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硅谷复工众生态:我宁愿辞职,也不想回去上班

空旷的 Facebook 总部园区

宁可辞职也不回去

“如果还像以前那样,要求每天去公司上班,那我只能选择辞职。”隔着屏幕聊天,都能感受到张萌的坚决态度。作为一个家里有老有小需要照顾的母亲和女儿,她已经作出了决定。

过去一年的疫情动态、居家工作和家人状况,让她对工作、家庭和人生有了重新的认识,家庭始终是摆在她心里第一位的。尽管 Facebook 并没有要求她们立刻回去上班,但她也打算考虑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压力不要太大,必须远程工作,薪酬过得去就好。

裸辞也是她的一个考虑方案。作为“码农双职工”家庭,她休息一年也没有什么经济压力。实际上,同为程序员的丈夫去年就已经辞职了,几个月前才重新入职工作,当然是只接受在家上班。大厂工作的程序员找下家也不是什么难事。

新冠疫情深远改变了各国民众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硅谷的程序员与工程师们。过去一年半时间,他们一直在远程办公,通过视频会议进行协作,工作内容似乎和以前一样,但工作方式又彻底地改变了。

旧金山湾区是美国最早实行疫情管制的地区。去年 3 月中旬,新冠疫情刚呈现大面积爆发势头,湾区七个郡就在全美率先宣布了居家令,随后加州政府才宣布类似举措。而在湾区宣布居家令前一个星期,Twitter、谷歌等各大科技公司就已经先行让员工回家工作。

相比其他地区和行业,硅谷科技公司本就有着在家工作的独特优势,尤其是在互联网行业。除了少数工作岗位,Facebook 等公司的大部分工作都可以远程进行。原本很多互联网公司也允许员工每周无理由申请在家工作一天,即便是平时也不设置考勤要求,允许他们自己决定工作时间。

按照硅谷的公司文化,谷歌、Facebook、Twitter 等诸多科技企业都为员工提供免费餐饮,大公司有自己的免费食堂,小公司也会提供免费订餐,谷歌等巨头企业甚至还有免费洗衣理发等五花八门的福利。现在绝大多数员工都已经回家上班,这些硕大的园区也不需要继续开业提供服务,科技企业们省下了大笔的福利开支。

为了在疫情期间安抚员工的不安焦躁情绪,帮助他们更好地在家远程工作,科技巨头们也是想尽了办法。Facebook、微软等科技巨头直接给员工发放 1000 美元的疫情生活补助,谷歌则给员工发放 1000 美元用于采购办公设备,包括可以媲美公司的办公桌和人体工学椅子。毕竟不少公司办公室的标准配置都是售价上千美元的 Herman Miller 办公椅。

It‘s Not Over: Rents in San Francisco Down 30%,in Silicon Valley Down 19%,both at Multi-Year Lows。But Inland Rents Spike | Wolf Street

旧金山租金从疫情开始大幅下滑

远程工作改变硅谷

这股疫情带来的远程工作潮流不仅直接改变了科技公司员工的生活,也给硅谷的交通和经济带来了明显影响。在去年疫情爆发的前几个月,由于科技公司基本全员回家工作,原本天天拥堵的硅谷交通要道 101 和 280 高速一片畅通无阻。

既然不需要去公司上班,不需要每天通勤,只要接入高速网络,在哪里都可以连线工作。那么很多科技公司员工也不用再住在旧金山或者硅谷其他城市,忍受这里居高不下的生活成本,尤其是年年水涨船高的房租。这波远程办公潮流也引发了“离开硅谷”的热潮。

眼看着疫情愈演愈烈,回去工作遥遥无期,不少科技公司员工直接离开了硅谷。他们有的搬到了周边风景秀丽的海滨或者湖畔小镇,距离硅谷不算远的海滨小城蒙特雷和太浩湖畔的小镇成为了硅谷人的置业租房新宠。有的则走得更远,直接搬到了俄勒冈、科罗拉多甚至是夏威夷等其他州。

这波逃离热潮给硅谷带来了哪些影响?美国人口统计数据显示,2020 年圣何塞人口减少了 1.3 万人,旧金山人口减少了 2.4 万人,成为美国人口减少最多的大城市。房租是最为直观的指标,硅谷成为去年全美房租下滑最狠的地区。

