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传统公司拼多多,与黄峥等人捐赠成立的繁星基金会

黄峥掌管着这家公司,但他又很快放手了。去年 7 月,他宣布辞任公司 CEO;今年 3 月,他再度辞任公司董事长。在宣布辞任董事长同时,他称自己未来将投身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基础研究。

与黄峥宣布辞任董事长同时传出的,是繁星公益基金向浙江大学捐赠 1 亿美金成立繁星科学基金的消息。该基金旨在推动学校在生物、医疗、农业等基础科学方向的研究。

毫无疑问,繁星科学基金的底层研究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慢功夫”。这种“慢”与拼多多快速发展的快对比起来,更令外界不解。究竟应该如何定义这家公司?又该如何理解拼多多创始团队捐赠成立的繁星公益基金?

何为繁星科学基金

单纯听到“繁星科学基金”这几个字,你或许依然无法理解它到底是什么。

它的全称是“浙江大学上海高等研究院繁星科学基金”。浙江大学上海高等研究院是去年上海与浙大合作共建的新型研发机构,主要围绕基础前沿和关键核心技术突破,官方对其定位是“支撑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创新载体和重要标杆”。

按照浙大高研院对外的表述,繁星科学基金将以“计算 + 生物医疗”“计算 + 农业食品”和“先进计算”3 个创新实验室为载体进行研究。

一大批中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及诺贝尔奖获得者等在内的顶尖科学家都参与在内。

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浙江大学校长吴朝晖担任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纯教授担任首期学术委员会主任,专家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宁光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朝晖教授,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 Michael Levitt 教授、荷兰瓦赫宁根大学及研究中心董事会战略顾问 Raoul Bino 教授。

从繁星科学基金公布的首批科研项目来看,其研究也全都指向基础前沿科技,包括“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重大脑认知障碍的闭环调控”“肿瘤免疫新抗原研究”和“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等。

“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瞄准计算机数据处理能力,未来可用于金融风控领域中毫秒级判断信用卡盗刷问题、城市交通系统中红绿灯决策问题等。

“重大脑认知障碍的闭环调控”和“肿瘤免疫新抗原研究”则着眼于生命医学领域,通过对“脑机接口”及“肿瘤免疫”等新兴的技术手段的研究,为治疗抑郁症等精神类疾病以及癌症、糖尿病等重大疾病提供底层支持。

“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聚焦生物及食品领域,通过对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的研究,以实现“人造肉”产品的普及,减少人类对海洋生态的依赖,达到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接受新华社专访时,吴朝晖院士对繁星科学基金的设立给予高度评价。繁星科学基金是政府、高校和市场力量合作的产物,他认为这体现了政产学研携手推进高水平科技创新的新思路。

“政府可以为基金运作提供税收减免、产业对接等政策支持;高校可以汇聚高层次人才和优质创新资源,做好科研项目的组织动员等工作;企业可以将一线的研发需求反馈给基金,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和高水平成果转化。在’四个面向’中推进新型校地校企合作,可以打造更加紧密的高能级政产学研创新联合体。”

“10 年后路上的石头”

人们疑惑的另一个事实是,一家商业公司为何要花大力气去进行基础科学研究?

基础科学是当下现代社会存在的基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均来自于前人持之以恒的探索与追问,有些甚至是无心插柳的结果。只是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会意识到它将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

充分享受了技术红利的商业公司们更能嗅到基础科学带来的魔力,它们每年投入近万亿美元砸在研发的漫漫长路上,有些看起来甚至与主业毫无关联。几乎所有你叫得上名字的大公司们都有一个探索前沿科技的部门,谷歌成立 Google X 实验室,贝佐斯和马斯克的梦想是殖民外太空,微软在全球各地成立了至少 6 家研究院。

正如任正非在某次发言中所说,“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的”。

拼多多的快与繁星科学基金的慢是互为一体的两面。中国电商产业过去近十年的发展是拼多多高速成长赖以存在的基础。正是快递、支付这些基础设施的存在,才让后来者得以享受荫蔽。

黄峥想要“去摸一摸 10 年后路上的石头”。按照他的说法,如果要确保拼多多 10 年后的高速高质量的发展,那么有些探索现在已经是正当其时。

他在那封辞去公司董事长的《致股东信》里谈及可能的研究方向,比如通过对农产品种植过程的方法的控制,他们是否有可能对农产品潜在的有害重金属含量进行控制,让农产品中适合人类身体的微量元素得以提升?

他顺着这个思路畅想下去,如果人们能够透彻地了解不同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在摄入人体后的变化和作用,进而通过植物蛋白合成生产出肉的替代品,这种新的“素鸡 2.0”是否有可能更为更健康、更绿色的稳定供给?

又或者,从研究蛋白延展开来,是否能研究出蛋白质机器人,从而可以进入到人脑部血管进行疏通,避免中风?

这些畅想少有如此直白地出现在一家商业公司的《致股东信》中。黄峥试图向外界尽可能详尽地解释他为何过快辞去公司职务的原因。人们总是担忧这家公司成立时间太短,成长太过迅猛,核心创始人的退出更加深了人们的疑虑。

但在黄峥的定义里,拼多多应该是一家独立的公众机构,而非带有过多的个人色彩。他因此选择在一年内接连退出公司 CEO 及董事长职位。

非传统互联网

围绕拼多多的争论从未间断过。它让“拼购”这一古早互联网消费模式重新焕发了新生,但同时又因早期平台的低价低质问题饱受质疑。

它自带一股乡土气息。虽然成立于魔都上海,但其发家业务却是农产品。过去数年,它不断加码对农产品的投入,它不断加码对农产品的投入,推出“农地云拼”体系,建立“多多大学”以培养农村电商人才。

2020 年,拼多多农产品订单 GMV 超过人民币 2700 亿元,同比涨超 100%,高出公司的指引上限。接棒黄峥掌管拼多多的陈磊在全年财报电话会议上称,要在在现有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基础上,进一步带领拼多多发展成为世界最大农产品零售平台。

去年 5 月,在各大电商加紧筹备 618 大促活动时,拼多多的动作是宣布与中国农业大学联合举办了“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黄峥也不乐意用电商平台来形容拼多多。在他看来,拼多多是“Disney+Costco”的结合体,集高性价比产品和娱乐为一体,“一家融合物质消费和精神消费,不断试图创造自身独特社会价值的非传统公司”。

繁星公益基金或许是这家公司走在非传统路子上的另一个印证。繁星公益基金来自于公司创始团队与黄峥一起捐增的 2.37% 的公司股份,那是他们 IPO 时就许下的承诺。

过去,虽然科技公司们投身科研的案例数不胜数,但也少有像这家公司这般迅速的。拼多多成立至今不到 6 年。从黄峥宣布辞去 CEO 到辞任董事长,不过 8 个月。这一切像极了拼多多的成长。

据说,“繁星”的名字来自于文森特・梵高的一句话,“我不知道世间有什么是确定不变的,但我只知道,只要一看到星星,我就会开始做梦”。

现在,拼多多试图将它的梦变为现实。如果对于这家公司来说,有什么需要亟待解决的问题,或许它的创始团队会回答你,去造梦吧。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