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相伴十年终分手,松下与特斯拉的爱恨情仇

近日,长期持有特斯拉股份的松下在一份监管文件中披露,到今年 3 月底时,公司已经以 4000 亿日元(约合 36 亿美元)出售了所持有的全部特斯拉公司股份,目前松下所持有的特斯拉股份已经清零。

这条消息一经披露就导致了特斯拉在 6 月 25 日的股价全天震荡下跌,到收盘时已经下跌了 1.17%。反观松下,它在东京股市上的股价却大涨了近 4.93%,总市值达到了 3.05 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1750 亿元)。

要知道,在与特斯拉“分手”之前,松下已经与其持续了一段长达十年的“爱情长跑”。那么它们在这十年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爱恨情仇,才会让松下表现得如此决绝呢?

热恋

2008 年,等离子平板电视业务发展受阻的松下为了寻求突破口不得不另辟蹊径,于是它收购了当时已经濒临破产的电池供应商 —— 三洋。当时可能就连松下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危难之中开辟出来的这一“蹊径”,能够让它与后来掀翻汽车领域的特斯拉结缘。

2010 年,深陷泥潭的松下在等离子平板电视领域亏损了 40 亿美元。为了走出困局,松下与当时连“后起之秀”都还谈不上的特斯拉牵手。它在这一年给特斯拉投资了 3000 万美元,并且还把它从三洋那里收购的 18650 圆柱锂电池技术应用在了 Model S 车型上,成为了特斯拉的独家动力电池供应商

从当年的情况来看,松下此举可谓是双赢。因为松下通过给特斯拉提供电池成功进军了汽车动力电池领域,而特斯拉则获得了巨头的资金支持。从目前来看,松下当年以 3000 万美元入股特斯拉,而特斯拉的股价自上市以来一路暴涨,如今松下以 36 亿美元清空了所有特斯拉股票,它在十年前的这笔投资起码暴赚了 100 多倍。

在 2010 年到 2013 年间,松下与特斯拉的关系持续升温。在这段“热恋期”里,松下不但先后与特斯拉签下了 24.4 亿颗 18650 电池的供应协议,还花了 3000 万美元以每股 21.15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后者 140 万股股票。

裂痕

2014 年,特斯拉在业内已经名声大噪,而此时它却认为松下的产能限制了特斯拉的发展,对松下产生了不满。为了能够将产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特斯拉决定与供应商联合,投资 50 亿美元在内达华州建造一家归属于特斯拉的电池工厂。

尽管此时的特斯拉已经与松下产生了隔阂,但是它在计划建造工厂时仍然没有忘记松下这位患难之交。而当时松下与特斯拉的关系却并不融洽,甚至松下的绝大多数股东都不同意与特斯拉合资建造电池工厂,这次合作严格来说其实是时任松下 CEO 的津贺一宏力排众议才促成的。

在双方达成合作不久,特斯拉与松下就联合研发出了新型 21700 电池,这款电池让已经产生分歧的二者再度合二为一,进入蜜月期。这段蜜月期一直持续到了 2018 年才开始又出现无法弥补的“感情裂痕”。

2018 年,在特斯拉中国工厂确定落户上海临港之后,马斯克表示,为了尽快实现投产,中国工厂的电芯将由包括松下在内的几家公司本土化供应。这也就意味着,中国生产的特斯拉将不会采用由特斯拉北美超级工厂生产的动力电池,而此时松下的电池业务已经因为这家工厂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了亏损。

一年之后,松下发布的财报显示其北美工厂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而特斯拉发布的财报却出乎意料地有了 1.43 亿美元盈利进账。另外,即便是在松下与特斯拉合作的电池业务接连亏损的情况下,马斯克还多次要求松下降低电池的采购价格,这样的情况让松下郁闷不已,也进一步激化了它与特斯拉之间的矛盾。

分手

2019 年 4 月,特斯拉与松下潜藏已久的矛盾终于浮上了水面。马斯克在推特上指责松下电池生产线产能不足,特斯拉超级工厂的松下电池生产线年产能只有 24GWh,其电池产能一直都在限制 Model 3 的产量。

1 个月后,津贺一宏在新闻发布会上“回怼”马斯克,他认为特斯拉产能不足的根源不在松下,而马斯克发表的言论是赤裸裸的甩锅。因为特斯拉超级工厂的“高速生产线”根本没有满负荷生产。

结合今年 3 月松下清空特斯拉股票,以及津贺一宏卸任的时间点就能够看得出来,清空特斯拉股票正是这位亲身经历了松下与特斯拉从亲密无间,到翻脸的前松下 CEO 津贺一宏在任期间的最后一项重大决策

有意思的是,今年三月份,津贺一宏在卸任前还给松下留下了一句忠告:“减少对特斯拉的依赖,关注向其他制造商供货。”而新上任的松下 CEO 楠见雄规虽然表面上称,清空特斯拉的股票并不会影响松下与特斯拉的合作,但是他实际上却在上任的第一个月就宣布与丰田成立电池合资公司。由此可见,楠见雄规对他前任的忠告是深以为然的。

总结

如今,松下和特斯拉的关系早已不再像是十年前那样亲密,双方都大有一种相忘于江湖的感觉。前者虽然嘴上说着某些操作并不会影响与特斯拉的合作,实际上不但清空了特斯拉的所有股份,而且还携手丰田迈向了欧洲市场。而后者如今已经功成名就,并不缺松下这么一个合作对象,成为了全球各大动力电池供应商争相竞争的香饽饽。

从商业风险的角度上来看,小雷认为松下与特斯拉的冲突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他们俩本来就只可共患难,不可苟富贵。在新能源汽车已成大势的情况下,特斯拉想要成为巨头级车企,那么它就不可能受制于松下的技术与产能;松下想要将动力电池做大做强也不可能只为特斯拉供货。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格局问题。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