地产网站 Realtor 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 12 月份,旧金山一居室公寓的租金中值同比下滑了 27%,降到了 2716 美元。房租降得最多的是单身人群租住的单间(Studio),当月同比下滑了 35%。在南湾的圣何塞,同期租金也下滑了 7.7%,尤其是科技公司金领们青睐的高档公寓。

同样遭受重创的还有写字楼市场。地产公司 CBRE 的统计数据,去年旧金山的写字楼空置率增长了一倍,达到了 8.3%,拖累租金大幅下滑了 9%。由于员工悉数回家工作,办公室长期闲置,Pinterest 等科技企业干脆取消了在旧金山市中心的租约。

从旧金山一路南下到南湾的圣何塞,101 高速两侧的各大园区到处都是办公室招租的广告,让人不禁想起了 20 年前网络股泡沫破灭之后的萧条场景。只不过两者有着明显差别:当年是大批互联网公司倒闭,而现在只是没人去办公室工作。

复工计划遭到抵触

但是这种居家状态要延续多久?科技巨头们对此忧心忡忡。在他们看来,远程工作的工作效率永远无法和办公室工作相比。科技公司们希望尽快让大部分员工回到办公室工作,让公司运营回到正轨,提升工作和协作效率。即便扎克伯格承认远程才是未来,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希望员工现在就通通回家。

如何让员工逐步回到办公室上班,也成为了各家公司谨慎探索的一个难题。就在两个月前,各大科技公司还在考虑如何安排未来的混合工作制度,让在家呆了一年半的远程工作员工们逐渐回到公司上班。实际上,一些公司的必需职能部门早已经回到公司上班。原本苹果、谷歌、Uber 等各家公司设置的复工时间是 9 月份,先从每周回去几天开始。谷歌 CEO 皮查伊此前表示,希望未来至少有六成的员工选择双轨工作制,一周至少重返办公室工作几天。

但是科技巨头们的复工计划却遭到了员工们的抵制。为数众多的员工们看来,回办公室工作并不能换来工作效率的大幅提升,除了疫情回升的担忧情绪,他们更不愿再次面对每天上下班的通勤压力。此外,家庭的压力也是诸多已经为人父母的程序员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就在上个月,苹果员工在与管理层的对抗中取得了小小的胜利。苹果原本计划从 9 月份开始,让员工每周回公司上班三天。库克在内部邮件中,明确提到了面对面协作的重要性,认为视频会议有助于缩小彼此的距离,但却无法取代办公室工作。实际上,库克之前希望员工在 6 月份就回去上班。相对于谷歌、Facebook 这样的互联网公司,苹果并没有远程工作的企业文化。毕竟苹果拥有大量的硬件业务,设计与研发都需要线下的有效协同,远程工作也会给新品保密工作带来更多的挑战。

库克因此建议员工们每周一二四去办公室上班,周三周五可以选择远程工作,但部分团队必须每周在办公室工作四到五天。库克还承诺允许员工每年远程工作至多两个星期,让他们可以“和家人及爱人相处,或是在风景优美的地方工作。”不过这个“宽容待遇”也需要得到团队负责人批准。

但是这一复工规定遭到了苹果员工们的抵制。他们不仅对 9 月份就回公司上班感到不满,也对未来申请远程工作的难度提出了质疑。但苹果负责零售和人事的高级副总裁奥布莱恩(Deirdre O’Brien)一度态度强硬,认为当面协作是必须的,公司不会对此让步。

因此,数千名苹果员工们写了内部联名信给 CEO 库克,要求他重新评估双轨工作制度。今年 6 月一项涉及 1735 名苹果员工的调查显示,将近 60% 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工作缺乏灵活性,他们可能不得不选择离职;90% 的人希望得到更为灵活的工作安排。最终库克决定考虑员工意见,决定将复工时间推迟到 10 月份。

Santa Clara 郡疫情也明显回升

疫情反弹令人担忧

一边是员工对复工的抵触情绪,一边是 Delta 疫情肆虐。现在硅谷所在的 Santa Clara 郡,12 岁以上人群已经有 85.3% 的人至少打过一针,更有 79.8% 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种。作为美国高科技中心,硅谷毫不例外成为美国疫苗普及率最高的地区。200 万人口的 Santa Clara 郡迄今总确诊案例超过 12.5 万人,死亡接近 2200 人。

