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阿里巴巴再救苏宁,可惜张近东时代已经结束

张近东“出局”苏宁易购已成定局。

苏宁资金链紧张并不是个秘密,据悉,苏宁半年内到期债权约 200 亿,直接造成短期流动性危机。从去年年底开始,苏宁易购负面缠身,经历了股权质押、张近东股权被司法冻结、苏宁电器被动减持、股价大跌、紧急停牌等一系列负面消息。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 2 月,深国际及鲲鹏资本答应为苏宁易购战略投资 148.17 亿元资金,几个月过去迟迟没有进展。“不救”的市场猜测不胫而走,让本急于筹钱的苏宁更加焦头烂额。

7 月 5 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公司持股 5% 以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西藏信托拟将所持公司合计数量占公司总股本 16.96% 的股份转让给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有限合伙)(下称“新新零售基金二期”)。转让完成后,公司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状态。

而新新零售基金二期系由南京新兴零售发展基金、华泰资管、阿里巴巴以及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投资人作为有限合伙人出资组建的联合体。

张近东忍痛断臂求生,最后的靴子也终于落地。可惜的是,作为苏宁易购的缔造者,张近东时代也正式宣告了落幕

但这并不意味着苏宁已经成功“脱险”。

苏宁的问题,并不是几百亿资金补充进来就能解决的。苏宁主营业务竞争力不强,多元化战略步伐激进,最后基本都以亏损结尾。按照财新网计算,“苏宁系”实际债务规模超过 2000 亿元。

对于深陷“生死劫”的苏宁而言,苦难远远没有结束。

一、“老铁”阿里驰援苏宁

今年以来,张近东多次出让苏宁易购股权,筹措资金,努力自救。

张近东找到的第一个接盘方是深圳国资。2 月 28 日,苏宁和深国资旗下企业签订框架协议,以 148.2 亿元总对价将 23% 的苏宁易购股份,出售给深国际和深圳鲲鹏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但在此之后,深国资的收购动作却迟迟没有进展,此事也成为了一桩悬案。

5 月 12 日,据传苏宁的重大接待是深国资某高层去了苏宁总部,当天境外债券机构传出了消息 —— 深国资对苏宁易购的相关尽职调查搁浅。彼时,苏宁方面给出的官方说法是依然在推进中。

昨日晚间,深圳国际发布公告宣布,终止入股苏宁易购 。给出的理由是,“在与苏宁易购签订框架合同后,曾与苏宁易购就框架协议项目下的潜在收购进行磋商讨论后,未能就商务合作条件达成最终协议,经过综合考虑决定终止进行签字收购事项。”

与此同时,毫不令人意外的是,“老铁”阿里的救场。

2015 年,阿里巴巴出资 282.33 亿元,以每股 15.17 元认购苏宁易购股票 18.61 亿股。苏宁以 140 亿元人民币认购不超过 2780 万股的阿里新发行股份。

目前,阿里持有这笔股权投资账面上亏损过半,相比苏宁早就将阿里巴巴股票减持完毕,狠狠大赚了一笔,阿里则一直没有减持过苏宁的股票。

截至到今年 3 月 31 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宝 (中国) 软件有限公司持有苏宁易购 19.99% 的股权,仅次于大股东张近东,是苏宁易购的第二大股东。

除了张近东,最希望苏宁易购逃脱苦海的,可以说就是阿里巴巴。

传闻中,马云与张近东也私交甚好。2015 年,阿里苏宁正式达成合作现场,马云曾说,与苏宁的合作签约现场感觉像在举办一场婚礼;张近东则说道,与马云一直惺惺相惜。

为救苏宁易购,马云和张近东还拉来了他们庞大的朋友圈 —— 海尔、美的、TCL、小米等产业投资人的联合入场,这个级别的“投资天团”在中国商业史上都极为罕见,助力苏宁逃过眼前一劫。

二、投资决策多次失败,苏宁深陷“至暗时刻”

一部中国零售史,大半看苏宁。

曾经的苏宁是中国零售史上的一部神话,但因资金链问题陷入到重重危机后,终于开始向外界剖解自己曾犯下的投资决策错误。

2012 年开始,苏宁先后收购 PPTV、苏宁足球队、天天快递等等,同时还入股了锤子手机、龙珠直播、努比亚、今日头条等。苏宁还曾连续斥巨资收购 37 家万达百货、买下家乐福中国 80% 股权,一时间壕气侧露。此外,苏宁尚有以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及苏宁置业为主体的大量投资。

