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未量产 FF 上市了,谁为贾跃亭造车梦买单

“登录纳斯达克对于每个创业者来说都是值得庆祝的,但我却倍感压力。”久未露面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终于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这次他是以 FF 创始人兼 CPUO 的身份来参加 FF 的上市仪式。

7 月 22 日晚,让贾跃亭堵上一切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 简称“FF”)终于完成了与 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纳斯达克股票代码:PSAC)的合并交易,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FFIE”。

在盘前交易中,Faraday Future 股价大涨超过 40%,一度达到 19.79 美元/股,但截至收盘,Faraday Future 报价为 13.98 美元/股,仅比 13.78 美元/股的发行价微涨 1.45%,总市值为 45.11 亿美元。

在上市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信心满满地表示,FF 91 Futurist 是目前全球唯一在产品和技术定位上领先整个行业的车型,拥有无敌的产品力。“FF 的首要目标是把这款车按时、高质量的交付,实现对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随着后续车型的推出,成为主流高价值用户市场领军企业之一。”

承诺很容易,但实现起来却远没有那么简单。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FF 已经累积亏损 23.9 亿美元,首款量产车型 FF91 也没有进入量产阶段。不仅如此,2019 年、2020 年 FF 的净亏损分别达到 1.42 亿美元和 1.47 亿美元,总负债额度近 6 亿美元。

此次合并交易登陆纳斯达克后,FF 共计融资不过 10 亿美元,不仅要用于完成 FF 91 的大规模量产和交付,还要用于未来国产化、后续新产品的研发等环节,对 FF 来说,能不能在 12 个月内交付 FF 91,仍旧是个未知数。

▲ FF 上市仪式

更何况自 2021 年起,国内造车新势力突飞猛进,小鹏、蔚来、理想汽车交付量每个季度均有所提升,新车型也将在 2022 年左右相继落地;华为、小米、360 等企业纷纷下海“造车”,FF 91 主打的高端车型,在汽车市场中又能激起怎样的水花?

01 售价近 116 万人民币 谁会为 FF 91 买单?

在上市发布现场,FF 全球 CEO 毕福康表示,首次公布的 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全球限量 300 台,优先预订金额为 5 万人民币,选定的受邀用户将会获得预订资格,首批受邀车主将获得 Futurist Alliance 会员,塔尖俱乐部会员,以及下一代产品升级计划的专属特权。除此之外,FF 91 的 Futurist 版本,优先预订金额为 2 万人民币。

据此前 FF 披露的路演文件显示,2022 年 Q1FF 将推出 FF 91 Futurist 版,目标售价 18 万美元起(约 116 万 RMB),同年 Q4 推出 FF 91 普通版,售价 10 万美元起(约 65 万 RMB)。

毕福康曾公开表示,FF 此前研发总投入已经超过 20 亿美元,已经提交和获批的专利技术约 880 项,并不落后于其他国产汽车品牌。但贾跃亭的梦想是奔着兰博基尼、保时捷等顶级豪华品牌的产品打造 FF 的。“中国所有造车企业的本质是跟随特斯拉,做低端低质低价的产品,利用中国的市场、政策以及人口红利打开中国市场。”贾跃亭曾表示,FF 希望能够做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的产品,通过新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更聚焦地做汽车,来变革这个产业。

随着 FF 的上市,在 FF Intelligent App 上,不少用户对此表示期待,“等了四年,终于等到量产,希望早日开上 FF 91 电动车。”一名来自西安的用户表示,7 月中旬就已经预付了定金,但还没有获得限量版的邀请码,“不一定会买限量版,但是邀请码得给到位。”

也有部分消费者表示因为信任贾跃亭,所以更看好 FF 91 未来的发展,认为只要能量产就有可能“吊打”其它高端品牌。FF 方面则给了消费者更多的回馈,包括独家试驾、参观 FF 全球总部、参与 FF 未来主义者产品官(Futurist Product Officer, FPO)项目等。

但问题是,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 FF 能够成功交付的基础上,不然再多的期待及回馈都犹如空头支票,无法兑现。

▲ 法拉第未来的 FF 91 车型

02 贾跃亭背后的大佬们

FF 这次上市,不仅给贾跃亭跳出“老赖”泥潭带来了希望,更给投资 FF 的机构和资本带来了诸多利好。

截至 7 月 22 日收盘,恒大汽车(HK.0708)涨幅达到 20.3%,股价为 15.88 港元/股。恒大汽车持有 FF20% 股份,截至 FF 美股收盘,恒大汽车所持有的股份市值约达 9 亿美元,按恒大汽车此前投入 FF 的 8 亿美元计算,恒大汽车此次投资浮盈约达 1 亿美元。

话虽如此,但贾跃亭与许家印的相爱相杀或许并不会因 FF 的上市而终止。2018 年 10 月,双方围绕 FF 控制权的矛盾逐渐激化,最终对簿公堂。当时恒大曾经 5 次提出贾跃亭让出 FF 控制权的方案,但均被其驳回。贾跃亭更是表示,FF 没有了他,就不是 FF,而是一家普通的造车公司。

当年 12 月底,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恒大持有 FF 32% 的优先股,并 100% 持有恒大 FF 香港,贾跃亭可以在 5 年内回购恒大所持 FF 股份。即便如此,在国内造车新势力陡然兴起的之际,FF 也因负债缠身,融资失败,没能搭上时机最好的一班列车。

与恒大的分手,促使贾跃亭逐渐放权,将合伙人制度纳入到 FF 中。

2019 年 9 月,贾跃亭辞去 FF CEO 一职,出任 CPUO (首席产品和用户官),并将公司控制权从个人手中交予合伙人委员会,前宝马 i8 负责人毕福康被任命为 FF 全球 CEO,成为 FF 全球合伙人之一。

▲ 贾跃亭

一切的转机都在贾跃亭完成破产重组后出现。

2020 年 5 月,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正式进入生效流程,债权人信托也正式开始运营,尽管市面上没有贾跃亭总债务的精确数据,但相关分析人士计算当 FF 市值达到 300 亿美元左右时,贾跃亭或许才能还清相关债权人债务。

而在这场“去贾跃亭”化的计划中,FF 终于得偿所愿,悄悄完成了 FF 91 预量产车的第二季冬季测试和验证,为该车型在 2022 年上半年上市销售做好了准备,目前已经收到 1.4 万份订单。

上市发布会上被问到是否会回国时,贾跃亭表示:“那必须的”。贾跃亭何时回国仍未可知,但是 FF 的目光一直紧盯着中国市场。

2021 年 1 月,吉利控股集团也与 FF 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开展合作,并探讨了由吉利与富士康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有媒体报道称,吉利或将作为合作方主导生产制造环节,计划向 FF 投资 3000~4000 万美元。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为何要趟这趟“浑水”?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吉利迫切需要转型,2020 年吉利销量仅为 132 万辆,同比下降 3%;而新能源领域销量为 6.8 万辆,同比下降 66%,这让李书福不得不反思,吉利的未来在何方。2021 年李书福更是在内部演讲中确认:吉利将组建全新纯电动汽车公司,正面参与智能纯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

在李书福之前,广东省珠海市国资委也参与了 FF 相关投资,投资规模达到 20 亿元,这也让李书福更加看好 FF。据 FF 此前递交的上市文件显示,FF 将会在中国某城市建立合资公司,业内人士表示随着珠海国资委和吉利的加入,很大可能其总部会建在珠海市。

但商业的规则是一切以利益优先,赌上 FF 也就是再次押注了贾跃亭,贾跃亭能不能翻身也在此一搏。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