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起源陷入人才流失困境,因 CEO 要求所有员工重返办公室工作

北京时间 10 月 2 日下午消息,据报道,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的太空公司 ——”蓝色起源“(Blue Origin)—— 目前正遭受着人才流失的困扰。人才流失的主要原因在于,首席执行官鲍勃・史密斯(Bob Smith)要求所有员工重返办公室工作。

“蓝色起源”拥有近 4000 名员工。虽然“蓝色起源”的发言人称,公司每年的人员流失率“从未超过 12.7%”,但这一数字已明显高于正常情况下一家公司的人员流失率(8-9%)。在今年,该公司的离职人数已经达到数百人。多位知情人士告诉媒体,根据推算,“蓝色起源”今年的人员流失率超过了 20%。

然而,公司发言人对外辩称,自去年年底到今年八月,“蓝色起源”的员工人数增加了 450 多人,从 3503 名增加到 3957 名。

但不管怎么说,人才流失导致了“蓝色起源”的项目普遍遭到延误,因为让新员工跟上公司的进度可能需要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

“蓝色起源”人才流失的特点在于,离职人员涵盖了公司各个层级的人员,从上层到下层的员工都有。离职的高层人员包括新雪帕德火箭高级副总裁、发射任务保障负责人、人事招聘总监、轨道火箭高管、高级财务主管等等。

2017 年,贝索斯将史密斯从霍尼韦尔公司挖过来,赋予其执掌“蓝色起源”的重任。许多人认为,公司员工的激情和创造力没有问题,人员的大批离职和首席执行官史密斯的领导能力直接有关。他们认为,“蓝色起源”内部的公司文化氛围不佳。媒体了解到,有许多员工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离开“蓝色起源”的,他们对公司的技术潜力深具信心,并且高度认同贝索斯向他们描绘的公司前景。

据悉,史密斯已对此在公司内部做了电子邮件回应,试图“安抚”公司上下,强调“不容忍任何形式的歧视或骚扰”。

随着太空行业的竞争正变得异常激烈,人才流失已经成为“蓝色起源”的一大隐忧。该公司的总部位于大公司云集的华盛顿州西雅图地区,这意味着公司员工很容易在其他地方找到高薪工作。此外,人事招聘总监在 9 月份的离职,也在短期内增加了“蓝色起源”的新员工招聘难度。

在“蓝色起源”一些业务部门,人才的流失比较严重,比如负责新雪帕德(New Shepard)火箭计划的部门,就出现了人员大批离职的情况。公司财务团队的人员流失也比较大。有消息称,“蓝色起源”的预算编制简直是一个噩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杰克林(Jacklyn)太空飞船海上着陆平台的预算编制。“蓝色起源”从一家瑞典船运公司处购买了该型号货船,并将其改造为新葛伦(New Glenn)可回收火箭的着陆平台。但是,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杰克林货船在改造过程中遇到了许多麻烦,项目花费比预算高出了约 21%。

过去,“蓝色起源”的人力资源部门会与离职人员进行离职面谈,了解离职原因。但现在,人力资源部门已经基本上停止了这么做。因为,近期离职的员工,都是对史密斯今年以来大力推动的重返办公室政策有所不满。数百名员工曾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实施混合工作模式(hybrid work model ),但这一请愿并未得到史密斯的认可。

消息人士称,史密斯今年花费数百万美元租用了公司总部附近的扩展办公空间,他要求所有员工在九月前回到办公室工作,不允许混合工作模式。史密斯还计划在将来完全禁止远程工作。

今年春季,贝索斯还支持员工重返办公室工作,但他后来又否决了史密斯的这一政策。消息人士称,除少量员工外,其余大部分员工将继续进行远程工作。全面重返办公室的时间已经被推迟到了明年 1 月份。

贝索斯聘请史密斯作为他的得力助手,负责日常决策,这一角色有点类似于格温・肖特韦尔(Gwyne Shotwell)在 SpaceX 所担任的角色。肖特韦尔在马斯克的领导下担任 SpaceX 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到任后,史密斯迅速增加了“蓝色起源”的员工数量,从 2017 年的一千多名员工扩展到目前的近四千名员工。但在史密斯的治下,公司在多个主要项目上均陷入了挣扎,公司的首席运营官也在去年年底离职。

该公司今年最大的胜利是新雪帕德火箭首次载人发射的成功实施。但这一里程碑式的成功也是在多年的计划延迟后才得以实现。该公司原本计划在 2017 年年底前实现该型火箭的载人飞行。

新葛伦火箭是面向下一代火箭市场的可重复使用的轨道发射火箭。下一代火箭市场目前主要由 SpaceX 和联合发射联盟(United Launch Alliance, ULA)两家公司主导。新葛伦火箭最初计划在 2020 年进行首次飞行,但现在最快也要到 2022 年的第四季度才能实现了。据一位熟悉火箭研发进展的人士的说法,2022 年发射都有点过于乐观了,新葛伦的首次试飞有可能在 2024 年或者更晚。

BE-4 是“蓝色起源”的火箭发动机的核心部件,本应在 2017 年前就准备就绪。但在研发过程中,BE-4 碰到了无数的问题。因此,直到现在,“蓝色起源”仍未能开发出性能可靠的火箭发动机。值得注意的是,BE-4 不光对“蓝色起源”公司非常重要,对 ULA 也非常重要。ULA 已经与“蓝色起源”签约,将使用 BE-4 发动机为该公司的火神火箭(Vulcan rocket)提供动力 ——ULA 长期以来一直是五角大楼机密航天器的发射供应商。

知情人士称,根据合同,“蓝色起源”应在 2020 年 4 月前向 ULA 交付首批两台 BE-4 火箭发动机,但到了 2019 年初,该公司的发动机团队向史密斯提交了一份进展报告,称 BE-4 发动机的每个部件都还存在技术问题没有解决。到现在为止,该公司仍未向 ULA 交付 BE-4 火箭发动机。

此外,“蓝色起源”还在与 SpaceX 的竞争中失败,失去了美国宇航局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月球着陆器合同。

项目延误和合同损失给公司首席执行官史密斯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或许可解释为什么史密斯的领导风格如此粗暴。此外,知情人士称,史密斯的表现与大部分员工的期望之间存在差距。史密斯与其领导团队也不太和谐。团队成员认为,史密斯是一名过于专注于小细节的微观管理者(micromanager)。但史密斯本人称,他不打算改变他的领导风格。

虽然“蓝色起源”的发言人否认了所有上述说法,但员工对史密斯的不满已经反映在招聘网站 Glassdoor 的评论上。该网站的数据显示,仅有 19% 的员工认可史密斯的领导能力,这大大低于其它太空公司高管所获得的认可度 ——91% 的 SpaceX 员工对埃隆・马斯克表示认可,而 77% 的 ULA 员工认可其首席执行官托利・布鲁诺(Tory Bruno)的表现。

目前,贝索斯正在向“蓝色起源”进一步投资数十亿美元,他还没有表现出对史密斯有任何不满。

据媒体报道,贝索斯本人已经开始对他的太空公司倾注更多的时间。两位熟悉贝索斯的人士表示,贝索斯在技术上很精明,对航天器和火箭技术有着深入的了解。

然而,这些知情人士也表示,贝索斯自己亲自全职经营“蓝色起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