有媒体统计,从 2015 到 2019 年苏宁对外投资多达 716 亿元。

最令大众印象深刻的是苏宁玩球。

2015 年,苏宁入主江苏足球队;2016 年,斥巨资 2.7 亿欧元收购国际米兰 68.5% 的股权;2018 年,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成为国际米兰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

足球可以说是苏宁财务上的创伤,一直在让苏宁放血。在面临债务危机时,苏宁足球俱乐部也是第一波被解散的组织,原因就在于其常年亏损。据苏宁集团统计,2020 年江苏苏宁队的亏损额度有 5 亿多人民币。

2017 年苏宁选择在物流方面的投资,天天快递业绩则更不理想。

苏宁易购发布 2019 年报,作为苏宁旗下主营快递物流业务的子公司,天天快递 2019 年营业收入为 20.78 亿元,营业利润为-22.39 亿元,净亏损达 17.86 亿元。

苏宁之所以深陷“至暗时刻”,一个原因还在于激进的地产投资策略。

近期,因苏宁置业信托债权问题,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了张近东持有的苏宁易购 5.4 亿股股份。该事件的起因为张近东等人为苏宁置业与华能信托的 30 亿元信托贷款提供担保,华能信托将上述债权转让给英铭远晟,英铭远晟申请强制执行,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

随后,有消息称“苏宁置业将于 7 月 2 日宣布破产”。对此,苏宁置业官方在微博平台回应称:“关于网络谣言已报警。”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苏宁向恒大地产投入的 200 亿元战略投资,赌 2020 年恒大在 A 股借壳上市成功。结果,恒大 A 股上市失败,陷入资金荒,苏宁的 200 亿战投无法赎回,让本就缺钱的苏宁雪上加霜。

苏宁的投资也不全然失败。2018 年,苏宁卖掉手中剩余的阿里巴巴股票,实现投资收益 113 亿;2019 年,卖掉了苏宁金服的股权,实现投资收益 190 多亿

据《态℃》栏目了解,目前的形势下,地产、体育等非核心业务都将被苏宁出售还债。

三、主业增长乏力,苏宁易购不再姓“张”

苏宁缺钱,一边是热衷于“买买买”,一边还源于自身“造血能力”本就不足。

互联网大浪翻滚,线下起家的苏宁为尽快“联网”,采取了多元化扩张战略,集团最终形成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

但是,这八大板块,失血的多,挣钱的少。

就连最核心资产的苏宁易购,也面临着重重危机。此前披露的 2020 年年报显示,苏宁易购 2020 年营业收入达 2522.96 亿元,同比下降 6.29%。

2020 年苏宁易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75 亿元,相较 2019 年的 98.43 亿元同比转亏,这也是苏宁易购自上市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年。

财报显示,2018-2020 年,苏宁电器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55.78%、63.21%、 63.77%,连年上扬。同期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38.87 亿元、-178.65 亿元、-16.22 亿元。

其中,造成主营业务亏损的最直接原因之一,就是苏宁在线下零售进行大规模扩张和布局,

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苏宁易购拥有各类自营店面 3630 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 4586 家,另外还有大量的苏宁小店,但是超过 5000 家的苏宁小店由于亏损严重已经在 2019 年下半年从上市公司中出表。去年疫情爆发,线下实体运营状态更加堪忧,苏宁小店进入关店大潮。

2021 年,张近东在新春开工第一天的内部讲话中称,“第四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在苏宁主业增长乏力的几年间,中国电商零售格局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拼多多崛起成为必然,京东 3C 市场地位不可撼动,就连曾经的“老对手”黄光裕也准备好了“绝地反击”。反观苏宁,2012 年之后,苏宁主营毛利率就不再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失去苏宁易购这张“苏宁系”的核心牌后,强敌环伺的流量下半场,张近东未来又该拿什么迎击背水一战?

苏宁进入第四十个年头,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中年危机”。多元化战略使得苏宁深陷多条战线的泥潭,如果能借此机会聚焦主赛道,主动收缩战线,降低成本,对于苏宁而言将是更有意义的历史转折点。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