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扎克伯格正在犯一个典型的硅谷错误,Meta 成为了 10 年前的雅虎

2022-10-12 02:16新浪科技 (-)

北京时间 10 月 12 日凌晨消息,据报道,Facebook 母公司 Meta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正在犯一个典型的硅谷错误,即大约 10 年前雅虎 CEO 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所犯下的错误。后来,雅虎被出售,梅耶尔辞职。而这一次,Meta 和扎克伯格能否实现其“元宇宙”愿景呢?

一家互联网巨头,增速正在放缓;一位才华横溢的 CEO,正带头进行一次雄心勃勃的押注;一群提心吊胆的员工,正担心眉睫的裁员。这就是现在 Meta 内部正在发生的事情,也是大约十年前雅虎公司(Yahoo)所经历的事情。

随着用户增长停滞,广告销售放缓,Meta 正在转变为一家“元宇宙(metaverse)公司”。在此过程中,有关这些变化所带来的“成长的烦恼”,也因为媒体的报道而浮出水面。

《纽约时报》近日报道称,现任和前任员工对 Meta 推动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的努力持怀疑态度,对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转变工作重心(元宇宙)持谨慎态度

员工们的这些担忧,与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雅虎前 CEO)任期内的雅虎,所经历的内部动荡如出一辙。最终,梅耶尔下台,雅虎被出售,而价格只有它曾经价值的一小部分。如今,在雅虎扭亏为盈失败多年后,扎克伯格却正在重蹈梅耶尔的覆辙。

对 CEO 扎克伯格来说,元宇宙风险极高

扎克伯格在大约一年前宣布,Facebook 更名为“Meta”,公司的业务重心将转向“元宇宙”,扎克伯格当时将其称为“新北极星”。扎克伯格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将在虚拟世界中生活和工作,并使用“化身”进行互动。

显然,这是一场赌注。对于这家拥有 18 年历史的公司(Facebook)来说,也是一种冒险。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赌注”,在科技界也许并不少见。但是,除了风险投资领域,我们并不经常看到这种赌注能带来回报。风投可以豪赌初创公司,希望其中一家能成为下一个价值 10 亿美元的公司,而 Meta 却不一定要拥有那种能力,或排场。毕竟,它还有 VR 头显要生产,社交媒体平台要发展,广告收入要获取。

与此同时,Meta 正在向“元宇宙”投入时间和资源,并在此过程中耗费大量资金。在 2021 年的豪赌中,Meta 已经投入了 100 亿美元。即使按照 Meta 的标准,这也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今年,扎克伯格还告诉股东,这一趋势将在未来 3~5 年内持续下去。

今年早些时候,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媒体表示,扎克伯格很清楚,在“元宇宙”市场,他是在玩一场“长远的游戏”,但也是一场“必须要赢”的游戏。该人士称:“Facebook 有勇气、有资本,也有能力让它运转起来,并成为一个主要的市场参与者。但在此期间,他们不能犯错。”

梅耶尔也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愿景,但没有获得回报

如果你对 Meta 当前的境况感到熟悉,那你可能经历过雅虎的兴衰。

雅虎也曾是一家广告巨头。2004 年,其营收为 35 亿美元,市值为 1280 亿美元。但随着 eBay 和谷歌等竞争对手的崛起,市场竞争开始升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Facebook 后来也成为了雅虎广告业务的竞争对手。随着广告收入的枯竭,到了 2012 年,雅虎的市值暴跌至约 200 亿美元。

此时,梅耶尔登场。她的任务是,让雅虎重新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科技公司之一,可以与谷歌、Facebook、苹果和亚马逊等公司抗衡。

梅耶尔的赌注很大胆,但不专注:开发一款“面向一切”的雅虎 App;聘用凯蒂・库里克(Katie Couric)筹建视频专访专栏,年薪 500 万美元;制作像 Netflix 那样的节目;以 11 亿美元收购博客平台 Tumblr。

但这些豪赌都没有得到回报。在梅耶尔上任两年后,雅虎东山再起的目标并未实现,公司的营收仍然停滞不前

2016 年,雅虎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时代结束了。Verizon 斥资 50 亿美元收购了雅虎,并将其与美国在线(AOL)合并,梅耶尔也辞去了 CEO 一职。

扎克伯格与梅耶尔同病相怜,远不止这些

在公司内部,Meta 也面临着与雅虎同样的问题。

近日,Meta 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的战略经常发生变化,这似乎与扎克伯格的突发奇想有关,而不是一个基于数据的计划。此外,Meta 的高管们在“元宇宙”战略上也发生了分歧。Oculus 业务前首席技术顾问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曾表示,公司在未经证实的项目上花费的大量资金让他“反胃”。

同样,在雅虎,梅耶尔也被描述为“根据自己的直觉,而不是数据来做出决定”。例如,雅虎每年支付 1000 万美元用于购买《周六夜现场》(Saturday Night Live)的节目;以年薪 500 万美元聘请库里克筹建视频专访,尽管她之前制作的视频已经失败。

还有企业文化。梅耶尔在任职期间,实施了一种有争议的绩效排名系统,旨在激励人们努力工作,并找出不称职的员工。但事与愿违,此举导致员工受挫,士气低落。

而如今,扎克伯格似乎也急于淘汰表现不佳的员工,以及那些不支持他的“元宇宙”愿景的员工。在 6 月份的一次全体员工会议上,扎克伯格告诉员工,Meta 将加大业绩目标的考核,淘汰不敬业的员工。本月早些时候有报道称,Meta 正通过改变业绩预期来悄悄裁员,敦促经理们将员工赶回家。

如果扎克伯格是对的,即“元宇宙”就是未来,那么这些举措不失为明智之举,有助于推动 Meta 在竞争中领先。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扎克伯格雄心勃勃的计划会奏效。毕竟,他曾预见到从台式机到移动设备的转变,并重塑了 Facebook 一次。而当时,就连 Facebook 的“二号人物”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也认为,这一战略风险很大。

但如果扎克伯格的赌注没有获得回报,那么我们可能就会看到:Meta 将步入雅虎的后尘。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有价值还可以无价值
置顶评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一大波评论正在路上
        取消发送
        软媒旗下人气应用

        如点击保存海报无效,请长按图片进行保存分享