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上市次日暴涨六成,美国散户“乌龙”闹的 ?

上市后两个交易日,叮咚买菜的股价就像坐上了“过山车”。

当地时间 6 月 30 日,叮咚买菜美股挂牌的第二个交易日,因股价上涨过快在开盘一小时内两次触发熔断,暴涨近 95% 后开始回落,涨幅收窄至 40% 以下,随后缓慢回升至收盘。截至收盘,叮咚买菜报 38.30 美元,上涨 62.82%,总市值为 90.27 亿美元。

前一天,叮咚买菜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 23.5 美元。不同于竞争对手每日优鲜上市首日破发暴跌,叮咚买菜勉强守住了发行价。截至当日收盘,叮咚买菜微涨 0.09%,报 23.52 美元,总市值为 55.56 亿元。

上市首日表现平平的叮咚买菜,次日股价突然暴涨,确实有些意外。市场有声音调侃称,叮咚买菜暴涨的原因可能是其股票代码(DDL)与当天新上市的滴滴出行(DIDI)相似,美国散户闹乌龙,误将叮咚买菜当成滴滴买入了。有报道称,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也在朋友圈戏称,好像美国有些投资人把叮咚买菜的股票代码当成滴滴的了。

虽然叮咚买菜已经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但其并不能就此轻松。目前,生鲜电商的前置仓模式不被资本看好,叮咚买菜仍处于烧钱亏损阶段。与此同时,随着巨头加注社区团购,生鲜电商市场竞争越发激烈。此次上市融资大幅“缩水”,也给叮咚买菜的后续发展带来极大挑战。

三年亏 64 亿、自砍七成募资额,叮咚买菜不缺钱?

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两家前置仓生鲜电商头部企业前后脚上市,成为市场的热门话题。每日优鲜以 13 美元 / ADS 的定价,抢先一步挂牌,但首日破发股价跌超 25%。这样的市场表现,无疑给同赛道的叮咚买菜造成巨大压力。

上市前夜,叮咚买菜大幅缩减募资额,将发行的 ADS 数量从 1400 万股削减至 370.2 万股,寻求至多融资 9440 万美元,较原计划融资的 3.57 亿美元缩减了 73.5%。

有资深投资人向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tech)表示,“每日优鲜上市后的不佳表现,反映出资本市场对于前置仓生鲜电商信心不足。在此情形下,叮咚买菜下调融资额是为了保证顺利上市,若后期股价表现好,公司还可以增发融资。”

针对募资额“瘦身”举措,叮咚买菜创始人兼 CEO 梁昌霖回应称,经过 D 轮和 D + 轮(融资)融到 10.3 亿美元,公司现金流充裕,并不急于从二级市场融资,“上市目的并不是圈钱,从上市那一天起,让我们忘记股价,做时间的朋友,创造长期价值。”

尽管梁昌霖强调“上市不是为了圈钱”,但现实中叮咚买菜可能并不轻松。

叮咚买菜成立于 2014 年,前身为叮咚小区。2017 年,叮咚买菜向线上转型为自营的生鲜电商平台。由于成长极快,叮咚买菜备受资本追捧,上市前已获 10 轮融资。最近的两次为今年 4 月的 D 轮、5 月的 D + 轮,融资金额累计超 10 亿美元。

叮咚买菜主打的前置仓模式,是在用户最近的地方建设仓库,用户下单后由骑士进行商品配送。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叮咚买菜已在 29 个城市建立了超过 950 个前置仓。前置仓的优势在于,能实现即时配送且保证产品新鲜度,深受消费者欢迎,但其弊病同样明显。

由于重资产、重运营,前置仓生鲜电商的支出成本高居不下,导致盈利困难,叮咚买菜也是如此。2019 年-2020 年,叮咚买菜净亏损分别为 18.37 亿元、31.77 亿元。2021 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好转影响,线上生鲜消费回落,叮咚买菜单季亏损高达 13.85 亿元。

一方面是叮咚买菜三年内累计亏损超 64 亿元,另一方面是公司的资金并不充足。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叮咚买菜总负债 8.98 亿美元,持有现金及等价物 9.73 亿美元。在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12 个月当中,公司自由现金流为-1.55 亿美元。

如此看来,最近两轮融资的 10 亿美元似乎解了燃眉之急,而紧接着的赴美上市,更像是储备资金“弹药”。

烧钱的前置仓能走多远?

虽然上市募资表现差强人意,但叮咚买菜“烧钱”的势头并没有因此缓和。在招股书中,叮咚买菜提到,此次募集资金中有 50% 将用于提高现有市场的渗透率。也就是说,叮咚买菜在继续扩张这件事上已是蓄势待发。

“持续烧钱亏损,资本对于前置仓的发展难以保持耐心,上市融资无疑是叮咚买菜获得稳定融资的有效途径。但此次募资额大减,可能给叮咚买菜的发展带来较大压力。”上述投资人如此分析道。

资本与规模都是双刃剑。以前置仓为核心模式的生鲜电商,做的是低毛利率、低利润率的生意,烧钱虽能换取用户、订单量等数据的增长,但最终还要看离开补贴后增长是否可以持续。若持续烧钱却不能自身造血,一旦资金链断裂就会出现倒闭的情况。

2019 年就出现了生鲜电商遭遇寒冬,不少企业关停倒闭的现象。当年 11 月,呆萝卜、妙生活因经营不善致资金链断裂,关停倒闭。12 月,吉及鲜因融资失败,进行大规模裁员、关仓。就连曾获得阿里投资的易果生鲜,也没能熬过那个冬天。

在烧钱扩张的发展战略下,叮咚买菜能走多远不禁让人担忧。此前,梁昌霖公布过一个模型:经营一年以上、日均单量 1000 左右、客单价达 65 元的前置仓,才能实现盈利。但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叮咚买菜短期内盈利仍很困难。

根据其招股书,叮咚买菜 2019 年和 2020 年的毛利率分别为 17.14%、19.68%,客单价在 60 元上下。而今年第一季度其客单价已回落至 54 元,加上高达 39% 的履约费用率,这还未加上获客成本。

凤凰网科技了解到,叮咚买菜在北京地区地推时,新人首次在平台下单奖励 8 元、第二单奖励 12 元,配送费全免。此外,邀请他人注册后,能从 59 元减 30 上升为减 40 元。居高不下的履约成本,加上大幅度的补贴,正在不断拉长叮咚买菜的盈利预期。

与此同时,随着阿里、京东、美团等互联网巨头逐步加入生鲜领域,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即便是顺利上市,叮咚买菜的资本实力也远逊于这些巨头。在此背景下,坚持烧钱扩市场的叮咚买菜,前途并不明朗。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