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飞聊”将被复活,能飞起来吗?

社交 App,就像是一块充满诱惑的蛋糕,每个人都想上去啃一口,分一块,但是在这块蛋糕的附近,却已经躺满了“尸体”。现在,其中一具早已倒下的“尸体”,似乎有复活重生的迹象。

《晚点 LatePost》称,字节跳动正计划将已经在应用商店下架的飞聊重启,只不过重生的飞聊将与以前的飞聊不同,新版本的飞聊将会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希望打造一个即时音频社交产品。

在腾讯、快手、小米等头部厂商入场后,字节跳动终于也加入到了即时音频社交的战场中。

飞聊的前世今生

飞聊是字节跳动在 2019 年 5 月推出的一款即时社交产品,是字节跳动在主打图片社交的“心图”和短视频社交的“多闪”之后推出的第三款社交产品。彼时的飞聊主打即时通讯和兴趣爱好社区,用户可以创建不同的群聊小组,拥有相同爱好、话题的其他用户可以随意加入,同时允许陌生用户互相直接发送私信。

最初有人将其称为字节版的“微信”,但是在使用后就会发现,其实飞聊更像是一个贴吧化的“微信”,在飞聊中最重要的两个版块就是好友推荐和发现小组,无时无刻的提醒你该“扩列”了。

飞聊用户除了通过系统推荐来添加好友外,还可以授权 App 通讯录权限,添加通讯录中的飞聊好友。从版块设计和功能上看,飞聊瞄准的是微信与陌陌之间的一个微小“夹缝”,在以陌生兴趣社交为基础的情况下再引入部分的熟人社交。

其实飞聊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在飞聊之前也有不少 App 走过相同的路线,结果都无一例外倒在了半路,那么飞聊呢?显然,即使有着字节跳动的帮助,飞聊也一样无法突破社交软件魔咒,在上线之初登上 Apple Store 的前五后,后续一个月里排名持续走低。

飞聊在上线之初曾经推出了多个拉人活动,希望能够吸引到用户的加入,并且在旗下的抖音、头条等 App 中进行引流。在微信中进行分享也成为了飞聊的主要拉人渠道,不过随后微信就封杀了飞聊的邀请链接,直接给了发展中的飞聊当头一棒。

即使有头条和抖音两大亿级用户的平台帮助,飞聊的用户增速依然十分缓慢,因为不管是头条还是抖音,用户和创作者之间其实都没有形成稳定的社交链,用户与用户之间的连接则更加薄弱,即使直接在显眼位置提供了入口,但是对于两大平台的用户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动力主动进入一个新的社交生态。

随后飞聊开始努力自救,在 2019 年年底启动了“闪光计划”,引入内容创作者并且给予官方扶持,如给予头部组长奖励、进行置顶推荐等。此外,飞聊还依靠字节跳动的渠道与各大高校展开合作,设立校园大使,希望能够打入校园社交生态。

不过,这些自救行动基本上都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后续飞聊一度希望引入知名大 V 进行引流,但是在综合考虑成本的因素后,最终放弃了这个方案。实际上在小雷看来,即使引入知名大 V 也很难挽救飞聊,因为它的生态位过于尴尬,看似触及了许多社交区域,实际上却是被众多竞品所包围。

飞聊后续甚至上线了 PC 版本,只不过剔除了兴趣小组版块,主打即时聊天,某种程度上类似于 TIM,整体的设计与功能都相当的简洁。显然,这对于飞聊本身的用户群体增长和维持并没有多大用处,而且 PC 用户并不需要第二个“QQ”。

实际上在 2020 年年底,字节跳动就已经基本上放弃了飞聊的开发,产品负责人单袆离职后,字节将大部分开发人员转岗到了当时最热门的在线教育线,仅保留少量的维护和运营,主要负责 iOS 版本的维护和更新,而安卓版本更是早在 2020 年 4 月就已经停更。

而且飞聊后续还加入了充值打赏等功能,该功能对其后期的运营监管带来了不少的混乱,以至于最终被迫全网下架。作为字节跳动在即时通讯和社交社区的第一次尝试,飞聊也是字节跳动的第一场“败仗”。

不过,当飞聊在 2021 年 5 月开始逐步下架各大应用商店时,估计没有人想到它会在短短两个月后就“复活”,只不过已经是另一个面貌了。

复活的飞聊能成功吗?

