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想在德复刻特斯拉中国工厂快速投产模式,结果出乎意料

《福布斯》今天刊文称,特斯拉原以为可以在德国复刻上海超级工厂快速投产的模式,没承想遭遇诸多“官僚主义”问题,导致柏林超级工厂投产时间可能延迟到 2022 年年初。以下为文章摘要:

2019 年 11 月宣布在德国建设电动汽车生产工厂时,特斯拉信心十足。要知道,上海超级工厂从破土到投产仅用时 11 个月。

上海超级工厂的成功,以及与菲亚特克莱斯勒达成的碳排放权交易,给了特斯拉 CEO 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在德国柏林附近格林海德复制中国成功的底气。马斯克曾在 2020 年 7 月发推称,“柏林超级工厂将以似乎不可能的速度完成建设”。但很显然,事情的发展并不如马斯克所愿。

厂房建设已接近完工,但根据勃兰登堡州的环评进展,要到 2022 年,甚至更晚时候柏林工厂才能开始生产 Model Y,大大落后于最初今年 7 月 1 日投产的计划。柏林超级工厂面临的困难远超马斯克想象。

特斯拉砍伐森林现场

德国独立汽车分析师马提亚・施密特(Matthias Schimdt)表示,“数周前特斯拉工厂似乎还进展顺利,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认为,这一项目堪比柏林的新机场,虽然建设进度很快,但由于得不到相关机构批准,后者拖了近 10 年才投入使用,“这表明在‘官僚主义’盛行的德国,要想做点事并非易事”。

柏林超级工厂的跳票,给马斯克在电动汽车竞赛中领先大众、宝马和戴姆勒等德国汽车厂商的野心带来了一些麻烦。虽然市值最高,但特斯拉远非是销量最高的汽车厂商,仅相当于德国、美国、日本和韩国汽车巨头的几分之一,例如,去年它的销量不足 50 万辆,大众高达 930 万辆。虽然上海超级工厂大幅提升了特斯拉的产量,但如果没有柏林超级工厂和第二家美国工厂,马斯克年产数百万辆电动汽车的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CFRA Research 资深分析师加雷特・尼尔森(Garrett Nelson)表示,“上海超级工厂超快的投产速度,使得特斯拉对柏林超级工厂的投产速度产生了不切实际的估计,而没有考虑到中、德两国在监管等方面的差异。”他说,因新冠疫情造成的物流和供应链问题,也对柏林超级工厂的建设产生了影响,“特斯拉竭尽所能,希望工厂能如期投产,但现实是,柏林超级工厂的投产要推迟到 2022 年初”。

马斯克:能少些官僚主义就更好了

特斯拉尚未证实有关马斯克同意柏林超级工厂推迟 6 个月投产的媒体报道。马斯克 4 月 26 日在特斯拉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得克萨斯州和柏林工厂建设顺利,我们预计它们将于今年投入试生产,明年量产。”但星期一到访格林海德时,马斯克口风大变,向媒体表示,“我认为,官僚主义少些就更好了。”路透社消息称,马斯克说,“需要废除一些法规。随着时间推移,规则会越来越多,最终的结果是人们啥事也干不成。”

分析师也调整了他们的模型,反映柏林超级工厂跳票的可能性。投资公司 Wedbush 分析师丹・艾维斯(Dan Ives)说,“柏林超级工厂要到 2022 年初才会投产。鉴于欧洲的‘繁文缛节’,这一时间能否投产还有待观察,但柏林工厂需要在 2022 年 3 月投产,否则会出现生产问题。”

虽然建设速度很快,但监管问题将使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投产时间跳票

德国作为全球汽车生产重镇的地位,强大的零部件供应能力和高品质产品的声誉,是吸引马斯克在德国建设超级工厂的原因。马斯克曾考虑在英国建厂,但因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而作罢。

