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生态链企业闯关上市:趣睡科技过会、易来智能 IPO 终止、商米陷亏损泥沼

继云米、华米、石头科技、九号公司之后,近日,一波小米生态链企业正奔赴上市之路,几家欢喜几家愁。

7 月 15 日,历经两次中止审查、主营床垫业务的趣睡科技首发获通过。7 月 9 日,照明品牌易来智能 IPO 终止。6 月 28 日,商米科技申请科创板上市获受理,拟募资 10 亿元。

如果从 2013 年投资的第一家生态链公司紫米算起,小米在生态链方面的布局已走过近 8 个年头。《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中将这种模式形象地比喻为“打群架”—— 用“投资+孵化”的方式,弄一堆兄弟公司,大家一起来打群架。

除了帮助小米开拓出第二道收入增长曲线,部分生态链公司上市后也为小米带来了相当不错的投资回报。比如,石头科技每股发行价为 271.12 元,截至发稿其股价达到 1057.19 元,是 A 股股价中仅次于茅台的新贵。

在小米的扶持下,这些生态链公司迅速成长,却又危机四伏。无论是正冲刺 IPO 的趣睡们,还是已经上市的华米们,老生常谈却又难以摆脱的一个魔咒就是对小米的过度依赖。

并且,趣睡科技、易来智能、商米科技主要进行研发设计,产品采取外包生产。在这种轻资产的运作模式下,其核心技术也面临着更多的质疑。

趣睡科技研发费用占营收 1%,尚无发明专利

7 月 15 日晚间,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发布公告称,趣睡科技首发获通过,离上市又近了一步。

2015 年,趣睡科技获得顺为资本的青睐,完成天使轮融资。6 年过去,小米已是除实控人之外的第一大股东,顺为投资及天津金米合计持股比例为 12%。IPO 后,小米系持股比例将降至约 9%。

根据招股书披露,趣睡科技主营业务为高品质易安装家具、家纺等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主要销售渠道有小米有品和小米商城。床垫产品一直是其业务支柱,2018-2020 年,床垫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 48.70%、46.35% 、46.39%。

需要注意的是,趣睡科技主要采用的是设计研发模式,所有产品均采取外包生产方式。而其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过低,也让业界对其技术实力甚是质疑。

据了解,2018-2020 年,趣睡科技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为 1.11%、1.14%、1.28%,均低于可比同行公司均值。其研发人员人数也低于可比同行均值,且离职率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分别为 19.44%、30.19% 、36.07%。此外,大专及以下学历员工占比为 60.56%。

甚至,趣睡科技向小米支付的平台服务费,都远高于其自身研发费用。2018-2020 年,趣睡向小米集团支付的平台服务费分别为 1134.4 万元、2513.65 万元和 2064.24 万元,而公司研发费用为 533.53 万元、630.92 万元、614.86 万元。

截至 2 月,趣睡科技获授权专利 126 项,却没有一项发明专利。众所周知,申请难度大、耗时长的发明专利更具含金量。去年,证监会发布《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 5 项以上”被纳入常规指标。

易来智能 IPO 被终止,商米科技陷亏损泥沼

另一边,同样作为小米生态链公司的易来智能的上市之路,则显得更为坎坷。7 月 9 日,易来智能科创板 IPO 终止。

作为小米照明产品的供应商,易来智能早在 2014 年就获得了小米科技及顺为资本的 100 万美元融资。根据招股书,小米科技控制的天津金星持有 11.17% 的股权,香港顺为持有 13.53% 的股权。

在此前的上市闯关路中,易来智能连遭科创板两轮核心技术相关问题问询,深陷专利纠纷也为外界诟病。

照明公司 Signify 曾于 2019 年 10 月在美国发起对易来智能的诉讼,后来双方签订知识产权许可合同后,Signify 也于 2020 年 7 月撤回诉讼。在今年 4 月,当时处于 IPO 问询关键时期的易来智能又被央企杭州鸿雁电器起诉侵害其专利权。

招股书数据显示,易来智能共计持有发明专利 24 件,而其董事长姜兆宁此前接受采访时提及易来智能获得 194 项发明专利,有虚假宣传之嫌。并且,易来智能指出与小米共有 56 项专利,如果小米未来自行使用共有专利生产智能照明产品,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尚未进入问询环节的商米科技,则深陷亏损泥沼。据了解,小米旗下的金星创投持有商米 7.78%的股份,商米产品线主要包括智能移动设备、智能台式设备及智能金融设备,产品被应用于支付、点单、收银、外卖等场景。

根据 6 月 28 日披露的招股书,2018 至 2020 年,商米科技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924.8 万元、-2.06 亿元、-2439.14 万元。

与趣睡科技、易来智能类似,商米科技产品主要采用委外加工模式。报告期内,商米由代工厂进行生产的产品占比为 93.01%、93.87% 及 94.03%。而这种模式一定上压缩了商米的获利空间。

比如,商米智能移动设备毛利率低于优博讯品牌,商米称主要因公司主要采用代工模式进行生产,而优博讯主要采用自主生产模式,代工模式下生产成本相对较高。

生态链公司希望降低对小米的依赖

“小米生态链的作用就是要做企业的放大器,让生态链上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迅速脱颖而出,在新兴领域用 1~2 年时间就达到成熟状态。”

正如《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所言,小米对生态链公司进行资金、产品销售等方面的扶持,促进了公司的快速成长。但与此同时,这种方式也加深了生态链公司对小米的依赖。

已上市的小米生态链明星公司中,华米科技、石头科技、九号公司等纷纷希望摆脱小米系的标签,减少通过小米获得的营收占比,以此来拓宽发展空间。

在最近传出上市动态的这三家公司中,趣睡科技与易来智能对小米的依赖更加明显。

一方面,小米是大股东。据了解,小米是趣睡科技除实控人之外的第一大股东,顺为投资及天津金米合计持股比例为 12%。而根据易来智能招股书,天津金星和香港顺为分别是其第二和第三大股东,小米系持股比例达到 24.7%。

另一方面,小米是趣睡科技和易来智能的第一大客户。2018 年-2020 年,趣睡科技的第一大客户都是小米,销售金额为 1.91 亿元、1.47 亿元、1.03 亿元,同期占营业收入比例为 39.83%、26.69%、21.45%。报告期内,易来智能来自小米的关联销售占营收比例分别为 58.54%、49.61%、51.62% 和 54.92%。

小米还是易来智能的供应商。招股书显示,小米是易来智能 2018、2019、2020 上半年的第三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占比分别是 8.67%、10.01%、9.9%。

部分生态链企业通过打造自有品牌来进行自我革命。比如,石头科技就是成功的案例,与小米关联交易金额占比已经从 2016 年 100% 降至 2020 年 9.28%,自有品牌产品销售额占比提升至 90.72%。

刚刚过会的趣睡科技也在加强对自有品牌的运营。对于 2020 年小米商城销售收入较上年下降 4504 万元,趣睡科技表示,基于减少关联交易的考虑重点持续经营 8H 自主品牌,对米家系列产品的开发和经营力度较小。

毫无疑问,当小米生态链公司成长到一定体量时,是发展自有品牌还是与小米继续深度绑定成为了必须面临的选择题。但无论如何选择,保持自身核心竞争力仍是最为重要的命题。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