年的历史中,法拉第未来公司总共支出了约 20 亿美元,却没有产生任何收入。

2019 年与一家重组公司的合作可能拯救了法拉第未来

这家初创公司在银行里只有这么多现金和大约 8 亿美元的流动负债的情况下,是如何存活多年的呢?法拉第未来的债务负担极重。

法拉第未来之所以仍然存在,很可能只是因为它在 2019 年 4 月与 Birch Lake Associates 达成了一项交易。Birch Lake Associates 是一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商业银行,为该公司的重组提供咨询服务,这家商业银行被业界称为“破产传奇”。

纵观 S-4 注册声明,在法拉第未来公司的过去两年里,Birch Lake 似乎无处不在。2019 年,在法拉第未来与其最大的外部投资者恒大集团分道扬镳后不久,Birch Lake 就为法拉第公司提供了数千万美元的贷款。Birch Lake 还帮助法拉第未来对部分即将到期或违约的旧债务进行整合和再融资。

不过,Birch Lake 参与的一个关键事务是创建一个所谓的“供应商信托”。在 Birch Lake 开始与法拉第未来合作时,这家初创公司向其电动 SUV 零部件供应商欠下了超过 1 亿美元的债务。但许多供应商都没有得到应得的报酬。由于法拉第未来没有太多资金,Birch Lake 通过设立信托基金帮助该公司解决了这个问题。该信托基金允许供应商用他们的债务债权换取初创公司的少量股权,如果法拉第公司完成上市或被收购,这笔交易可能会得到回报。现在看来,这笔交易的收益可能比那些公司当初接受时要好得多。

2019 年法拉第未来与一家中国游戏公司的协议从未达成

在宣布与 Birch Lake 达成交易后,法拉第未来还宣布了来自中国游戏公司 The9 的潜在投资。这两家公司本应在中国成立一家合资企业,The9 将出资 6 亿美元,法拉第未来将开发一款电动面包车。

但在消息宣布之后,双方都没有再谈论过这次合作。根据 The9 自己的财务申报文件,自去年 8 月以来,这笔交易很明显已经以失败告终。法拉第未来在其 S-4 注册声明中基本上证实了这一点,称该交易基本“处于休眠状态”。2019 年当上述两家公司宣布同意这笔交易时,The9 确实支付了 500 万美元的首付,但后来这笔钱被转换为股票。至于与商用动力系统公司 US Hybrid 在 2020 年宣布的另一项合作,法拉第未来没有在 S-4 中提及。

法拉第未来和乐视在电动车领域关系紧密

虽说这一点可能不会让那些密切关注法拉第未来和贾跃亭的人感到惊讶,但这两家公司一度在研发电动汽车的问题上似乎存在问题。正如媒体曾经报道的那样,这两个项目实际上有很多重叠之处,尽管这两家公司当时坚称它们是截然不同的。

但在这次披露的 S-4 文件中终于有一点让人眼前一亮:乐视电动车项目的品牌 LeSee 被视为法拉第未来的子公司,并被视为这家初创公司“在中国的主要运营实体”。

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的财务状况也并非完全独立。这一观点也不是什么新鲜消息,但 S-4 文件中公布了一些具体的细节,部分描述了贾跃亭转移资金中的许多贷款项目。2018 年,乐视相关公司 Leview Mobile 向法拉第未来贷款 6700 万美元。与此同时,乐视从贾跃亭控制的一家中国实体那里借了近 3000 万美元,这家实体也是法拉第未来香港子公司的受益所有人。2017 年,法拉第未来从贾跃亭在中国拥有的一家小银行借了近 900 万美元。

从 2017 年到 2020 年,法拉第未来还多次向匿名员工借过钱,最低 70 万美元,最高几百万美元。在一个案例中,法拉第未来表示,该公司从一家员工拥有的公司借了 1600 万美元。

贾跃亭的破产申请也说明了 2020 年这些贷款中的一些细节,其中包括 1600 万美元的贷款,该贷款实际上最初是由公司的“全球合作伙伴”委员会提供的资金。但最初是通过特拉华州一家有限责任公司通过的,该公司的总裁是法拉第未来的投资者关系主管。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