特斯拉 2006 年收购了 Grohmann Engineering,并改名为 Tesla Grohmann Automation。在德国本土挑战德国汽车巨头的机会,也是特斯拉在柏林建厂的原因之一。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特梅尔(Peter Altmaier)2019 年曾表示,“特斯拉在德国建设高度现代化电动汽车工厂的决定,再一次证明了德国作为汽车制造重镇的吸引力。”

施密特说,鉴于遇到的麻烦,马斯克可能“质疑‘德国制造’标签是否还物有所值”。

遭遇环保人士激烈反对

格林海德位于德国东部,经济相对落后。对于带来的数千个工作岗位和声誉,当地的政治家很是激动。格林海德地方议会负责人帕米拉・艾希曼(Pamela Eichmann)本月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整个地区都在展望特斯拉项目带来的新发展机遇。”

虽然格林海德领导人支持特斯拉超级工厂,但也不乏反对声音。特斯拉超级工厂位于 A10 高速公路和 Fangschleuse 之间,距离 Löcknitztal 自然保护区仅数英里之遥。

特斯拉占地 300 公顷的超级工厂的前期准备工作之一,是砍伐 430 英亩森林,对于座右铭为“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转型”的特斯拉来说,这显然有“人设崩塌”的意味。2020 年初,环保人士曾阻碍特斯拉砍伐森林,但特斯拉获得法院支持,先是砍伐 92 英亩,后来又砍伐 82.8 英亩森林。

马斯克 2020 年 1 月发布推文称,“这不是天然林,其目的是用来生产纸板箱,我们的工厂只会占用很小一部分。”特斯拉还保证将种植 3 倍的树木,但科学家普遍认为,在中和碳方面,种植新树的有效性不如现有树木。当地环保机构还担忧,砍伐森林将影响森林中动物的栖息地。

德国政府部门在调查超级工厂建设期间特斯拉是否违反劳动法

特斯拉超级工厂需要的水源,以及对所在地区的影响,也让当地环保人士忧心忡忡。德国自然与生物多样性保护联盟勃兰登堡分部常务董事克里斯蒂亚娜・施罗德(Christiane Schroeder)说,“由于厂址的大部分都是饮用水保护区,工厂与两个自然保护区也近在咫尺,自然保护区对地下水位非常敏感。”德国自然与生物多样性保护联盟是柏林超级工厂的主要反对者之一。

特斯拉向格林海德水务部门隐瞒了水质会下降的事实。勃兰登堡农业、环境和气候保护部长向《福布斯》表示,虽然被允许继续建设工作,但特斯拉可能因违反环保法律法规而被课以重罚。另外,多家机构还在调查在工厂建设过程中特斯拉是否违反了有关最低工资、工作时长、工作环境等方面的法律法规。施密特称,最终,特斯拉被要求在取得所有必需的手续后不得恢复工厂建设工作。

中国模式不可复制

德国最大工 会组织 IG Metall 最初对柏林超级工厂表示欢迎。IG Metall 之前曾尝试在特斯拉 Grohmann 部门建立工 会组织,但特斯拉通过提高工资,使得 IG Metall 没有如愿以偿。IG Metall 负责人乔格・霍夫曼(Joerg Hofmann)本月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他们计划在柏林超级工厂设立工 会。

对于一向反对工 会的马斯克而言,这令人讨厌。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他一直阻止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染指”菲蒙工厂。目前,IG Metall 在等待柏林超级工厂运营方面的细节,包括是否向美国和中国工厂那样实行三班倒,是否遵守德国有关工资和工作环境的法律法规。

环保组织抗议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砍伐森林,破坏动物栖息地

汽车分析师迈克尔・邓恩(Michael Dunne)认为,中国工厂的超快投产,使得特斯拉在德国行动过快,“我能想象得到,特斯拉可能会这样想,‘中国的监管、审批够多了,但我们在不到 1 年时间就全搞定了,在柏林我们也可以!’”政府部门间的协同,为特斯拉中国工厂的尽早投产提供了很大帮助,但在德国这是不可能的。

施密特说,马斯克当初考虑把超级工厂建在其他欧洲国家就好了,例如波兰或捷克。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