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子自愿成为研究对象,化名 EG 发表论文:缺失一部分大脑却能正常生活,还精通两种语言

她活到 25 岁,才发现自己的左脑缺了一大块

本来应该是左颞叶 (temporal lobe) 的地方现在只有液体,另外脑干也不完整。

但她的生活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仅正常地完成了研究生学业,甚至还精通两门语言,母语英语和俄语。

对于惯用右手的普通人来说,左颞叶正是承担语言理解功能的主要脑区。同样惯用右手的她,语言能力非但没有受损,还在语言 IQ 测试中排进前 2%

就这样,她带着缺损的大脑生活到了 50 多岁。人生中遇到的很多医生,都在一遍一遍地告诉她,这种情况根本不合理。

其中一位医生甚至对她的特殊感到恼火,对她说你本应时不时发作癫痫,或者词汇量超不过小学 5 年级水平。就有一种“学了那么多年的医学理论,怎么到你这就失效了”的感觉。

医生们的这种态度也经常让她不爽。

终于,她在 2016 年主动联系了 MIT 的脑科学团队,自愿成为研究对象

一是想弄清楚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同时也很乐于为科学做贡献。

现在,关于她的第一篇论文终于在线发表,并即将刊登在 SCI 期刊 Neuropsychologia(神经心理学)上。

为了保护隐私,她在论文中化名为 EG

揭开大脑语言功能更多秘密

正常情况下,完整的语言能力需要两个脑区合作完成

位于颞叶的韦尼克区的韦尼克区 (Wernicke’s Area) 和位于额叶的布洛卡区 (Broca’s Area)。

科学上分别对两个脑区的研究有了不少进展,但对两个脑区如何产生联系、如何合作的还知之甚少。

由于颞叶的韦尼克区的发育要早,有一个假设是:韦尼克区是否是布洛卡区发育的前提?

人类在 1-3 岁时语言区就会发育成熟,但对婴儿脑部做 fMRI 扫描很困难。而 EG 的出现,正是研究这一假设的绝佳机会。

实验过程也不复杂,准备一些正常的英语句子,和一些能拼读出来但不是真实单词组成的句子。

比如这种:

让 EG 和其他脑部完整的参与者默读这些句子,测量他们的脑部活动。

结果发现 EG 的额叶相比两个对照组,对语言刺激没有反应,对算数等其他任务有正常反应

▲ 对照组 CG1:母语是英语,CG2:母语非英语

根据 EG 的实验结果,可初步验得出颞叶语言区是额叶语言区出现的必要条件。

也再次证实,人类的一个半脑足以支撑完整的语言能力

姐姐缺右颞叶,也能正常生活

这篇论文背后,EG 身上还有更多谜团待解开。比如她的语言能力为何高于平均水平?她左额叶没有产生语言能力的部分,现在被什么能力利用?

另外 EG 还有一个姐姐与她情况相似,失去的是右颞叶但也能正常生活,这种先天脑区缺损是否与基因相关?

现在,EG 和她的姐姐,包括大脑完整的父母和其他兄弟姐妹都参与了后续研究计划。MIT 团队下一步将研究缺失的脑区如何影响她的听力

历史上,脑科学很多重要发现都是因为一些特殊案例才能取得突破。

比如颇具传奇色彩的菲尼亚斯・盖奇 (Phineas Gage),因在铁路工作时意外被铁棍穿透头颅,依然存活但性情大变。由此科学家们发现了腹内侧前额叶皮层在情绪产生和控制上的作用。

这位化名 EG 的志愿者,或许也会成为科学史上一位重要人物。

最后,有网友看完这个故事后表示:

论文地址: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028393222000434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