即便这里是接种率最高的地区,在 Delta 变种的冲击下,七天平均新增感染人数已经从 6 月初的 20 人急剧增加到本周的超过 300 人,足足增长了超过 15 倍。考虑到大量无症状感染人群,硅谷真实感染人数必然远远超过统计数据。但得益于全面普及的疫苗,新增感染人数的飙升并没有带来死亡人数的增长,七天平均死亡病例只有 1 起。

有孩子的父母还有更大的烦恼。根据美国儿科学会的数据,单是截至 8 月 5 日的一周,美国共有超过 9.3 万名儿童被确诊感染新冠,相当于总确诊人数的七分之一。而且实际感染人数只会远远多于这个数字,因为儿童多为无症状感染者,也不会去做核酸检测。

目前美国还没有开放 12 岁以下儿童的疫苗接种工作,这意味着儿童对新冠病毒几乎是完全不设防。虽然儿童感染新冠出现危重症的比例很低,但在惊人的新增感染基数下,依然有不少住院甚至不幸死亡的儿童病例。

Uber 工作的小芳干脆带着孩子回国了,准备在国内住上几个月。她一边要陪着孩子在酒店房间隔离,一边还要逆时差和美国同事工作。但是考虑到目前的疫情状况,她也在犹豫下半年是否要让孩子回美国上学。之前 Uber 要求每周至少回去三天,结果很多同事直接就辞职了。

在这场回不回办公室的纠结中,Twitter 的杰克多西坚决站在了员工一边。从去年疫情开始爆发,Twitter 就是最早宣布全员回家上班的硅谷公司。而当 Delta 疫情袭来之后,Twitte 又是第一个公开宣布取消复工计划,直接关闭了旧金山和纽约的办公室,让员工继续无限期在家工作。

谷歌、Facebook 和 Twitter 等互联网巨头也给了员工申请永久在家工作的选择,允许至少 20% 的人永久在家工作,但是他们可能要面临降薪 10%-15% 的结果。而搬到其他州居住的远程办公员工,还需要根据不同地区接受薪酬调整。谷歌发言人表示,“公司的薪酬标准一直都会考虑到地区因素。”

何时才会回到过去

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员工都不愿意回办公室工作。苹果硬件工程师老乔对新浪科技表示,他知道的大部分同事都是愿意回去工作的,只是这次是不愿意回去的人站出来发声。“大部分人都快在家里熬不住了,语言和交流能力都要退化了。”

当然,他也理解那些不愿意回去工作的同事,毕竟家家都有自己的难处。“现在的疫情让很多家长都忧心忡忡,不愿意把孩子送回学校。很多学校甚至一开学就是大面积感染的案例,学校也只是让确诊的孩子回家自己隔离。如果孩子不能回去上学的话,她们就必须呆在家里。就我所知,的确有人打算辞职,甚至考虑自己在家教育儿子。”

另一位在苹果软件部门工作的妈妈也表示,她支持每周回公司工作三天,因为在家工作有很多干扰因素,效率并不高,而且没有同事线下互动,工作也很无趣的。听说公司推迟复工计划,她身边的同事还有人觉得很失望。不过,前提是孩子可以安全健康上学。

关于过去一年的远程工作经历,谷歌程序员大飞则给新浪科技讲了自己的感受。居家半年之后,他有一天开车走在 101 高速公路,开到熟悉的 Shoreline 出口(谷歌总部所在地)还是下意识地打转向灯,准备上匝道出高速去公司。

“那种感觉有点复杂,我已经很久没去过公司了。那里曾经是无比熟悉的地方,现在想起来却有点陌生。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真的很想回去工作,回到原先的生活节奏。”他有些感慨地回忆说。

“但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还可以选择。那些超市、医院、警局等必需行业的从业者,他们过去一年半一直在高风险环境下工作,维持着社会运转,却无法自己选择。”谷歌工作的大飞这样说。

(注:文章采访的员工人名进行了模糊化处理)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