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增长乏力游戏来凑,互联网巨头纷纷做手游

互联网巨头都要去做游戏,难道这是视频行业未来的必然趋势?

Netflix (奈飞) 在美国当地时间 7 月 20 日(周二)收盘后发布了其 2021 年第二季度的财报,虽然当季新增订户的数字超出了多数分析师对的预期,但关于 2021 年第三季度的用户增长指引,未能达到外界的预期目标。

对于这份财报内容以及同期奈飞放出要发力游戏市场的消息,业界普遍认为正是因为其用户的增长乏力所致。

用户增势放缓,用游戏补齐短板?

这份财报中的几个重要数字,也凸显了奈飞的无奈和焦虑:

收入:73.4 亿美元,预期为 73.2 亿美元;每股收益:2.97 美元,预期为 3.14 美元;新增付费订户:154 万,预期为 112 万。

实际上,仅从字面来看,处于后疫情时代的奈飞都算是交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73.42 亿美元的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了大约 19%;13.53 亿美元的净利润,相比去年同期的 7.2 亿美元也增幅巨大。运营数据方面,当季新增用户 154 万,使得奈飞全球付费会员数量达到了 2.09 亿。但是,这部分新增用户量同比增幅却明显在放缓,几乎可以说是过去 14 个季度以来增速最慢的一季。

奈飞过去 5 年股价一直在不断攀升

数据来源:雅虎财经

这些数据基本上都高于市场预期,但业绩发布后,奈飞股价盘后却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跌。

问题,出在了未来用户发展的潜力方面,已经让外界看到了乏力的态势。奈飞第二季度获得的订户虽高于预期,但该公司对第三季度的用户增长预期却让外界大跌眼镜:根据 Netflix 财报表示,第三季度新增用户 350 万,这个数字低于分析师预测的 586 万新增用户量。而在三个月前奈飞发布一季度财报时,显示付费订阅用户增幅出现大幅下滑,当时这一情况曾引发其股价暴跌。

虽然股票价格的跌跌涨涨都是暂时的,但是奈飞未来的增长势能却是管理层必须考量的大事。对于已经开始启动电商业务的奈飞而言,如何让自己手握的各路知名 IP 衍生出更大价值,才是性价比最高的赚钱思路。相比做 IP 的电商化,挖掘旗下知名 IP 并开发出相应的游戏产品,对奈飞而言似乎更加事半功倍。

于是乎,奈飞下决心全力搏一把游戏市场了。

视频类巨头入局游戏是必然?

Netflix (NFLX) 已经确认它即将进军游戏领域。该公司在其 2021 年第二季度的财报会议后宣布,除了此前宣布上线应用商店,启动《怪奇物语》、《猎魔人》以及《布里奇顿》(Bridgerton)等周边产品以外,还将进一步扩展其他游戏领域,以此“更多地去了解我们的会员如何评价游戏产品”。

宣布进军游戏市场之前,有业内人士曾猜测奈飞已经聘请 EA 和 Oculus 的资深高管迈克・威尔杜(Mike Verdu)作为公司新的游戏开发总裁,以此来构建新打造的游戏生态。随后不久,这一消息得到确认。

“我们将游戏视为公司的另一个新内容类别,类似于我们扩展到原创电影、动画和无脚本电视,”奈飞方面在第二季度财报中这样表示。“游戏将包含在会员的 Netflix 订阅中,无需像电影和电视剧那样额外付费。在开始阶段,我们将主要聚焦于移动端游戏。”

显然,奈飞高层深信自己创造的 IP,以及那些神奇的世界、故事情节和人物,将会刺激用户(粉丝)们产生更深入、多样化触达的兴趣。

游戏市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已经成为全球数字娱乐领域最大的金矿之一,因为全世界有很多宅男闷在了家里,也有很多新用户开始习惯这一消遣方式。根据埃森哲的数据,游戏行业目前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了 3000 亿美元,这个数字是全球电影和音乐行业的价值总合。

这种趋势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移动端游戏和游戏平台的爆发,包括苹果 iPhone 和 Android 手机的市场增长、手机端游戏的爆发,也包含了各种新颖的主机游戏不断向线上平台的渗透。

然而,当面对线上游戏市场时,奈飞首先要面临 Apple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Store 的激烈竞争。前者的现金流主要来自有应用商店,而后者一直在提供免费游戏。苹果还在加强 自己的 Apple Arcade 服务,这项服务以每月 4.99 美元的包月价格为玩家提供了数十款游戏,而且无需被广告骚扰。

奈飞宣布发力游戏市场的同时,任天堂刚刚推出了 Switch OLED,不过因为售价比 Switch 高出 50 美元,导致许多想换新机的老玩家纷纷表示拒绝。而在 7 月 16 日,V社也正式对外发布了自己新推出的 Steam 掌机 ——Steam Deck。这些主机游戏市场(终端和分发平台)的变化,对奈飞又是喜是忧呢?

也许,奈飞很快会发现不需要用户为游戏付费并且可以在移动设备上玩耍,不一定会带来更多的新用户以及更高的营收。

【结束语】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的分析师迈克尔・帕切特甚至对媒体表示,“这绝对是一条死路。当我再次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说到的内容估计是迈克・维尔杜的离开以及奈飞退出游戏行业。”显然,对于奈飞的用户是否需要奈飞来帮助他们接触那些 IP 背后的游戏内容,外界多数持悲观态度。

外界如此评判,可以参考去年底亚马逊以失败告终的“熔炉”游戏,以及谷歌今年 2 月份宣布关闭第一方游戏开发工作室 Stadia 的原因。这两大巨头都不缺钱,但是想在游戏行业获得成功,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大堆钞票。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