在小雷看来,兴趣社交其实一直存在一个伪命题,那就是如何让用户放弃其它已经成形的兴趣社交圈,加入新的社交圈?相对于用户间的交流,兴趣社区能够吸引用户停留的关键其实在于是否拥有独特的资源、内容,以及是否拥有足够的用户。

如果两者都无法满足,那么对于粉丝来说,为什么不去贴吧或 QQ?前者拥有粉丝们在过去十多年建立的社区文化以及众多精华内容,后者的千人大群让粉丝能够轻松找到与自己聊得来的好友,而且 QQ 本身也拥有极高的覆盖率,这个优势是其它社交软件无法比拟的。

过去的飞聊就像是一个希望全面出击的社交产品,将贴吧、微博、微信、QQ 融为一体,希望打造一个全面化的社交产品,实际上却是在用一个未成形的社交社区去挑战已经成形的各个社交霸主。

一个新的社交产品想要取得成功,在如今的中国市场其实相当困难,即使是腾讯、百度这样的社交巨头也很难再培育出新的热门社交产品。实际上,想要在社交市场中突围,唯一的方向就是寻找一个没有竞争者,或者竞争者同样弱小的道路。

比如陌陌所选择的陌生人社交、同城社交,当时就是一个空白领域,仅有的竞争者是微信摇一摇和 QQ 的同城好友,但是迫于监管压力和内部压力,两者的功能扩展并不完美,这就给了陌陌可乘之机,最终成为在 QQ、微信、贴吧等社交产品后少有的新晋头部社交产品。

飞聊重生后瞄准的即时音频社交,确实是目前国内社交版块的真空区,但是盯上这块蛋糕的公司并不少,百度、腾讯、小米、快手等公司都在推动相关产品的落地,对比以上竞品字节跳动并没有太大的优势,不过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在这个新兴的领域中,大家都还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不过就个人而言,小雷并不看好即时音频社交在国内的表现,虽然相关产品如 Clubhouse 在国外有着不错的热度,但是热度对比最初阶段已经下降了许多,一个社交产品的热度下降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增长放缓,意味着用户正在逐渐转移或回归到其它社交社区,是社交产品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实际上即时音频社交在国内算不上新颖,喜欢玩网游的朋友肯定都对 YY 这款软件十分熟悉,YY 的语音大厅实际上与现在的即时音频社交功能基本一致,只不过两者的加入机制不太一样。第二代即时音频社交讲究的是快速加入,看到感兴趣的房间可以直接加入讨论,而 YY 的语音大厅则一般设置了加入门槛,需要等待管理者审核。

而且,即时音频社交在国内面对的主要问题是:国人的社交习惯偏保守,而语音交流的适应远比文字交流要难。另外,除了少数自来熟的用户外,大多数用户在刚刚加入一个圈子时并不会马上发表言论,而是先静静的旁观一段时间,再逐渐加入到讨论中。

在文字交流社区中,对于其它用户而言就是在线列表多了一个人,在贴吧等社区,甚至不会留下来过的痕迹,所以其他用户可以比较轻松的适应陌生人加入。而在语音聊天室中,如果有一个人一直在旁边听着你和朋友在聊天,但是却不说话,则会给人一种奇怪的被窥视感,实际的聊天体验甚至比文字聊天还差,如果设置为私密聊天室,那么为何不用 QQ 或微信?

而且国内有着 QQ 这样的大型综合社交产品,其余产品如果没有一些独到的地方,基本上都无法进行竞争,至于所谓的“独到”之处,往往就是擦边球、软色情等灰色手段,在监管日益严苛的当下一样很难成功,而且风险极大。

实际上,大厂们纷纷扎堆即时音频聊天,其实也是抱着试一试也许能成的心态入场的,因为这类软件所使用的技术都已经十分成熟,不需要进行大量的开发就可以直接移植,成本不高,如果成功了则有着丰厚的回报。

所以,与其说是不看好飞聊,实际上是不看好即时音频聊天的未来,即使短时间内受到一定关注,后续的热度恐怕也很难保持。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